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230章 桃花命劫(二)  血蓑衣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但我峨眉派未曾杀害唐乾,又何来的血债血偿?”对于唐仞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慧春终于忍无可忍,恼羞成怒。

    “你……”

    “怎么回事?”不等唐仞驳斥,叶桐已开口问道。

    唐仞在叶桐面前不敢放肆,只能愤愤不平地将今晨发生在辰福客栈的惨剧,一五一十地告知叶桐,最后还将“尸体”与“念珠”奉上,以作证据。

    叶桐白眉微皱,对唐乾的尸体细细查探一番,神色迟疑地点头说道:“唐乾的确是死在峨眉刺之下。”

    “叶前辈。”慧春大惊,急忙道,“峨眉刺虽是我派的独门兵刃,但却也并非只有峨眉弟子才能铸造,外人若想锻造,实在易如反掌。只凭伤口,绝不能断定唐乾之死是我峨眉派所为。”

    “那这颗念珠呢?”唐仞质问道,“你何不将峨眉弟子的珠串全都拿出来,让我一一盘查?看看究竟是谁那么不小心,被唐乾抓住把柄。”

    “唐仞,你休要欺人太甚!”慧春道,“这种念珠天下到处都是,你何以断言是我峨眉之物?”

    “念珠虽不稀奇,但昨夜在辰福客栈内,随身带着念珠的,却只有你们这群尼姑!”唐仞冷笑道,“不是你们,还会有谁?”

    慧春怒不可遏,沉声道:“分明是有人故意栽赃!唐仞,你信口雌黄,屡屡辱我峨眉清誉,只凭模棱两可的揣测,便诬陷峨眉弟子杀了唐乾,试问谁能证明?”

    “你说诬陷?谁又能证明?”

    “我能证明!”

    不等柳寻衣劝阻,陈雍已快步上前,朗声道:“我能证明,昨夜的确是有人杀了唐乾后,再故意栽赃给峨眉派。”

    此言一出,众人脸色陡然一变。尤其是叶桐,一抹难以名状的怪异之色,自其眉宇间一闪而过。

    陈雍毕恭毕敬地朝众人拱了拱手,随后将今早柳寻衣与洵溱查探出的一切,事无巨细地娓娓道出。

    众人听后,无不面露惊奇之意,就连腾族弟子也不禁变的有些犹豫起来。

    唐仞眉头紧锁,冷声道:“贤王府与峨眉派一向关系匪浅,你当然帮着她们说话。”

    “并非如此。”汤聪附和道,“我们还在窗栏上发现迷魂烟留下的粉末,足以证明陈门主所言非虚。”

    说罢,汤聪将事先采集的一包粉末递于叶桐,叶桐稍稍嗅探,便已了然一切。

    “果真是迷魂烟。”叶桐沉吟片刻,缓缓开口道,“看来此事确有蹊跷。唐仞,我知你为门下弟子报仇心切。但冤有头、债有主,凡事都应有真凭实据,断不能无中生有,冤枉好人。”

    “可是……”

    “罢了!”不等唐仞开口,叶桐却颇为不耐地挥手打断道,“其实老夫今日将各门各派请来,为的是化解六大门派与四大世家的矛盾,以免掀起一场不必要的江湖风波。”

    柳寻衣迟疑道:“敢问叶前辈的意思是……”

    “少林与河西秦氏的恩怨,老夫已略有耳闻。”叶桐幽幽地说道,“河西秦氏为‘玄水下卷’之事,连杀少林十一位僧人。而今,少林为报仇雪恨,召集贤王府及六大门派,与其一道杀去河西。而秦家为求自保,则火速联手金剑坞与武林四大世家,欲要对抗六大门派的发难。如此一来,八月初二,中原武林岂不是要闹出大乱子?”

    “我等只想与少林一起,向河西秦氏讨回公道,绝无与之厮杀的心思。”胥准急忙解释道,“叶前辈……怕是有所误会……”

    “误会?”叶桐轻哼一声,嗤笑道,“老夫纵横江湖数十载,什么是误会,什么不是误会,我一眼便能看穿。这种事,名义上是讨回公道,实则是借机打压对方,而你们这些人……到时又有几人能活着走出河西?”

    “师傅的意思是,既然此事是少林与秦家的恩怨,那其他门派便不要再冒然插手,让他们两家自己去解决。”彩蝶突然开口道,“你们插手,非但不会化干戈为玉帛,反而会越帮越忙。到时,少林与秦家为了各自的颜面,定会互不相让,拼个你死我活。”

    “言之有理。”柳寻衣不可置否地点头道,“一旦厮杀,必将死伤惨重。更何况……少林十一位僧人之死,真相究竟如何,一切尚未可知,我们又岂能横加干预?”

    此刻,柳寻衣已得知叶桐的真正目的,不禁心中暗暗自责,暗骂自己不应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冤枉江湖前辈心怀鬼胎。

    其实对于六大门派与四大世家水火不容之事,柳寻衣一直心存芥蒂。他最不希望看到汉人自相残杀,一旦中原武林陷入乱局,那对大宋朝廷而言,非但少了一支奇兵助阵,反而会徒增内乱,雪上加霜。

    所以,对于少林与秦家的恩怨,柳寻衣希望能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回去转告你们的掌门人,若他们眼中还有老夫,便不要再继续插手此事。”叶桐道。

    唐仞目光犹豫,幽幽地说道:“叶前辈,若六大门派执意与少林狼狈为奸,难道我们还要对秦家弃之不顾?”

    “什么意思?”慧春呛声道,“什么叫狼狈为奸?”

    “既不与少林沆瀣一气,尔等又为何要杀我唐门弟子?”唐仞三句话离不开报仇,足见其内心对唐乾之死何其震怒。

    “一天!”

    不等慧春开口,叶桐却突然说道:“你们暂且在老夫的桃花坞中小住一日,明天老夫必将杀害唐乾的真凶找出来,给唐门和峨眉彼此一个交代,如何?至于其他人,也请在坞中暂歇一日,老夫要亲笔修书一封,好让你们给自家掌门人带回去。”

    “好说!好说!”

    叶桐亲自开口,众人又岂能推辞,纷纷点头应允。

    晌午过后,彩蝶将众人安顿在桃花坞中歇息。

    为免纷争,贤王府和六大门派的人,被安顿在东跨院。金剑坞及四大世家子弟,则安顿在西跨院。

    东西分开,倒也免去彼此不少麻烦。

    一晌无话,六大门派与四大世家泾渭分明,井水不犯河水,一下午相安无事。

    天近黄昏,陈雍亲自下厨,在东跨院设下一席酒宴,宴请峨眉、青城、武当、崆峒、昆仑几派的弟子。

    陈雍本来只打算宴请峨眉与昆仑,毕竟这两派曾与他有旧。

    但转念一想,六大门派亲如一家,若对其他三派视若罔闻,未免厚此薄彼,落人口实。故而,陈雍索性将众人一道请来,并嘱咐汤聪、廖川、廖海几人,前往城中的酒楼,买些菜肴、美酒,以增颜色。

    金乌西坠,玉兔东升。

    今夜月明星稀,暖风徐徐,天地间透着一股子说不出的清爽。

    此时,东跨院内摆下三张露天大桌,无需等人招呼,各派弟子便已纷纷落座,在一派推杯换盏的热闹声中,一场小宴正式拉开序幕。

    “寻衣,来尝尝我亲自炒的黄酥豌豆。”陈雍兴致极浓,连连举筷为柳寻衣夹菜。待他看到柳寻衣吃完后的赞叹模样,脸上顿时眉飞色舞起来。

    洵溱见状,话中有话地笑道:“想不到陈门主不仅剑法超群,而且还能做得一手好菜。”

    陈雍嘿嘿一笑,转而面露苦涩,若有所思地解释道:“其实这碟‘黄酥豌豆’是惠英最爱吃的菜,当年我为了她,专程跑去峨眉山下,找当地最好的师傅学的。只可惜……她在世时,我做的‘黄酥豌豆’总是不够滋味,如今我好不容易掌握了火候,但她却……”

    言至于此,陈雍双眼已红,眼中还若隐若现地闪烁着一抹泪花。

    见平日玩世不恭的陈雍,此刻竟如此动情,柳寻衣不禁深受感动。他主动揽着陈雍的肩膀,举筷笑道:“她在九泉之下,一定会知道你为她所做的这些事。难得天下有这么好吃的素菜,今夜我定要将它吃个精光,一饱口福……”

    “不可!不可!”

    还不等柳寻衣等人起哄着下筷,陈雍却如临大敌一般,迅速将那盘黄酥豌豆端了起来,转而对身边一名峨眉弟子问道:“慧春师姐为何还不出来?这盘菜……我可是专程为她炒的。”

    慧春与惠英是同门师姐们,昔日感情极深。

    如今惠英已死,陈雍想让慧春亲口品尝自己的厨艺,其实是想寻求一丝心里的安慰。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陈雍已将对惠英的思念,转移到曾与惠英相熟的每一个人身上。其中最为重要的,无疑便是峨眉派的一众师姐妹。

    “一盘豌豆能有什么滋味?不如剁条羊腿啃着痛快!”

    阿保鲁见状,悻悻地放下自己刚要去夹豌豆的筷子,哼哼唧唧地嘟囔道:“不吃便不吃!豌豆再怎么做还是豌豆,总不能做出羊肉味来!哼!”

    闻言,许衡、汤聪等人不禁哈哈大笑。

    廖川端起一碗酒,朝阿保鲁敬道:“这位兄弟说极对。来,我敬你一碗!”

    “滚一边去!老子不和你这汉人喝酒!”阿保鲁冷哼一声,转而和萧阳、苏忽几人对饮起来。

    被阿保鲁无情拒绝,一片好心的廖川脸上阴晴不定,好生尴尬。

    这一幕惹的柳寻衣、洵溱等人忍俊不禁,纷纷哄笑起来。

    一时间,东跨院中的氛围变的更加融洽热闹。

    胥准、荀再山、郑松仁等人,轮番来与柳寻衣敬酒。他们曾在泉州陆府,与柳寻衣有过一面之缘,所谓江湖中人不拘小节,今日再见,自当如多年好友一般,无拘无束,相谈甚欢。

    转眼间,一个时辰过去,陈雍抱着那盘已经放凉的黄酥豌豆,满眼焦急地望着二楼的一间厢房,那里正是慧春住的地方。

    “我说小师妹,慧春师姐为何还不下来?”陈雍焦急地催促道。

    “谁是你师妹?”一名面相白皙的小尼姑,嗔怒地瞪了陈雍一眼,又道,“师姐她在房中沐浴,哪有这么快出来?我看你还是别等了,就算师姐来了,也不会吃你做的菜。”

    “不行不行!”陈雍连连摇头道,“我再去把菜热一下。小师妹,你去替我叫慧春师姐下来。今夜,无论如何我都要让她尝尝我的手艺。”

    “不去……”

    “快去快去!”不等小尼姑满腹牢骚地抱怨,陈雍已死缠烂打似的苦苦哀求道,“求你了,好师妹,乖师妹,漂亮小师妹,快去替我‘通禀’一声。”

    见陈雍这副嬉皮笑脸的不正经模样,小尼姑顿时脸颊一红,转而轻啐一声,心不甘情不愿地缓缓离席,愤愤不平地朝二楼走去。

    见状,陈雍朝柳寻衣等人挤了挤眼睛,露出一个得意的微笑,顿时又引来一片哄笑。

    “师姐!师姐!陈雍叫你下去尝尝他的手艺。待会儿,你一定要好好羞辱羞辱他。”

    小尼姑独自一人,嘟嘟囔囔地来到慧春房前,朝灯火通明的房间内大声呼喊道:“师姐,你洗好了吗?”

    小尼姑等了许久,房间内却无半点回音。

    “砰、砰砰。”

    小尼姑心生好奇,轻轻拍打着房门,呼喊道:“师姐,你洗好了吗?”

    等来的,又是一阵死一般的沉寂。

    “师姐?我进来了。”

    小尼姑眉头一皱,随即小心翼翼地推开房门,一边探头朝房内望去,一边坏笑道:“师姐,你可要穿好衣服,当心露了春光……”

    “啊!”

    话未说完,小尼姑戏谑的笑声,却陡然化作一声满含惊惧的尖叫,瞬间穿透整座桃花坞,令院中热闹的宴席,顿时安静下来。

    “怎么了?”

    众人脸色骤变,不等有人开口询问,柳寻衣和陈雍已脚下一顿,身形登时冲天而起,眨眼间飞上二楼,掠至小尼姑身旁。

    此刻,小尼姑已昏倒在地,身体压着门槛,房门半开半合,生死不明。

    柳寻衣与陈雍面色凝重地对视一眼,随即二人一左一右,同时将房门奋力推开。

    可接下来映入他们眼帘的一幕,却令二人全身的汗毛,瞬间立了起来。

    房间内,慧春裸露的身体被悬吊在房梁半空。

    在她的身上,密密麻麻地插满针线,千丝万缕从她的身体穿插而过,最终固定在四面墙壁上。

    血流如注,一道道殷红顺着她的身体、顺着一根根细线,缓缓流淌着,最终滴落在早已是一片血泊的地上。

    无数根细若发丝的红线,在房间内纵横交错,编织成一张张恐怖的线网,错综而复杂。

    慧春的身体,则变成这些悬浮于半空的红线,相互交织的中心。

    从额头眉心一直到脚趾,一根接一根的红线,如缝衣刺绣般穿体而过,将她的尸体生生扯拽悬吊在半空之中,就如同……一只巨大的提线人偶。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