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百四十五章 :凤鸣啼血(三)  血蓑衣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铿!”

    面对呼啸而至的诸葛雄,柳寻衣急忙出剑抵挡。刀剑相撞,迸发出一道震耳欲聋的巨响。诸葛雄满含内力的一刀压力如山,直将柳寻衣和洛凝语生生砸下楼梯,自六楼滚入五楼走廊。

    狼狈地稳住身形后,由于柳寻衣揽着昏死的洛凝语,一时站立不稳,不由地踉跄几下。与此同时,已杀至近前的几十名刀手见到柳寻衣二人,就如同恶狼见到肥羊一般,一股脑地挥刀猛扑上来。

    万急之下,柳寻衣腰马一扭,用自己的身体将洛凝语死死护在身下,继而右手一翻,将无极剑负在背后,同时身躯向下一躬。

    “铿铿铿!”

    霎时间,至少十几把钢刀同时砍落在柳寻衣背后的剑锋上,蛮横而巨大的力道,令柳寻衣的身体猛地向下一沉,无极剑重重砸向他后心,口中登时喷出一大口鲜血。

    可即便如此,柳寻衣仍旧硬扛着没让自己倒下。甚至没让自己的身躯,压伤身下的洛凝语。

    眨眼间,柳寻衣的背上又多出七八道血口子,还不等那些刀手变招,他却突然紧揽洛凝语翻身而起,身体在半空中横翻一圈,手中的无极剑如灵蛇蛟龙般闪电刺出,伴随着一道道凄惨的哀嚎,当柳寻衣和洛凝语重新落地时,其身旁的七八名刀手,皆已被利剑洞穿心口,横尸一片。

    “杀!”

    彻底杀红眼的柳寻衣,早已不知人命为何物?他口中猛地发出一声暴喝,无极剑自身前横扫而出。顿时,无数道凌厉霸道的剑气在虚空中刮起一层层涟漪,如秋风扫落叶般,将其周围的二三十名刀手尽数斩退。

    运气好的被剑气扫到胳膊、腿,未能丢掉性命。而运气不好的,则直接被凌厉的剑气斩断咽喉,当场毙命。

    “这是……紫霞剑法?”

    见状,诸葛雄登时大吃一惊,惊呼道:“你竟会昆仑派的紫霞剑法?”

    “我会的比你想象中还要多!哈哈……”

    此刻,柳寻衣杀的起兴,人已呈癫狂之状。他一手抱着洛凝语,一手连翻挥舞无极剑,狞笑着迈步朝楼下而去。

    这一路,柳寻衣只杀不防,任由身上多出无数刀伤,他却丝毫不为所动,甚至连眉头都不皱一下。沿途所遇的刀手,无不被他剑锋所指,或开膛破腹、肠流满地,或是见血封喉,人头飞落。

    柳寻衣出手不留情,其身后所走过的鲜血淋漓的走廊中、楼梯上,到处挂满残肢断臂,地上无不是死状极惨的尸体。这副场景宛若人间地狱,岂是一句惨绝人寰所能形容?

    柳寻衣宛若地狱恶鬼,又似天神下凡。任由满身伤口,血流不止,但他仿佛浑然不觉,反而越杀越勇,越战越猛,就好像不知痛、不知累、不知生、不知死。

    一番血战持续了将近一个时辰,柳寻衣一人一剑,硬是在前仆后继的刀手中,杀出一条血路。

    此刻,凤鸣楼内所剩的刀手,尚有一战之力的已不足五十人,其余的不是惨死,便是重伤。

    面对杀气腾腾的柳寻衣,剩下的人中竟无一人再敢冒然出手,皆是战战兢兢,满脸骇然,拿着刀围在柳寻衣四周,眼中充满惊惧之色。他们围而不杀,半天也不见有人再敢向前半步。

    显然,这些金刀门弟子已被柳寻衣的杀气彻底震住。

    不知不觉间,柳寻衣已带着洛凝语从七楼一路杀到一楼。

    抬眼而望,金碧辉煌的凤鸣楼,此刻已变成一座血城,墙壁、灯笼、桌椅、楼梯、走廊、房间,甚至是壁画上,无不鲜血四溅,更有断臂残肢、脏腑碎骨等血腥之物流于遍处,凄惨之状,恐怖之极,令人不忍直视。

    “你们还等什么?”诸葛雄怒气冲冲地冲到一楼,朝唯唯诺诺的一众弟子冷喝道,“他只有一个人,你们怕他作甚?速速杀了他!再敢有后退者,杀无赦!”

    说罢,诸葛雄竟突然出刀,将身旁一个哆哆嗦嗦,不断后退的弟子,当场斩杀。

    “啊!”

    在诸葛雄的催促下,终于有一人忍不住压力,率先向柳寻衣出手。而当他嘶吼着,挥刀冲到柳寻衣身前时,柳寻衣却突然将身子一转,右臂顺势一勾,直将那人的脖子死死夹在自己的臂弯中,任其如何挣扎,柳寻衣的胳膊却如钢筋铁柳般,非但没有松开分毫,反而还越勒越紧,直将那刀手勒的脸色发白、双眼上翻、口吐白沫、舌头外吐,最终身子一颤,便再也没了动静。

    柳寻衣将其勒死后,缓缓吐出一口气,在他将尸体松开时,身子也不禁向后晃荡几下。俨然,他的体力已消耗殆尽,此刻已成强弩之末。

    “来啊!”

    柳寻衣狞笑着环顾周围的刀手,将无极剑高高举起,挑衅道:“不怕死的就一起上吧!来啊!”

    突如其来的一声怒吼,直将众人吓的肝胆俱裂,不少人顿觉腿脚发软,莫说再战,就算是手中的刀,怕也快拿不稳了。

    不知柳寻衣的这声怒吼,是否耗尽了气力,他只感觉脑中一晕,双眼随之一阵模糊。紧接着,高举着无极剑的右臂,也不由自主地耷拉下来,剑尖“铿”的一声垂在地上,双脚软绵绵地前后踉跄几步。看其状态,似乎马上就要虚脱昏死。

    此时,柳寻衣虽站立不稳,但却仍拼尽全力,死死揽着洛凝语。他一直在心中默默告诫自己:“绝不能倒下,我若此时倒下,凝语必将劫数难逃!”

    “柳寻衣,看招!”

    诸葛雄看准时机,趁柳寻衣眩晕之际,突然挥刀而上,一出手便是杀招,誓要将柳寻衣从中劈成两半。

    “呼!”

    刀风呼啸而至,柳寻衣的直觉告诉他,危险已近在咫尺。

    不等多想,柳寻衣突然狠咬舌尖,混沌的意识瞬间清醒几分。他甚至没来的及看清诸葛雄的方位,眼前的一缕头发,便已被扑面而来的刀风高高卷起。

    柳寻衣左手架住洛凝语,右手将无极剑狠狠插入地面。凭借单臂之力,将自己的身躯猛然横于半空之中,在错开诸葛雄刀锋的同时,双脚齐出,狠狠蹬在猝不及防的诸葛雄胸口,这一脚力道之大,直将诸葛雄的虎躯踹的横飞而起。

    柳寻衣趁势变招,眨眼间他已右脚在上、左脚在下,上下夹击,死死夹住诸葛雄的脑袋,接着右臂猛地一转,横于半空的身躯当即被甩飞旋转起来,连带着诸葛雄的脑袋,也一并连翻数周。

    最终,柳寻衣、洛凝语、诸葛雄三人同时摔落在地。

    不同的是,柳寻衣在落地后,迅速使出一个鹞子翻身,揽着洛凝语晃晃悠悠地重新站起身来。反观诸葛雄,身体朝下趴在地上,但他的脑袋此刻竟是仰面朝天,后脑勺落地。

    如此诡异的场面,令周围的金刀门弟子纷纷吓的连连后退,原来刚刚柳寻衣的那一招逆转空翻,硬是凭借着极快的速度和恐怖的力道,将诸葛雄的脑袋从其脖子上生生扭断,并一百八十度调转,残忍地拧断他的颈骨和血肉,这才形成眼下无比骇人的一幕。

    柳寻衣奋力拔出无极剑,被鲜血和头发遮挡的眼中,陡然射出两道如野兽般凶狠的光芒。他朝其余的刀手扫视一圈,口中突然发出一声满含杀意的咆哮,直吓的三四十人当场扔掉手中的钢刀,一个个面露惊恐,连连向后退去。

    “哈哈哈……”

    见状,柳寻衣突然仰天长笑,笑声狂妄不羁,豪气冲天,直穿九霄。

    当柳寻衣侧目看向洛凝语时,却见她紧紧依偎在自己的怀中,睡的正香。刚刚所发生的一切,对柳寻衣而言,无疑是刀山火海,九死一生。但对于洛凝语,或许只是一场惊心动魄,酣畅淋漓的梦。

    最终,在所有人惊惧敬畏的目光下,柳寻衣轻揽着洛凝语,缓缓退出凤鸣楼。

    柳寻衣手中的无极剑,宛若在血浆中浸泡过一样,通体血红,甚至还有尚未干涸的鲜血正顺着剑刃,静静地向下流淌着,最终在剑尖凝聚成一串串浑圆的血滴,随着漫天大雪,悄无声息地洒落在洁白无瑕的雪地中,与两行断断续续的脚印一起,指引着他们离开的方向。

    除夕之夜,凤鸣楼内,横尸遍地,血流成河!

    除夕之夜,凤鸣楼内,一人一剑,九死一生!

    除夕之夜,凤鸣楼内,以一当百,一战成名!

    今夜,柳寻衣一人剑挑金刀门,斩杀诸葛父子。

    今夜过后,江湖中将少了一个洛阳金刀门,多出一段风雪月夜,英雄救美的传奇故事。

    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强撑着最后一口气力,柳寻衣终于将洛凝语带回贤王府。

    府门前,当他看到神色匆忙的洛天瑾、凌潇潇等人,自府门内鱼贯而出时,柳寻衣的嘴角陡然露出一抹如释重负的笑意。

    可还不等他的笑容完全绽放,一股难以抗衡的虚弱疲惫之意,瞬间袭遍全身。未曾开口复命,柳寻衣却已眼前一黑,脚下一软,连带着洛凝语一起,双双栽倒在雪地之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