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百六十三章 :临危而至  血蓑衣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掌下留人!”

    千钧一发之际,林方大再也顾不得洛天瑾的命令,猛然大吼一声,随之拔刀出鞘,瞪着一双血红虎目,张牙舞爪地朝场中扑去。

    “上!”

    趁冷依依四人稍稍愣神的功夫,洵溱突然一声喝令,阿保鲁瞬间会意,可还不等他出手,早已按捺不住的汤聪,却已抢先飞出。

    汤聪凭借过人的轻功,宛若离弦之箭一般,在半空中留下一串模糊的身影,终于抢在司空竹将柳寻衣的脑袋拍碎之前,先一步出手将柳寻衣从生死边缘拽了出来。

    即便如此,司空竹迅如闪电的一掌,仍旧擦着柳寻衣的额头滑了出去。虽未伤及要害,但刚猛强悍的掌力,依旧将柳寻衣的脑袋震的一阵发木,前额的一块头皮连带着几缕头发,一起被司空竹的掌风搓下,露出一片血肉模糊的殷红。

    瞬息之间,柳寻衣刚刚所在的地方,青石方砖已被司空竹一掌碎成齑粉。

    若非汤聪出手及时,依司空竹的掌力,必将柳寻衣的脑袋拍成烂泥。

    “林方大,回来!”

    此刻,对于洛天瑾的命令,林方大却置若罔闻。他一意孤行地冲到柳寻衣和汤聪身旁,手持钢刀,如一只护犊的野兽似的,恶狠狠地瞪着冷依依四人。

    林方大无视众人诧异的目光,不惧冷依依四人的恐怖气势,咬牙切齿地怒吼道:“想杀我兄弟,那就先从我林方大的尸体上踏过去!”

    “还有我!”汤聪不甘示弱,抽出宝剑,满脸狠戾地站在林方大身旁,二人一起将劫后余生的柳寻衣死死护在身后。

    见到这一幕,本欲挺身而出的阿保鲁,却又被洵溱突然拦住。她一言不发地轻轻摇了摇头,以示静观其变。

    场中,冷依依毫不犹豫地将冰心剑直指林方大,凝声道:“你二人休要找死!”

    “脑袋掉了不过碗大个疤,死有何惧?”

    刚才,林方大是一时性急,方才不计后果地意气用事。此时,他已渐渐冷静下来,面对四位一等一的高手,若说不紧张,那是假的。

    不过事已至此,林方大再无退路可言,唯有硬着头皮,一抗到底。

    “洛府主!”金复羽将别有深意的目光投向洛天瑾,似笑非笑地问道,“不知这是何意?”

    先有柳寻衣一意孤行,后有林方大、汤聪抗命不遵。

    贤王府一而再、再而三地闹出这种荒唐事,令洛天瑾感觉威严不在,颜面无光,因此脸色阴沉的有些吓人。

    “林方大、汤聪,你们干什么?”邓长川怒斥道,“目无尊长,毫无规矩,看我日后如何收拾你们?马上给我滚回来!”

    “五爷,寻衣是我的结拜兄弟,我们发过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林方大满眼愤慨地说道,“如今兄弟有难,我这个做大哥的,岂能见死不救?”

    “救?”黄玉郎冷哼道,“就凭你那三脚猫的功夫,救得了他吗?”

    “救不了,那也要救!”

    此刻,林方大俨然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

    他不顾众人鄙夷的眼神,一字一句地说道:“我林方大是个粗人,脑袋笨,武功也不济,比不了在场的各路英雄。大道理我不懂,但我知道,既然这辈子做了兄弟,那就要活一起活,要死一起死!不管救得了,还是救不了,做大哥的必须挡在兄弟前边,就算是死,也得是我先死!”

    说罢,林方大转头看向惊魂未定的柳寻衣,咧嘴笑道:“寻衣,大哥没本事,自知今天无法从他们四个手里,救下你的性命,是大哥对你不住,希望你别怪我……稍后大哥先走一步,我活着不能救你出水火,死后便替你去探一探黄泉路,也好让你走的稳当些。嘿嘿……”

    “算我一个!咱们黄泉路上做个伴儿。嘿嘿……”

    其实,汤聪心里有些胆怯,但形势逼人,他最终选择舍生取义,倒也不失为一条铁骨铮铮的汉子。

    “大哥、汤聪……”

    稍稍稳定心神的柳寻衣,先用内力将刺入穴道的银针一一逼出,而后强忍着伤口的剧痛,咬牙站起身来。

    柳寻衣一手拎着宝剑,一手搭在林方大的肩头,轻笑道:“我本以为江湖道义只是一场欺世盗名的骗局,但现在看来,是我又错了……你们对我的情义山高海阔,只可惜……我只能来世再报答你们了……”

    “寻衣!”

    “门主……”

    “下去吧!”柳寻衣深吸一口气,似是在努力平息自己的气息,微微摆手道,“我不会让你们陪着我白白送死,今日的一切,皆是我咎由自取,与你们无关!”

    “不……”

    “冥顽不灵,那你们就一起死吧!”

    不等林方大反驳,秦天九突然冷笑一声,随之短刀自掌中一翻,寒光乍现,倏忽间已掠至猝不及防的林方大面前。锋利的刀尖直取林方大的心窝,速度之快,令其毫无闪转的余地。

    “大哥小心!”

    危急之际,柳寻衣的眼神骤然一变。他左手将林方大拽至身后,同时右手出剑,笔直地迎上呼啸而至的刀锋。

    “门主,我……”

    “汤聪,带他走!”

    神色慌张的汤聪话未出口,柳寻衣却抢先催促一声,随之挥剑与秦天九战成一团。

    此刻,林方大的脸上涌现着一股滔天之怒。他本想出手助柳寻衣一臂之力,却不料司空竹竟突然挡住他的去路。

    “念及洛府主的情面,老夫不想为难你们,休要得寸进尺,不识好歹。”

    “老匹夫,你……”

    “汤聪,你还在等什么?”

    突然,柳寻衣迫在眉睫的怒吼再度传来:“莫非连你也要和我作对?”

    汤聪内心挣扎,神情犹豫。踌躇再三,终于将心一横,死死拽住叫骂不止的林方大,快步朝场下走去。

    “汤聪,你他妈放开我!”

    林方大心系柳寻衣的安危,因此对于汤聪的阻拦大为光火,破口大骂道:“寻衣要是出了什么事,老子定活剥了你的皮……放开!放开我!”

    “门主有令,我不能让你去白白送死……”汤聪拦腰抱住林方大,任由他的拳头如雨点般砸在自己身上,汤聪仍咬牙坚持,宁死不肯松手。

    与此同时,汤聪见到再一次陷入重围,苦苦挣扎的柳寻衣,顿时百感交集,悲从中来,眼泪更是忍不住地滚落下来。

    “门主,都是汤聪无能,是我对不起你……”

    对此,众人无不暗自叹息,但谁也没有多言。

    规矩就是规矩,江湖中人一言九鼎,岂能出尔反尔?

    “放开我!再打下去,寻衣他必死无疑……”

    “柳寻衣今天死不了!”

    就在战局即将陷入绝境之际,一道清冷的声音陡然自半空传来。

    紧接着,一道迅若闪电的白色身影,自半空一闪而出,在彤云疾风的加持下,转眼掠至武场之中。

    与此同时,一把寒光璀璨的无情剑应声出鞘,在替柳寻衣扫落唐钰的一道暗器之后,转而又替他挡下冷依依的偷袭。

    电光火石间之间,冷依依四人收招而退,白衣人则轻盈地落在柳寻衣身旁。

    来人神情冷漠,姿态孤傲,正是“无情剑客”唐阿富。

    “你?你……最终还是来了。”

    唐阿富的出现,令柳寻衣先是一愣,随之如释重负般暗松了一口气。

    “柳寻衣,你真的不怕死?若我再晚来一步,恐怕只能替你收尸了。”唐阿富淡淡地说道,“你要的人,我给你带来了。虽然不是伏杀陈雍之人,但与凶手却是一丘之貉。因此从现在开始,你我之间的债一笔勾销,两不相欠!”

    “昨夜,龙羽告诉我,有人在半路劫走胡马帮的三位档头,当时我就猜到,那个人一定是你。”

    柳寻衣脸色发白,满头冷汗,双眼迷离,似乎疲惫至极。说话更是有气无力,宛若一个命不久矣的病秧子。

    “他是……‘无情剑客’唐阿富?”

    此刻,场中已有不少人识破唐阿富的身份。伴随着一声呼喊,鸦雀无声的武场顿时变的热闹起来。

    “唐阿富?他不是绝情谷的人吗?为何会出现在这儿?”

    “真是好大的胆子!今天有武林各派的掌门人在此,他竟还敢露面?难道就不怕有来无回?”

    “此人乃异教弟子,他为何要救柳寻衣?”

    “说不定……柳寻衣和绝情谷暗中勾结,所以今天才会故意上演一出好戏。”

    “他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无论目的是什么,肯定没安好心!”

    ……

    一时间,众人无不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场中一片喧哗,各派弟子议论纷纷,各自揣测着唐阿富出现的目的,以及他和柳寻衣的关系。

    “唐阿富?”洛天瑾眉头一皱,沉声道,“你来作甚?”

    清风附和道:“今日在场的皆是武林正派,你身为异教弟子,岂敢冒然现身?”

    “绝情谷曾斩杀我两名青城派弟子,你今天既然来了,便一并给个交代吧!”左弘轩冷喝道。

    此言一出,武场中又是一片沸腾。

    绝情谷身为武林四大异教之一,多年来与这些名门正派之间,或多或少积攒了一些矛盾。

    昔日,绝情谷弟子皆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今天,唐阿富竟敢堂而皇之地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自然会引起众人的讨伐。

    “唐阿富,你今日来此究竟是何目的?还不从实招来!”

    “不错!你与柳寻衣又有何关系?你来秦府,可是为了救他?”

    “我对你们的恩怨不感兴趣,和柳寻衣也毫无关系。唐某今日来此,乃是受人之托。”唐阿富对众人的怨气视若无睹,仍目无表情地冷冷说道,“有个人想和你们说几句话,待你们听完之后,再议不迟。”

    “何人?”

    “桃花婆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