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百八十九章 :因果循环(一)  血蓑衣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风雨萧瑟,星月无光,龙象山别苑内静如死寂。

    “砰、砰砰!”

    一阵清脆的敲门声,登时将云追月房中的安静打破。

    “谁?”

    半晌之后,方才传出云追月有气无力的回答。

    “圣主,唐轩求见。”

    “我已吩咐过,任何人不得打扰我静修,你为何抗命?”

    似是从云追月的语气中听出一丝不悦,唐轩吓的脸色一变,赶忙后退一步,隔门拜道:“圣主息怒,实因有客来访,在下不敢自作主张,故而……”

    “进来说话。”

    云追月的声音听上去比刚刚饱满一些,语气也稍显柔和。

    “是。”

    唐轩不敢怠慢,匆忙将衣冠整理一番,而后轻轻推开房门,毕恭毕敬地步入房中。

    此刻,一身素衣的云追月盘膝坐于榻上,披头散发,气息微弱,俨然伤势不轻。

    “圣主,你的伤……”

    “三更半夜,何人来访?”唐轩话未出口,云追月已开门见山。

    “腾族族长腾三石不请自来,并扬言不见到圣主誓不罢休。在下迫于无奈,只能冒昧打扰,敢请圣主定夺。”

    “谁?”

    云追月眉心一皱,眼中陡然迸射出一道莫名的精光,迟疑道:“你说……腾三石?”

    “正是。”唐轩不知云追月的心思,亦不敢冒然追问。

    “他……”云追月欲言又止,似是内心十分纠结,“他为何而来?”

    “在下问过,但腾三石不肯说。”唐轩回道,“他只说要见圣主,其他的只字不提。”

    云追月眼珠一转,又道:“带了多少人?”

    “只有腾三石一人。”唐轩抱怨道,“我已告诉他圣主正在养伤,不便见客。但腾三石是个老顽固,他……”

    话未说完,云追月轻声打断道:“他的性子我一清二楚,不必多言。”

    “是。”唐轩见云追月的态度异于平常,不禁心中打鼓,小心试探道,“圣主,你伤势未愈,不宜操劳,不如……我派人将他轰走?”

    “不!”

    云追月心不在焉地轻轻摇头,沉吟片刻,又问道:“他人在何处?”

    “我让他在堂中等候。”

    “更衣,我要去见他。”

    唐轩大吃一惊,连忙劝道:“圣主三思,你的伤……”

    “无碍!”云追月语气一沉,不耐道,“更衣!”

    “是……”

    “不必麻烦!云圣主伤势未愈,见不得风寒,还是由老夫来见你吧!”

    话音未落,腾三石亮如洪钟的声音陡然在门外响起,同时传来一阵凌乱的打斗声,以及龙象山弟子的叫骂与哀嚎。

    “砰!”

    片刻之后,房门被人大力推开,不怒自威的腾三石站于门外,身姿挺拔,笔直如枪。

    在他身后,横七竖八地躺着几名龙象山弟子,一个个抱头缩项,呻吟不止,俨然他们与腾三石交手吃了不少苦头。

    “腾族长!”

    唐轩眼神一寒,迅速将云追月护于身后,斥责道:“我敬你是武林前辈,对你一再礼让,为何你不识好歹,竟敢反客为主?我……”

    “住口!”

    突然,云追月打断唐轩的责问,同时朝门外越聚越多的龙象山弟子轻轻挥手,示意他们退下。

    “圣主,你这是……”

    “你先下去。”云追月目不斜视地盯着满身雨水的腾三石,淡淡地说道,“我想和腾族长单独一叙。”

    “可是……”

    唐轩话未出口,云追月的眼神陡然一沉,登时令其声音戛然而止。

    见云追月心意已定,唐轩不敢忤逆,只能唯唯诺诺地朝云追月拱手一拜,转而朝房门走去。

    与腾三石擦肩而过时,唐轩语气不善地提醒道:“腾族长,这里毕竟是龙象山的地方,希望你不要做出让大家难堪的事。”

    面对唐轩的威胁,腾三石丝毫不为所动,大步迈过门槛,“砰”的一声将一脸尴尬的唐轩挡在门外。

    云追月静静地凝视着腾三石,冷漠道:“腾族长深夜来访,不知有何见教?于公,你们湘西腾族一向自诩名门正派,应该不想和我们异教产生任何瓜葛。于私,云某与腾族长萍水相逢,多年来一直井水不犯河水,你我之间应该无冤无仇才是。”

    “老夫深夜前来,是因为心有困惑久久不能释怀,因此向云圣主讨教一二。”

    从始至终,腾三石的眼睛始终未从云追月身上挪开分毫。在他的虎目注视下,一向镇定从容的云追月,反而显得有些扭捏,眼神飘忽不定,似乎在故意闪躲着什么。

    “哦?”云追月好奇道,“云某何德何能?竟能让大名鼎鼎的腾三石纡尊降贵,冒雨跑来向我请教?”

    “云圣主不必谦虚,你在江湖中的名气远胜老夫,又何必阴阳怪气地讽刺挖苦?”

    腾三石一如既往的耿直,令云追月稍稍一愣,妥协道:“腾族长想请教什么?”

    “老夫知道龙象山消息灵通,江湖之事无所不知,无所不晓。”腾三石一本正经地问道,“因此,我想向云圣主打听一个人。”

    云追月眼神一动,狐疑道:“什么人?”

    “老夫的义子,杜襄!”

    此言一出,云追月的身体陡然一颤,眼中瞬间闪过一抹慌乱之意。

    “如何?”腾三石中气十足,咄咄逼问,“云圣主可知我儿杜襄的下落?”

    “这……”

    似是被腾三石打乱阵脚,云追月竟变的吞吞吐吐,闪烁其词,与昔日处变不惊,举重若轻的龙象山圣主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云圣主究竟知不知道?”腾三石猛然向前一步,声音再度提高几分。

    “我……我不知道……”

    “是不知道,还是不想说?”腾三石虎目一瞪,暴喝道,“抬起头,看着老夫的眼睛!”

    不知是不是被腾三石的霸气所震慑,云追月竟出人意料地仓惶抬头,眼神踌躇地望向腾三石。此时的他,哪里还有半点龙象山圣主的气势?简直像个犯了错,等待惩罚的孩子。

    “襄儿,你已瞒了我二十年,难道还想再瞒我二十年不成?”

    腾三石老眼通红,目光复杂地注视着云追月,声音颤抖地说道:“若非柔儿告诉我你便是杜襄,老夫一直以为你已经死了。”

    “我……”突如其来的变故,令云追月应接不暇,一时竟不知该如何作答。

    “老夫含辛茹苦地将你养大,亲眼看着你从懵懂无知的孩童,变成仪表堂堂的男子汉,我教你读书写字,教你舞刀弄枪,教你做人,教你习武,二十多年不知废了多少心血。当年因为我的一句气话,你竟负气而走,可曾考虑过为父的感受?”

    情到深处,腾三石的声音变的有些哽咽,又道:“我知你因为柔儿的事对我怀恨在心,你怪我有眼无珠,错信洛天瑾、怪我将自己的亲生女儿推入火坑、怪我夺走你的挚爱、怪我不肯听你劝谏……可我们毕竟是父子,哪有什么血海深仇?这么多年,我对你视若己出,是否真心你应该感受的一清二楚,岂能因为一次误会而离经叛道,抹杀父子之情?”

    “一次误会?”

    终于,云追月渐渐从恍惚中惊醒,他目无表情地盯着腾三石,冷笑道:“你可知‘一次误会’,究竟害死多少无辜之人?‘一次误会’又改变了多少人的命运?你不但拆散我和柔儿,而且还害她身陷不仁不义之地,害她险些命丧黄泉,害她不得不亲眼面对腹中……”

    言至于此,云追月的声音戛然而止。他曾答应过萧芷柔,不再向任何人提起此事。刚刚一时激动险些失言,好在醒悟及时,方才没引起腾三石的怀疑。

    “我知道你恨我,柔儿也恨我。”腾三石神情激动地说道,“我不是一个好父亲,不是一个好师父,甚至不配做一个好族长……但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事已至此,你们总该给老夫一个弥补过错的机会才是。你们一个是我的女儿,一个是我的义子,一次误会岂止令你们痛苦不堪,老夫同样肝肠寸断,痛不欲生。你们在计较自己得失的同时,能否拿出一丝怜悯之心,想想我这个老人家又失去了多少东西?女儿跳崖自尽、义子负气而走、发妻郁郁而终、族人心怀芥蒂……哪一样不是我最最宝贵的东西?你们怪我,可我又能怪谁?我是腾族族长,你们可以意气用事,一走了之,我该怎么办?我能扔下偌大的腾族不管,说走就走吗?我能天天浑浑噩噩,以泪洗面,让天下人笑话湘西腾族日渐衰败吗?你们心里有苦,可以恨我、骂我,可老夫心里的苦,又该找谁去说?”

    说到最后,腾三石似是借机宣泄自己心中积压多年的委屈与愤怒。他脸色涨红,双目含泪,唇齿颤抖,吐沫横飞,额头上青筋暴起,全身的肌肉一瞬间绷的硬如磐石。

    一个女人如此,或许不足以令人动容。

    但一个铁骨铮铮、不善言辞的汉子,尤其是如腾三石这般身经百战,力敌万夫的大英雄、真豪杰,此刻竟如一个失态的小女人一般大喊大叫,任谁见到都难以自持,心生一股莫名的悲凉。

    英雄,岂是谁都可以当的?

    不止要能人所不能,更要忍人所不能忍。

    千百年来,一句“大丈夫能屈能伸”,不知饱含多少辛酸血泪?只是“不足为外人道”罢了。

    望着发泄过后,仰面朝天,极力克制眼中泪水的腾三石。云追月忽觉心中酸楚无比,他强撑着虚弱的身体,颤颤巍巍地站起身来,在腾三石诧异的目光下,竟“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义父,是孩儿不孝,让您老人家受苦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