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三十章:救儿心切  伏云纪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见皋东子终于神志清醒了,上官孤猛然跪倒在地上,哀求道,“东子神医,您救救我儿子吧。”身旁的宫扶辰、皇甫嘉等人看到如此情形都惊慌的一同跪求这个酒气还未散尽的医鬼。

    “上官老爷...”皋东子摇了摇头,努力使自己清醒过来,幸得一旁的两名侍卫搀扶着,不然恐怕又要跌倒在地上。他终于想起来,上官君千还在屋里躺着不醒人事,震惊道,“怎么?令公子还没有醒过来?”

    “君千...”上官孤从未在外人面前如此失态,为了救自己的儿子也顾不了那么多,他紧紧抓住皋东子的衣袍,满眼都是泪花,悲泣道,“他...他没有半点气息了,求你赶快救救他。”

    “啊!”皋东子扶起上官孤,快步走向屋内。他心中暗自道,不可能呀,自己明明已经施过针,上官君千再不济也是活死人,怎么会没有了气息。来到内室,皋东子将正在缓缓扇动药雾的两名侍女屏退下去,亲自坐在床头。

    “救救君千吧...救救君千吧!”皋东子望着被缠裹成布人的上官君千,脑海中不停的闪过上官孤跪在自己面前哀求的情形。他将医布撕开一个豁口,看着那高高鼓起的血脉,鲜血几乎要随时从那血脉中溢出来般。

    他看着那伤口,恶心得自己想吐出来,为了不有失自己的形象,皋东子强忍住。“来人!去拿我的医布。”作为药王的传人,皋东子除了使得一手银针之外,更擅长的便是用各种药材浸泡医布以备不时之需。

    站在门口的上官孤急忙命人去皋东子休息的房间,将他的所有东西全部搬过来。在他跪地相求的那一刻,便决定不打算让皋东子再走,必须让他日夜不停的在房中照顾自己的儿子,直至醒来。

    约莫过了一会,两名侍卫急匆匆的抱着皋东子的药箱跑进房中,将一个小小的檀木箱放在床头。

    皋东子看了看房中正在徐徐腾起的药雾,轻声道,“别愣着,继续用扇子扇。”那两名侍卫不敢怠慢,快步来到药炉旁,四只手用力扇动着两把扇子。

    两人时不时向床头瞥了一眼,只见皋东子双手在上官君千胸口处疾速的滑过,破旧的药布被他那檀木箱中取出的医布一点一点替代,上官君千则发出令人胆颤的尖叫。

    听到这一声撕裂的呐喊,皋东子终于长吐了一口浊气,眼角露出一丝欣喜,但不敢停留,继续将最后一点医布裹满上官君千的脖颈。

    待皋东子终于裹完上官君千的几处要穴后,他擦拭掉额头的汗珠,望着躺在床上那满身如蚂蚁蚀过一般的躯体,转头向门口轻声喊道,“上官老爷,府中有没有寒冰?”

    “有...有...”方才听到上官君千那一声惨叫,上官孤心中虽是一颤,但总算是感到儿子有些生机。他急切问道,“需要多少?”

    “越多越好”皋东子缓缓从床边起身,扶着墙壁慢慢走到厅中,用尽浑身的力气坐在木椅上,深深吸了一口气。

    此刻,上官孤在宫扶辰等人的搀扶下也慢慢走到厅中,而一旁的侍卫们则放轻脚步将一盘接着一盘的寒冰端入房中,刚到屏风口的一名侍卫见到上官君千的样子,吓得将手中的冰盘跌落下来,幸亏一旁的皇甫嘉眼尖,急忙接住。

    医布毕竟有限,只能裹住上官君千身体上的几处要穴,其余的部分则全部裸露在外面,身上那些伤痕全部暴露在众人眼中。皋东子不得不用寒冰来降低他的体温,与此同时药雾不停的顺着扇风吹向上官君千。

    “没用的东西,还不下去!”皇甫嘉冷冷瞪了一眼那名侍卫,轻声呵斥道。他则带着其余几名侍卫端着冰盘轻步走到房中,将冰块堆放在床头四角。

    上官孤并没有直接进去,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药王传人的身上,极力克制住自己的两行血泪。他目光炯炯的望着皋东子,将声音放低,“不知君千他...”可能因为这几日没有好好休息的缘故,声音变得异常沙哑。

    皋东子刚才为了给上官君千换掉医布,耗神过度,过了许久才缓过神。他揉揉眼角,抬头瞥了一眼刚刚从内室出来的皇甫嘉,嘱咐道,“每隔半个时辰换一次,那药炉的药雾不要停。”

    “好的。”皇甫嘉点了下头,脸上神色十分恭敬,他心中自是明白,宫明算是彻底废掉了,为了能够得到上官孤的赏识,从区区一名影卫统领成为四院统领之一,这一切都得好好表现一番。

    见皋东子没有正面回复自己,上官孤清了清嗓子,低声道,“你们都下去吧。”

    “是,老爷。”宫扶辰与皇甫嘉向厅内两人行礼之后,恭敬地退出房去,静静站在庭院中,而院门口的侍卫们则恭候地站在两侧。

    “君千公子他...”皋东子摇了摇头,心中不知如何给面前这位白发老人解释,他此刻只能说,“会好起来的,上官老爷就请放心吧。”

    望着皋东子那犹豫的神色,上官孤心里便明白几分,只是希望天意可以站在自己这边,不让他这个白发人去送黑发人。

    皋东子稍稍将身体坐正,他神色坚定道,“上官老爷放心,我一定会竭尽全力。”上官君千全身上下的肌肤全部被烧毁,就连大多数经脉也难以为继,只得依靠那些药雾来维系。

    上官孤干咳两声,将手中一块翡翠玉佩拿到皋东子身前,恭请他收下,“这是我上官家的信物,以后你若离开龙城,罗浮各地只要凭借这块玉佩,上官家的奴才们都会尽心为你办事。”

    “这...这...”皋东子望着那块玉佩,确实心动了。他想到自己一直四处逃跑,生怕被谷中那些人找到,右手稍稍松开,接过那玉佩,感动道,“多谢上官老爷。”

    上官孤自是知道皋东子的处境,拿出上官府的护身符赐给他,便是希望对方可以全心全意救治自己的儿子,“君千他...”

    “上官老爷放心,这几日我便一直守在君千公子身侧,”皋东子话还未说完,上官孤便急忙躬身感谢,他颤巍巍的身体躬着实吓坏了皋东子。

    “有了东子先生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上官孤缓缓站直身子,坐在一旁的木椅上,轻轻拍了下皋东子拿着玉佩的那只手,感激道,“东子先生在府中有何吩咐,尽快吩咐宫扶辰和皇甫嘉他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