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十一章:惊风化雨  血蓑衣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泉州?”

    柳寻衣眉头微皱,若有所思地说道:“江南陆府所在之地正是泉州,洛天瑾此行莫非是去拜会陆庭湘?”

    赵元点头道:“你闭关的这一月江湖中发生了一件大事,七天后不仅洛天瑾会出现在泉州,我相信武林各门各派都会派人前往江南陆府。”

    “这是为何?”柳寻衣听的一头雾水,追问道,“难道陆府出了什么祸事?故而发出江湖求救令,召集武林各门各派前去相助?”

    “哈哈……”赵元闻言大笑道,“江南陆府乃武林四大世家之一,传世四代而不衰,屹立江湖近百年,试问江湖中有什么人胆敢在陆庭湘面前撒野?陆府又能出什么祸事?”

    “那……”

    “寻衣,你可听说过莫岑此人?江湖人称‘伏虎刀’。”赵元道,“此番江湖群雄齐聚江南陆府,正是因为此人。”

    柳寻衣稍稍一愣,沉吟道:“莫岑……‘伏虎刀’莫岑……我之前倒是听过此人的大名,当年也算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相传二十五年前他为民族大义,率领十二名江湖高手潜入汴京皇宫刺杀金国国主完颜守绪,最终却铩羽而归。自那之后莫岑便归隐起来,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以至近二十年来江湖中都未曾再传出过他的消息。如今算来,莫岑应该也差不多到了花甲之年才是。”

    “不错,七天之后正是莫岑的六十岁寿辰。”赵元点头道,“虽然传闻他这二十五年杜门晦迹,息交绝游,但实际上他却从未真正离开过江湖一天,只不过有关他的消息传出的不多罢了,这才给人一种退隐的假象。既然你知道莫岑曾经行刺过完颜守绪,那你也一定听说过另一件曾在江湖上引起巨大风波的事。”

    “侯爷说的是……金国皇宫被盗的那幅‘惊风化雨图’?”柳寻衣眉头紧锁,缓缓开口道,“当年莫岑等人没能成功刺杀完颜守绪,跟他一起去的十二个人也无一幸免,全部惨死在汴京城内,唯独他在金国高手的追捕中杀出一条血路,因此才捡回一条命。之后不久江湖中就传出金国皇室的宝物‘惊风化雨图’被盗的消息,一时间天下人都认定是莫岑盗走了此图。”

    赵元又问道:“那你可知道这幅‘惊风化雨图’有何特别之处?”

    柳寻衣闻言不禁一阵苦笑,戏谑道:“是不是真的不敢断言,但相传这张图中蕴藏着一个关乎金国国运的天大秘密。江湖传言众说纷纭,其中最常听到的莫过于两种,其一是说‘惊风化雨图’是一张藏宝图,暗含着金国皇室珍藏多年的巨大宝藏。而另一种传言是说这幅图其实是一套内功心法的经脉运行图,名曰‘金羽神功’。金羽神功被传为更胜于少林‘易筋经’的绝世内功心法,只要修炼此功至大成之境便能御统武林,天下再无敌手。”话说到这儿,柳寻衣不禁自嘲一笑,“不过传闻始终是传闻,至于是真是假那就……”

    赵元应道:“不错,当年也正是因为这幅‘惊风化雨图’,莫岑惨遭武林各门各派四处追杀,世人皆视此图为一步登天的至宝,却忘却了传言的真假。谋利之人称其为‘惊风化雨’,寓意金银如风、钱粮如雨,有了它便能呼风唤雨。而武痴则称其为‘金凤化羽’,寓意其就是绝世武功‘金羽神功’。正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哪里还有人管什么真假?莫岑也因此过上亡命天涯的狼狈生活,当年好几次险些死在追杀之中,不过好在他还有一个金兰兄弟,正因为有这个兄弟在他危难之时挺身而出,这才让莫岑逃过死劫,免受血光之灾。”

    “伏虎刀、降龙剑!当年莫岑的金兰兄弟就是武林四大世家之一,江南陆府的上一任家主,陆重阳。”柳寻衣也听闻过这段江湖史,故而应声道,“陆重阳凭借自己的江湖地位威慑群雄,令他们不敢再对莫岑咄咄相逼,因此莫岑才得以喘息之机。”

    “正是。”赵元正色道,“虽然当年莫岑在外人面前极口否认自己盗取‘惊风化雨图’之事,但在陆重阳面前他最终还是选择承认。当年陆重阳当着天下群雄的面,说不管‘惊风化雨图’是真是假,也不管这幅图究竟在不在莫岑手中,天下人都没资格向莫岑讨要。因为金国已灭,‘惊风化雨图’也从此失去原主,莫岑曾为大宋潜入汴京皇宫九死一生,是大宋的功臣,更是汉人的英雄。因此就算那张图在莫岑手中,也理应归他所有,旁人无权过问,更无权索要。”

    “陆重阳所言在情在理!”柳寻衣听的激昂愤慨,连连点头道,“既然那张图是莫岑死里逃生得来的,那旁人的确没资格向他讨要。”

    赵元眉头一挑,笑道:“旁人没资格,可当年跟随莫岑一起去汴京的十二个义士又当如何?按照陆重阳的道理,其他十二个潜入汴京的人也同样是大宋的英雄,因为他们也为大宋出生入死,甚至还付出了性命,论功劳比之莫岑也不遑多让。莫岑能成功盗取此图,那十二个义士自当功不可没,否则莫岑也绝不会有这个机会。”

    听到赵元的话,柳寻衣不禁一愣,转念一想似乎又有些道理,神情也随之变的有些踌躇起来,自言自语道:“这么说也不算是错……”

    “当年除了莫岑之外,那十二个义士分别来自江湖各门各派。虽然他们已经死在汴京,但他们所属的门派却并不打算就此罢休,因此即便有陆重阳作保,他们仍旧对莫岑不依不饶,誓要逼他交出‘惊风化雨图’才肯罢休。”赵元解释道。

    这件事发生的时候柳寻衣还未出生,因此对其中诸多细节并不清楚,当下听到赵元旧事重提,心情也随之变的紧张起来。柳寻衣颇为忧虑地追问道:“那后来如何?陆重阳可否为了莫岑与各大门派为敌?”

    赵元缓缓摇了摇头,道:“当时陆重阳想了一个权宜之计,他承认那张图的确是莫岑和十二名义士一起用鲜血换来的,凝聚了莫岑和十二名义士的共同心血,因此这幅‘惊风化雨图’理应归他们共同享有。不过门派虽多,但‘惊风化雨图’却只有一幅,因此无论如何这幅图最终只能放在一个人手中,不可能分成十几张碎片。由于其他十二人已死,故而当下也唯有莫岑最有资格收藏此图,于情于理都应如此。”赵元在回忆起这段往事的时候,眼底不禁浮现出一抹钦佩之意,显然对于当年仗义执言的陆重阳,赵元也是颇为赞许,继而言道,“陆重阳还放言只要莫岑活着一天,任何人就休想打这张图的主意,否则便是与他江南陆府为敌。正因如此,莫岑才能安然无恙的活到今天。”

    “恩威并施,情理并重。陆重阳为莫岑甘心得罪天下人,果真是真豪杰!”柳寻衣感慨道。

    “五年前,陆重阳染病而死,其子陆庭湘继承陆府家主之位,仍旧坚守着其父对莫岑的这份情义。”赵元又道,“所谓虎父无犬子,陆庭湘年纪轻轻便能在武林中站稳脚跟,并且以一己之力执掌偌大的江南陆府,并使其长盛不衰,陆府上上下下无一不对他服服帖帖,足见此人也绝非庸碌之辈。”

    柳寻衣点头道:“陆庭湘与洛天瑾同为中原武林十二豪杰之一,并且陆庭湘还被誉为‘武林第一君子’,看来也并非空穴来风。”言尽于此,柳寻衣不禁话锋一转,问道,“那如今各门各派齐聚江南陆府……莫非都是来恭贺莫岑六十大寿的?”

    “是,也不是。”赵元故作神秘地笑道,“因为七天之后非但是莫岑的六十大寿,而且还是莫岑决定金盆洗手,退隐江湖的日子!”

    “什么?”赵元此话令柳寻衣大吃一惊,诧异道,“莫岑大半辈子都在江湖闯荡,如今竟然要金盆洗手?难道真应了那句‘江湖越老,胆子越小’?”

    赵元道:“别人不知道,但莫岑的确是因为胆子小才会选择金盆洗手,并且还通过江南陆府广发英雄帖,声势极为浩大,似乎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要退隐。”

    柳寻衣若有所思地点头道:“按照江湖规矩,一旦莫岑金盆洗手,那往日的所有恩恩怨怨都会一笔勾销,江湖中所欠下的种种恩仇也从此与他再无半点关系。江湖事,江湖了。但凡懂规矩的人都会明白这个道理,莫岑这么做,看来也是想安安稳稳地过个晚年。只是我想不明白的是,他已经连续二十五年都在默默无闻的生活,为何如今突然要如此大张旗鼓的搞什么金盆洗手?”

    赵元笑道:“因为他不想给自己的独子留下隐患,传闻不久前有个女人为莫岑生了一个儿子,这不仅是莫岑的老来子,更是迄今为止唯一能延续他莫家香火的人。倘若换做是你,你又当如何?”

    “原来如此!”柳寻衣恍然大悟,笑道,“倘若没有这个老来子,想必莫岑这辈子也不会退隐江湖……”柳寻衣话未说完,脑中却是突然灵光一闪,下意识地惊呼道,“我明白了!七天之后莫岑要金盆洗手,也就意味着从那天开始莫岑就再也不是江湖中人。按照江湖的规矩,那幅曾引起风波的‘惊风化雨图’也不应该再继续留在他的手中。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若不交出此图,莫岑就算金盆洗手一万次,也休想逃过各门各派的追杀。所以武林中凡是觊觎此图之人,都会在七天之后前往江南陆府,目的是伺机从莫岑手里获得此图!”

    “一字不错!”赵元满眼欣赏地点头应道,“惊风化雨图沉寂了整整二十五年,如今再度出现在江湖之中,势必会引起轩然大波,而这场风波便是上天赐给你的一次绝佳机会。因为在觊觎这张图的江湖群雄之中,首屈一指的正是……”

    “北贤王,洛天瑾!”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