返回第二百四十二章 早死晚死都一样  司礼监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东厂内外档头,内掌总、外执事,又内四外六,合称十档。

    和内档每月轮值不同,外档却是常年在任,皆是锦衣卫世袭出身,或侦缉,或捕拿,或远查。

    内外档之间又多有联系,如正奉命看押魏良臣的邓贤便是原内档头曹元奎的人。而此人与魏良臣早在数年前就有过冲突,若非南镇田尔耕为前程甘愿为金良辅所使,只怕魏良臣断难过了那劫。

    去年锦衣卫百户王曰乾禁宫放铳牵出妖人谋反案后,魏良臣倚皇帝宠信夺权东厂,杀内档曹元奎,秘密处死案犯王曰乾和孔学,强行压下此案风波,又请圣命荐文书房李永贞接任曹元奎之内档,邓贤的日子便变得不好过起来,名下所属的黑旗箭队也被魏良臣强行抽调给百户崔应元,实实在在的把他这个东厂“六爷”变成了一个有名无权的空架子。

    为避风头,邓贤出外数月,原以为终生要被魏良臣的人所压制,不想天无绝人之路,那魏良臣竟旦夕间叫皇帝下了东厂狱。而他邓六爷也被马公公和石公公看重,成了这小阉贼的看押人。

    真是时来运转!

    饶是邓贤养气功夫极好,这会心里也难以抑制激动。魏良臣一倒,他所荐的李永贞必然会被马公公弄掉,如此一来,他邓六爷重返东厂权力中心便顺理成章。

    “六爷,您去歇会,这里有我看着,出不了事。”

    邓贤手下总旗游达开这大半年也不得志,原先管着的油水地都叫崔应元抢了去,只能在广渠门的地摊收点钱,别提多窝囊了。

    “不必了。”

    邓贤虽困,但不敢去歇,因为屋内关着的这人关系实在太大,石公公和杜公公可是交待的清楚,皇帝下旨发落之前可是不能让任何人靠近这里的。游达开的忠心他是信得过的,但却怕他镇不住场子。现在辛苦些值得,真要出了差子,那可就是后悔药都吃不上了。

    时已深夜,东厂这边是一片安静,邻近的东厂胡同那里也是静悄悄一片。为了不出意外,邓贤抽调来的人手都是各课的精干,大半都是从前的嫡系,但凡是有半点怀疑的人他都没用。

    游达开见邓贤不去歇,便吩咐手下去弄了点酒肉过来。邓贤酒量大,喝些酒不碍事,加上天冷,便和游达开喝了一碗。

    屋内的魏良臣对外界的情况一无所知,但那从门缝中飘进来的酒香却勾起了他肚中的馋虫,他已是一天没有吃饭了,着实饿的慌。

    可如今他乃阶下囚,哪有四菜一汤可吃,只能吞咽口水,继续蜷缩在油缸边。事到如今没有什么可想,口供他也招了,就看皇爷如何处置了。

    这正发着呆,外面却有动静传来,依稀好像有人在喝问什么。魏良臣抬头奇怪的朝外面看了眼,却是什么都看不到。这屋子可是他老人家自个弄出来的,完成密封,呆在这屋中久了,白天黑夜都不知道的。

    .........

    “什么人!”

    邓贤手下的一个正和同伴说话的姓王总旗好像听到了脚步声,转过身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