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五百一十章 :义利之争(二)  血蓑衣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你笑什么?”

    眼前的云追月,既令腾三石可怜心疼,又令他愤恨不已,一时间内心五味陈杂,说不出的难受。

    笑声渐渐收敛,云追月的眼中闪过一丝鄙夷,冷笑道:“无君无父?利欲熏心?我是通敌叛国的奸贼?呵,这些都是洛天瑾告诉你们的?”

    “密信在此,铁证如山,岂容你狡辩?”腾三石沉声道,“鞑子究竟给你多少好处?竟让你做出此等大逆不道的混账事!”

    “果然和二十年前一模一样。”云追月答非所问,喃喃自语,“你们宁肯相信洛天瑾的花言巧语,也不愿听听我的肺腑之言。”

    萧芷柔心神一动,迟疑道:“难道你未与蒙古人勾结?是一场误会……”

    “不!”云追月蓦然起身,冷漠道,“你们没有误会,我的确与蒙古人联手,并且华山镇伏兵一事,我也早就知晓。”

    “逆子,你终于肯承认了!”

    “我承认,但我并非利欲熏心,而是你们食古不化!”望着吹胡子瞪眼的腾三石,以及满眼失落的萧芷柔,云追月心中再起执念,对自己曾劝阻蒙古人伏兵一事只字不提,反而狂妄不羁地笑道,“大宋气数已尽,连皇帝老儿都偏安一隅,不思进取,你们又枉谈什么忠孝仁义?事到如今,大局已定,蒙古大汗天威所赐,势如破竹,吞并天下是迟早的事,难不成你们还奢望宋廷能重振山河,奢望苟延残喘的皇帝老儿能抵御蒙古铁蹄,夺回失去的江山?简直痴人说梦,异想天开!我等既非皇亲国戚,亦非达官贵人,何必为一个摇摇欲坠的衰败王朝殉葬?自古成王败寇,分分合合,天理循环,周而复始,哪有什么正统可言?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身逢乱世,便是天赐良机,让我等贱民大有可为。既是如此,我们何不提前为自己寻找出路,于乱世之中闯出一番天地?一旦功成,至少能封妻荫子,显祖荣宗!”

    “混账!混账!混账!你……你……你与鞑子联手,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简直丧心病狂,无药可救。老夫若不亲手处决你,如何对得起腾族的列祖列宗?如何对得起天下英雄对我的信任?”

    听闻云追月的悖逆之言,腾三石勃然大怒,猛地掠到云追月面前。

    与此同时,一道刚猛无比的掌风呼啸而出,直扑云追月的面门。

    “爹,不可……”

    然而,未等萧芷柔劝阻,腾三石的右掌忽然悬停在云追月面前,距其面门不过三寸之遥。掌风拂面,将云追月的头发吹的凌乱不堪。

    俨然,腾三石虽然震怒,但事到临头,他仍对云追月下不去手。

    唯一令腾三石感到欣慰的是,面对自己的滔天怒火,云追月并未出手还击,甚至未有防御闪避的趋势,始终一动不动,任其发落。

    由此足见,云追月虽然叛逆,但尚不至于弑父,总算良心未泯。

    “无论今天我是杜襄,还是云追月。在我心里,你们都是我最亲近的人,亦是我在世上唯一的亲人。”

    忽然,云追月的语气变的十分沉重,义正言辞道:“眼下,宋廷腐化,皇帝昏庸,贪墨败度,重赂轻贤,除江南一带粉饰太平之外,其他地方的百姓皆是衣不蔽体,食不果腹,试问这样的王朝又能维系多久?义父、柔儿,不如你们随我一起转投蒙古大汗。待九合诸侯,一匡天下,我等便是开国功臣,若愿谋求官职,庇佑子孙,则能入阁登坛,拜将封侯。若愿放浪江湖,逍遥自在,亦可田连阡陌,家累千金。到时,义父不仅仅是腾族之主,更可做湘西之主,乃至西南之主……”

    “住口!”

    腾三石气的睚眦俱裂,浑身颤抖,怒斥道:“此等不忠不义之言,你岂能说的出口?你所言朝代更迭,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虽有其理,但天下何曾落于异族蛮夷之手?你可知鞑子南下意味着什么?不仅是大宋覆灭之灾,更有亡族灭种之虞!你对蒙古大汗了解多少?可知那人何其阴险狡诈?莫忘了,鞑子破城后,杀人子嗣、毁人宗庙、夺人钱财、***女,无恶不作,罄竹难书。你为虎作伥,非但不知反省悔过,反而洋洋得意,沾沾自喜,简直不知廉耻!”

    言至于此,腾三石似是仍不解气,又道:“莫说他封我做湘西之主、西南之主,就算他们封我做天下之主,老夫也不屑与强盗为伍!”

    云追月深知腾三石脾气倔强,故而也不多言,只是眼中闪过一丝失落之意,似是对腾三石的迂腐守旧十分无奈。

    “襄儿,你与柔儿好不容易摆脱异教之名,回归武林正道,何不趁此机会痛改前非,重新做人?”腾三石连连叹息,劝诫道,“眼下,洛天瑾已是武林盟主,一呼百应,群雄簇拥,你若铁了心与蒙古人为伍,他岂肯放过你?”

    “不错!”萧芷柔点头道,“现在看似风平浪静,实则在你的别苑之外,早已埋伏下无数眼线。只要你稍有异动,姓洛的马上便能知晓。我怕你来不及做‘开国功臣’,便已成为中原武林的刀下之鬼。”

    “哼!”一提起洛天瑾,云追月不禁怒由心起,不悦道,“你们真以为我怕他不成?莫说他是武林盟主,就算他是皇帝老儿,我也不惧!”

    “你……”

    见腾三石又要动气,萧芷柔急忙挥手拦下,转而灵机一动,向云追月说道:“刚刚你还说‘识时务者为俊杰’,为何一转眼的功夫,自己却变成‘不识时务’的莽夫?”

    “我……”

    “襄儿,你眼中若还有我这个义父,心中若还顾念柔儿与你的情分,便听我一言。”腾三石压下心头怒火,向云追月发出最后通牒,“你若一意孤行,自己丢了性命是小,连累柔儿乃至湘西腾族才是大事。”

    云追月心头一动,迟疑道:“请义父赐教。”

    “不要再与蒙古人有任何瓜葛。”腾三石沉吟道,“非但如此,你还要竭尽所能地帮武林群雄化解这场危机。如此一来,你便是戴罪立功,再加上老夫与柔儿为你求情,相信洛天瑾应该能网开一面,对你既往不咎。”

    “什么?”云追月怒极而笑,似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们想让我在洛天瑾手下苟且偷生?甚至还要向他求情?此事万万不可!我宁肯死,也绝不向洛天瑾求饶……”

    “糊涂!”腾三石斥道,“你以为洛天瑾为何将此事告诉我?其实,他的真正目的并非杀你,而是想利用老夫与你的感情,劝你弃暗投明,帮他渡过这场劫难。”

    “既然义父知道洛天瑾用心不善,又为何帮他?”

    “其一,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洛天瑾毕竟是武林盟主,老夫身为腾族族长,岂能不顾全大局?”腾三石叹道,“其二,老夫不愿眼睁睁地看着你堕入深渊,因此希望自己能令你悬崖勒马,迷途知返。”

    “姓洛的看似忠厚仁义,实则奸险歹毒,睚眦必报。”云追月鄙夷道,“今日我对他有用,他自然不会杀我,利用我们之间的关系做个顺水人情,既让你们欠他一份恩情,又能帮他在天下英雄面前立威。但今日过后,我对他只有威胁,没有价值,他必然不会放过我,定会千方百计地找借口除掉我。对我而言,与洛天瑾鱼死网破只是时间早晚罢了。既然如此,我何必违心帮他?最不济,破釜沉舟,玉石俱焚,也好过帮他作嫁衣裳。更何况,我们眼下还有一条逃生之路……”

    “各门各派皆被困于华山,你真以为自己能金蝉脱壳,逃出生天?”萧芷柔反驳道,“姓洛的早就知道你和蒙古朝廷关系匪浅,即便没有沈东善的告密信,他也不会放你离开。正如你刚刚所言,如果姓洛的在劫难逃,那他一定会拉你垫背。”

    “襄儿,你不仅仅是帮洛天瑾,更是帮天下英雄。毕竟,你与洛天瑾的私人恩怨,和其他人无关?何必牵连无辜?”腾三石眼神一暗,面露忧愁,恳求道,“就算你不体谅我这把老骨头,也应该替柔儿想想。这些年,她饱尝辛酸,吃尽苦头,如今好不容易能名正言顺地回到腾族,与我父女相认,你怎舍得她香消玉殒,抱憾而终?”

    “这……”

    一提起萧芷柔,云追月的铁石心肠顿时化作似水温柔,一时左右为难,好生纠结。

    突然,萧芷柔的眼中闪过一抹坚决之意,正色道:“杜襄,我知道你的心结,也明白你的担忧。从小到大,都是你帮我解决麻烦,我感激不尽,无以为报。今日这件事,你不必插手,由我来替你解决,也算……”

    言至于此,萧芷柔的声音戛然而止,同时面露踌躇。

    腾三石不明所以,眼泛狐疑。云追月心潮起伏,思绪万千。

    迟疑再三,萧芷柔方才幽幽开口道:“也算报答你对我的恩情,亦或弥补我对你的亏欠。你只需作壁上观,不要阻挠即可,如何?”

    对此,云追月一言不发,似是内心苦苦挣扎。

    “柔儿,此话何意?”腾三石一脸好奇地问道,“你如何帮他?”

    “请爹放心,女儿……自有权宜之策。”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