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十六章:故人难相逢  伏云纪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长乐坊通往永安门的正街上,数百名玄狼军护卫着一个亮白的白象族徽的巨旗,两个身材高大的男子一袭素白锦衣紧握住旗杆迈着劲步向前走去。族徽大旗背后则是一辆八匹马拼力拉着的巨型车架,车架护栏是镂空浮雕的巨像。

    一袭紫色锦服的老者,身材矮胖,双腿盘坐在团莆之上,忽然感到一股强劲的寒气逼向车架。他眼角微皱,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涌上心头,但又摇了摇头,轻叹道,“不应该是他,但这寒气却十分熟悉,却不到他的万分之一。”

    云若武挥出的那一剑,将宫明的右手砍下,白云剑的剑气涌向街肆之上,稍微懂点武功的人士都能感受到那强大的剑气。更何况是车架刚刚驶入龙城的万象部族三大执事长老之首的杜平野,他粗狂的左手掀开车架窗口的布幔,向车架旁的侍卫挥了挥手,示意众人停下来。

    “停止前进!”那名侍卫传达着执事大长老的命令,众人不解的望向车架,但没有一个人敢质疑这个命令,即使是在车架前方的玄狼军统领也不得不听从命令,玄狼众将士停下脚步,众人紧握长戟往街肆两边一推,警觉地注视着周围的百姓。

    杜平野从车架中走了出来,坐在马车前的素白锦衣的侍从恭敬的勒紧马车。

    “执事大长老,不知您有何吩咐?”护卫万象部族的玄狼军头领,疾步跑了过去,满脸笑容的抬头望着马车上那个矮胖老头。

    万象部族掌管罗浮半壁海疆,拥有富可敌国的盐田,而其部族中更是隐藏着十多位绝世高手。玄狼军区区一个统领自是不敢怠慢,他恭敬的站在马车一侧,恭请杜平野吩咐。

    杜平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方才那一股寒气忽然戛然而止,没有半点踪影和气息。他在侍从的搀扶下走下马车,向长乐坊的街肆小巷方向走去。

    护卫在旁的玄狼军见状不知所措,他们本是要护卫万象部族执事大长老直接进入皇城,可不料刚进龙城,杜平野不知为何竟然迈向长乐坊方向,那名统领无奈地挥了挥手,示意玄狼军在前开道。

    ※※※※※※※※※※

    云若武急忙将白云剑收回到左手中的破布中,看得一旁百姓各个眼中发寒,堂堂的上官府南院统领竟然被这个不起眼的少年一招制服,还砍下对方的右掌。

    他望了一眼对面走过来的王贵平,又望着地上那摊血迹,整个脸色骤变,面如死灰。云若武愣在那里不知该怎么办,“这...这...王哥...”

    王贵平来到他身前,拍了拍云若武的肩膀,开心地笑道,“小武,没事,以后有什么事,淏少爷都会替你说话的。”说着便将目光移到不远处的马车前木椅上的欧阳淏身上,领着他走向商队,一旁的护卫则将路人驱散开。

    “淏少爷?”云若武一脸惊讶地望着那华服少年,比自己大不了几岁。

    想到若刚才不是那少年,自己恐怕一早就被宫明等人带走了,便没有拒绝,与王贵平走向商队。

    “小兄弟,师承何派?”欧阳淏如获至宝,赶忙从木椅上起身,从身旁的侍女手中拿起一杯新茶,递给云若武,皮笑肉不笑的低声道,“来压压惊,不要慌,有我们欧阳家在,那个宫明不敢拿你怎么样。”

    云若武咕噜咕噜的将那杯茶水喝完,将杯子递回来,看着与之前的态度截然相反的欧阳淏,感谢道,“多谢少爷,我...”他想起天云山上那场厮杀,自己躲在庭院屋顶,见着宗门内的师兄们纷纷倒在火海之中,就哽咽的说不出话。

    “别紧张...有我欧阳淏在,不会让人欺负你。”欧阳淏还以为面前这个小子是担心上官府的人追杀,才吓成这样,他急忙劝慰道。并命王富贵扶着云若武去车上休闲,待万象部族的人过了永安门,他们就即刻出发。

    “多谢,淏少爷。”云若武也跟着王贵平一样,这样称呼欧阳淏。

    三人一同走向欧阳淏的车架,为了可以留住云若武,欧阳淏特意命人将王贵平单独安排在自己车架后面以显尊贵,让王贵平和云若武同坐一辆马车。

    正当三人正欲登上马车之际,一队玄狼军从一条小巷中疾步冲了过来,将欧阳淏和王贵平、云若武三人冲开。

    欧阳淏还未还得及看清对方是什么人,张口吼道,“你们没长眼睛啊?”话音刚落地便瞧见玄狼獠牙的铠甲从自己眼前掠过,整个人登时颤抖不已,右手紧紧扶住车架,双脚都站不住。

    四大家族就算在显赫,但与雍王想必毕竟有着天壤之别,何况是一个欧阳家的三公子。欧阳淏急忙躬身道歉,借机向后退去,结果玄狼军根本就不将他放入眼中,完全将他无视掉。

    小巷中一个矮胖老头,慢慢走了过来,玄狼军众人恭敬的向两侧退去,见到雍王亲军,街肆上的百姓如见猛禽般,神色巨惊,向后退散,紧紧靠在墙角,那些胆小的百姓则趁机溜走。

    杜平野来到欧阳家的车队前,抬头向四周望去,感到寒气愈来愈盛,但目光所到之处,一直摇头,没有找到他要寻找的人,街肆上的每一个老人、男子他都没有放过。

    欧阳淏紧张地注视着远处的那个矮胖老头,胸前一个绣着一只精明的象头,长长的象鼻顺着腰间的脉纹延伸到身后。“执事!”望着那象头和象鼻惊呼道,他之前只听大哥提及过万象部族的族徽,今日竟然在一个老头身上看到。

    “难道飞鹰骑的消息有误...不对...不对...”杜平野依旧不死心,他不放过街肆车队中任何一个人,之前注视到的老人,男子,现在连街肆上的妇孺少年都不放过,他双目精光掠过每个人身上。

    看着杜平野那可怕的神色,云若武下意识的向后缩了一下,用马车挡住那远处那老头的视线。王贵平看到他那奇怪的神色,关切的问道,“怎么了,小武?”

    云若武紧张的望着他,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言语。双手则紧紧抓住腰间的白云剑,但他越是抓的紧,白云剑中的寒气愈发散了出来。

    “云老哥,我知道你在这里,那剑气瞒不过我的。”杜平野感受到白云剑的剑气,以为云文信还没有死,他坚信云天宗的宗主不可能轻易就死去,他迈着矫健的步伐沿着剑气散发的方向走去。

    “云老哥...云老哥...”

    云若武见那矮胖老头越来越靠近自己,紧张的双手冷汗直冒,赶忙放开包裹白云剑的破布,将双手中的冷汗在衣袍上擦拭掉。

    杜平野走到商贾车队前,那股剑气忽然完全没有感应,他目光冷冽的从车队东面扫过,一直望向西面,依旧没有发现他要寻找的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