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五百三十一章 :论功行赏  血蓑衣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半个时辰后,贤王府中堂群雄汇聚。

    七雄中,除生死不明的江一苇缺席外,其余六人悉数到场,甚至连伤势未愈的邓泉也位列堂中。

    白执扇苏堂、青执扇洛棋、黑执扇柳寻衣分坐两侧。

    经过数日调养,柳寻衣虽伤势未愈,但已无性命之虞。相较于前几日的昏昏沉沉,而今已大有起色,至少可以下地走动,精神也恢复许多。

    以林方大、许衡为首的八位门主,分坐于三位执扇之后。至于其他弟子,只能站于左右,断无落座的资格。

    值得一提的是,今日堂中多出一位“新人”,即在武林大会上立下大功的秦苦。

    他是第一次参加贤王府的议事,并且座次排在柳寻衣之后,许衡、凌青、洛凝语三位门主之前,此举引来不少弟子的狐疑与猜忌。

    毕竟,府中大部分弟子对秦苦不甚了解。只觉他初来乍到,竟敢大摇大摆地坐在柳寻衣身旁,而且神情戏谑,行为懒散,难免惹来不少非议。

    此刻,堂中三五成群,谈笑风生。一时间,喧声鼎沸,甚是热闹。

    “府主到!”

    伴随着一声高昂的呼喊,喧闹的中堂渐渐安静下来。众人纷纷起身,一个个将炽热的目光朝堂外投去。

    不一会儿,洛天瑾在凌潇潇的陪伴下步入堂中。此时,他笑容满面,春风得意,半点看不出刚刚在书房的焦虑与愤怒。

    “拜见府主!”

    “不必多礼,快坐!”

    洛天瑾脚步不停,径自走向自己的座位,同时挥手示意众人落座。

    “华山一行,有惊有喜,有血有泪。”洛天瑾开门见山,直奔主题,“万幸祖宗庇佑,终究让我们有惊无险,而且满载而归。呵呵……”

    洛天瑾的言辞诙谐幽默,令堂中的气氛变的轻松许多。

    “恭喜府主,终于如愿坐上武林盟主的宝座。”黄玉郎道,“成为真真正正的江湖之主,武林至尊。”

    “武林盟主有好处,亦有弊端。”洛天瑾话锋一转,叮嘱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武林盟主固然风光无限,但肩上的担子也愈发沉重。以前,我们只管自己,贤王府上上下下不过两千余口,再难也能混个温饱。但现在不同,中原武林有名有姓的门派、世家,加在一起足有数万之众,且不算绿林帮派,以及不入流的江湖势力。眼下,有无数双眼睛在紧紧盯着我们,因此从即日起,贤王府弟子出门在外,一举一动、一言一行皆要谨慎小心,千万不能出错。我当选武林盟主,不知触动多少人的利益,他们嘴上不说,但心里巴不得我们赶快翻船,所以你们身为贤王府弟子,日后一定要规规矩矩,坦坦荡荡,千万不能被人抓住把柄,借题发挥。”

    “谨遵府主之命!”

    洛天瑾又道:“也不必唯唯诺诺,有道是‘身正不怕影子斜’。只要自己行的端、坐的正,就不怕有人在背后鬼鬼祟祟。虽有不少人觊觎武林盟主的位子,但没有十成的把握,谁也不敢轻易跳出来闹事。如果真遇到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无事生非,你们也不必迁就,该打打、该杀杀,我洛天瑾不护短,但也不会任由麾下弟子被人欺负。”

    洛天瑾此言,不禁惹来一阵哄笑,同时令众弟子心生底气,对其愈发敬佩。

    “此番武林大会得以凯旋,在座诸位功不可没。今日,我要论功行赏,不枉你们的赤胆忠心。”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神色一正,一个个心潮澎湃,激动不已。

    “此行前往华山镇,及半路接应的所有弟子,皆赏金一千,骏马一匹,宝刀一口。”洛天瑾朗声道,“凡上山者,皆赏金一万,骏马十匹,宝刀十口。”

    “谢府主!”

    堂中弟子纷纷跪谢赏赐,无不心满意得,眉飞色舞。

    “至于不幸罹难者,有家人的,送去三十万两银票,供养他们的妻儿老小。”洛天瑾神情一暗,叹息道,“没有家人亦或寻不到家人的,厚葬。还有,无论死生,皆要在功劳簿记上一功。”

    闻言,洛棋迅速起身领命:“府主放心,三日内一定安排妥当。”

    “好!”洛天瑾深吸一口气,随之精神一缓,又道,“谢玄、慕容白、邓泉,你三人于武林大会助阵有功,各赏金十万。江一苇、雁不归,处置天山玉龙宫一事功不可没,各赏金八万。邓长川接应有功,赏金五万。黄玉郎镇守贤王府,赏金三万。”

    “谢府主!”

    谢玄几人能坐上七雄的位置,自然见惯大风大浪,也过惯荣华富贵的日子,因此金银赏赐在他们心中,远不及洛天瑾的肯定更鼓舞人心。

    眼睁睁地看着洛天瑾挨个赏赐,并且出手阔绰,早已心急如焚的秦苦终于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思,谄笑道:“那个……府主可别忘记答应过我的事……”

    “秦苦!”谢玄严词厉色道,“亏你好意思开口!”

    秦苦一愣,愕然道:“我为何不好意思?”

    “放肆!”黄玉郎见秦苦态度桀骜,登时心生不满,冷声道,“竟敢出言顶撞,活腻了不成?”

    “什么意思?”

    一牵扯到自己的切身利益,秦苦立刻变的锱铢必较,恼火道:“言而无信,还不让我反驳?寻衣,你给我评评理!”

    说罢,秦苦将愤愤不平的目光投向面色苍白的柳寻衣,而后双手拽住自己的衣领,猛地向两侧一抻,登时露出结实的胸膛,以及胸膛上一道道触目惊心的刀疤。

    “瞪大眼睛看看,这可是我替你们挨的刀。”

    “是替我们挨刀?还是替你自己报仇?”谢玄不悦道。

    “寻衣,他们这是什么意思?”秦苦一脸委屈,急的抓耳挠腮,“当上武林盟主,莫不是想过河拆桥?”

    “秦兄休要乱说。”

    柳寻衣匆忙起身,但由于他伤势未愈,因而一时站立不稳,险些摔倒在地,好在秦苦眼疾手快,及时将他搀住。

    “那……”

    “秦兄,府主和二爷是在向你讨句实话。”柳寻衣明白洛天瑾的心思,故而圆场道,“如今你已是贤王府弟子,不能再对府主隐瞒自己的来历。”

    “这……”秦苦一阵语塞,转而看向一言不发的洛天瑾,将信将疑道,“这么简单?”

    “只要你坦诚相待,我一定言而有信。”洛天瑾笑道,“秦苦,你究竟是谁?”

    “我出自河西秦氏。”秦苦毫不避讳地说道,“秦明是我叔父。”

    “嘶!”

    秦苦漫不经心的一句话,登时在堂中引起轩然大波。

    “之前为何不说?”谢玄质问道。

    “之前你们没问。”秦苦撇嘴道,“再者,凭贤王府的本事,何需我浪费口舌?”

    “你……”

    “哈哈……”

    洛天瑾挥手打断黄玉郎的驳斥,大笑道:“好一个伶牙俐齿的鬼见愁,果然与众不同。”

    “鬼见愁?”

    “他就是龙象榜上的‘鬼见愁’秦苦?”

    “他是河西秦氏的人,为何出现在贤王府?”

    “不知道会不会给我们招惹麻烦?”

    “怕甚?府主已是武林盟主,给秦明十个胆子也不敢造次。”

    ……

    “各位,秦苦从今日起,正式加入贤王府,并属下三门。”

    洛天瑾一开口,堂中登时变的鸦雀无声。他环顾左右,继续说道:“由于秦苦在武林大会上力战秦天九,为我争夺武林盟主立下大功,故而依照承诺,我要封其为门主,赏金百万。”

    “这……”

    此言一出,许衡、凌青、洛凝语不禁面面相觑,心生忐忑。

    刚刚洛天瑾已经言明,秦苦归属下三门。眼下又说升任门主,无疑要从他们之中选择一人,取而代之。

    一时间,下三门弟子无不屏息凝神,暗中思忖。

    “不过,我后悔了。”洛天瑾话锋一转,戏谑道,“柳寻衣曾不止一次地力荐秦苦,说他才能出众,可堪大任。我也亲眼见过秦苦的手段,因此觉得将其封为门主,似乎有些不妥。”

    “府主,你这是……”

    “嘘!”柳寻衣拦下蠢蠢欲动的秦苦,低声道,“听府主把话说完。”

    洛天瑾微微一笑,朗声道:“我意,暂将秦苦封为副执扇,协助柳寻衣执掌下三门。赏金百万,别苑一处。”

    “当真?”秦苦难以置信地惊呼道,“帮你一次,竟有这么多好处?”

    “多吗?”洛天瑾眉头一挑,别有深意地笑道,“这些不过是九牛一毛,只要你忠心耿耿,日后的好处……多到你数不清。”

    闻言,秦苦脸上的疑虑与担忧瞬间消散,同时面露狂喜。

    “寻衣!”洛天瑾将欣慰的目光从秦苦转向柳寻衣,笑问道,“此次武林大会,你厥功至伟,当仁不让。你说……我该赏你些什么?”

    “府主待我恩重如山,寻衣不求任何回报……”

    “欸!”洛天瑾颇为不满地摆手道,“奖罚分明,一向是贤王府的规矩,岂能与人情混为一谈?今日你有功,如果我不赏赐,那改日你有错,我又如何惩罚?”

    “这……”

    “你已是贤王府的黑执扇,位高权重,在府中的威望甚至不亚于七雄。至于金银珠宝,恐怕赏赐再多,也抵不过你的功劳。”洛天瑾故作为难,苦苦思量,“我究竟该赏你些什么呢?”

    “府主,我……”

    “有了!”

    突然,洛天瑾眼前一亮,兴致勃勃地说道:“我决定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赏赐给你。一者,足以抵上你的功劳。二者,也算不食言于天下英雄。”

    凌潇潇黛眉微蹙,迟疑道:“瑾哥,你的意思是……”

    “我意,将自己的宝贝女儿许配给柳寻衣为妻。并于腊月初八,邀天下英雄齐聚贤王府,见证你二人拜堂成亲!”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