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三百一十三章 :天山乱局(二)  血蓑衣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苏禾?”柳寻衣大惊,追问道,“苏大哥的伤势痊愈了?”

    “八月初二,苏禾险些丢了性命,重伤岂能轻易痊愈?”洵溱摇头道,“据我所知,苏禾是被人抬来西域的。”

    “抬来西域?”柳寻衣越听越糊涂,“苏大哥伤势未愈,不安心在漠北修养,为何千里迢迢而来?”

    “你说为何?”洵溱不答反问。

    “难道……”柳寻衣的声音戛然而止,同时眼中布满凝重之意,沉思片刻,方才喃喃自语道,“难道颜无极对玉龙宫仍不死心?”

    “除此之外,别无他想。”洵溱不可置否地回道,“蒙古人去年来此招安,结果弄的死的死、伤的伤,可谓狼狈之极。但颜无极从未放弃拉拢玉龙宫,他知道苏禾曾在任无涯面前留下极深的印象,故而今年再派苏禾来访,其真正用意不言而喻,路人皆知。”

    “苏大哥是位英雄,他此番枉顾性命,甘心冒着舟车劳顿,寒风凛冽之苦负伤而来,想必对任无涯也是一种极大的触动。”柳寻衣呢喃道,“颜无极老谋深算,他非但与龙象山在暗中勾结,同时也没有放弃拉拢玉龙宫,替自己多留一条后路。只可怜苏大哥,身负重伤仍要饱受颠沛之苦。”

    “苏禾对蒙古朝廷忠心耿耿,你情我愿的事情,有何可怜?”洵溱不以为意地说道,“反倒是你,比苏禾更可怜百倍、千倍。”

    “我?”

    柳寻衣稍稍一愣,当他欲要追问时,突然看到洵溱那双别有深意的明眸,心中顿时了然一切。万千疑虑顷刻间烟消云散,终究化作一抹苦笑,算是回应。

    “眼下情形如何?”汤聪不明所以,满脸好奇。

    洵溱道:“数日前,我以北贤王和少秦王的名义,向金麟旗主丁傲呈上拜帖。”

    “如此甚好!有此拜帖,任无涯断不会对我们视而不见。”柳寻衣暗松一口气,转而问道,“你可知金剑坞的人在哪儿?苏大哥又在哪儿?”

    “不清楚,料想应在天山附近,想必他们也已送上拜帖。”洵溱揣测道,“直至今日,玉龙宫尚未发出任何消息,想来任无涯还在犹豫之中。”

    柳寻衣点头道:“下定决心谈何容易?这种事,稍有不慎便会坠入万劫不复之地,换做是我,也不会轻易表态。任无涯谨言慎行,省愆寡过,多年来玉龙宫一直稳扎稳打,步步为营,靠的就是谨小慎微,三思后断。此次抉择,极有可能决定玉龙宫未来的命运,任无涯的毕生所愿是入主中原,一统江湖。眼下时机已到,他定会深思熟虑,再做决断。”

    “如果运气好,大家或能全身而退。如果运气不好,任无涯说不定会亲近一家,随手除掉另外两家,以示诚意。”洵溱戏谑道,“说不定,我们皆会命丧于此。”

    洵溱此话,令汤聪、廖氏兄弟的脸色顿时变的难看起来。

    见状,阿保鲁轻蔑道:“若是怕死,不如趁早回家吃奶!”

    “谁怕死?”汤聪不服气地呛声道,“怕死不是好汉!”

    阿保鲁嘲讽道:“既然不怕,你为何面如死灰?”

    “我……”

    “够了!”不等汤聪争辩,柳寻衣突然轻喝道,“无论任无涯如何选择,他都不会除掉另外两家。”

    “为何?”汤聪和阿保鲁异口同声。

    “任无涯老奸巨猾,处处算计,既要彰显自己的实力,又要保存自己的价值。养寇自重,正是此理。”

    “还有一事。”洵溱突然插话道,“你可知金剑坞此番派谁前来?”

    “谁?”

    “宋玉……”

    “金剑坞四大高手之一的‘神算子’?”柳寻衣心不在焉地回道,“此人我曾见过,虽然颇有心机,却并非三头六臂。你曾告诉我,宋玉和曹钦暗通,一起从陆家骗走莫岑手上的‘惊风化雨图’。其实,他和我一样,最终只得到一份赝品。”

    柳寻衣的最后一句话意味深长,俨然有意试探洵溱的反应。

    却不料,洵溱既不辩解,也不驳斥,而是佯装没有听懂似的,径自说道:“昔日,金剑坞和玉龙宫暗中来往,皆由宋玉一人操持。因此,玉龙宫上上下下对他都颇为熟悉。金复羽派此人前来,是想让他以熟卖熟,充当说客。毕竟,在名义上金剑坞和玉龙宫早已是相濡以沫,同甘共苦。此次若非少秦王出面,只怕洛府主连玉龙宫的大门都进不去。”

    “言下之意,北贤王还要多谢你们?”柳寻衣对洵溱的装聋作哑颇为不满,故而语气变的有些生硬。

    “不必客气。”洵溱倒是来者不拒,含笑道,“既然洛府主是少秦王的朋友,我们自当义无反顾地鼎力支持。我们和玉龙宫的关系,是少秦王苦心经营多年的结果。正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如今能帮到你们,也算有所回报。”

    “你……”

    柳寻衣早知洵溱伶牙俐齿,能言善辩,却不料她竟还是个油盐不进的主。本欲发作,但转念一想自己的身份,气焰顿时萎靡几分,轻哼道:“少秦王的慷慨,我等有目共睹,不劳洵溱姑娘提醒。”

    “你若不问,我断不会主动提醒。”洵溱顺水推舟,故作无辜。

    柳寻衣胸中如堵,好生憋屈,抱怨道:“洵溱姑娘有话但讲无妨,何必阴阳怪气?”

    “本想扳回一城,结果却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你可怪不了我?”洵溱直言不讳地讥讽道,“你若心平气和,虚心受教,我岂会无事生非,故意刁难?分明是你自讨苦吃……”

    柳寻衣错愕道:“明明是你顾左右而言他,怎成了我自讨苦吃?”

    “难道不是吗?”洵溱得理不饶人,倔强道,“本是你们耽搁一日,我没怪你已是礼让三分。你却不知好歹,指桑骂槐,还不是故意找茬?”

    “我……”

    “我什么我?谁让你不顺心你去找谁,休要在我面前故作惆怅!”

    “你……”

    “你什么你?难道我说的不对吗?刚才故作推让,之后又屡屡试探,现在又装模作样,一刻三变,柳寻衣,你简直比女人还善变!”

    被洵溱“教训”的哑口无言,柳寻衣气的脸色涨红,七窍生烟。索性冷哼一声,转过身去不再理会。

    看着愤愤不平的柳寻衣,以及喋喋不休的洵溱,汤聪等人在这一刻恍惚觉的,他们不像在争论正事,反而更像是小两口儿在因为鸡毛蒜皮的琐事拌嘴。

    “门主,洵溱姑娘,你们这是怎么了?”汤聪一脸尴尬地陪笑道,“刚才还有说有笑,怎么突然就……吵起来了?”

    闻听此言,柳寻衣的神色微微一变,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迅速将脸上的怒意散去,转而朝洵溱拱手一拜,赔罪道:“洵溱姑娘,我……”

    “不必解释,我知你心思。”洵溱打断道,“不过我要提醒你,不管脚下的路有多难走,都是你自己选的,没人逼你!”

    洵溱话中有话,其中深意也只有柳寻衣能听的真切。至于汤聪、廖氏兄弟,则是一头雾水,全然不知所云。

    “你教训的是。”柳寻衣长出一口浊气,叹息道,“如今,路已在脚下,由不得我不走。”

    “知道就好!”洵溱变脸的速度,一点也不比柳寻衣慢。刚刚的冷若冰霜,瞬间已变成风轻云淡。

    她轻抿一口茶水,又道:“此次,金剑坞除宋玉之外,还派了另一个人,一个比宋玉凶险十倍的高手。”

    闻言,柳寻衣精神一振,复杂的思绪登时被他抛到九霄云外,凝声道:“谁?”

    “简仲。”

    “简仲?”柳寻衣一愣,思索片刻,诧异道,“可是江湖人称‘九命无归’的简仲?”

    “九命无归?龙象榜第四位!”汤聪惊呼道,“在中原武林后进之中,武功排名仅次于陆庭湘,堪称高手中的高手。”

    “正是此人。”洵溱直言不讳地回道,“看来此人的名讳,在你们汉人之中早已是如雷贯耳,倒也省去我一番唇舌。”

    简仲的出身、经历极为传奇,说来倒与柳寻衣颇有几分渊源。

    其出身官宦之家,自幼习武,加之天赋异禀,十八岁便摘得武状元桂冠。皇帝敕封“从七品武功郎”,不久后前往阵前效力,勇猛无敌,屡建奇功,从骁骑校尉,一路升至前军副将,回朝后官拜“正五品武功大夫”。

    短短三年,连升数级,可谓仕途得意,前途无量。

    可惜天意弄人,正在简仲春风得意之时,东西府之争,引来朝廷巨变,皇上为稳定朝纲,不惜错杀一批文臣武将,以莫须有的罪名株连九族,其中便有简仲一家。

    简仲事先得到消息,于抄家之前亡命天涯,苟且偷生,勉强保住一条性命,而后数年杳无音信。

    直至三年前,皇上拨乱反正,为其平反,简仲被免去通缉要犯之名,敢以真面目示天下人。

    只不过,此时的简仲已不再是昔日的朝廷武官,而是摇身一变,成为江湖中赫赫有名的独行大侠,贺号“九命无归”,并被排入龙象榜第四位。

    传闻,简仲的绰号来自其亲身经历。他曾九次身陷囹圄,几成必死之局,但最终皆侥幸逃脱,故而取名“九命无归”。

    简仲的传奇经历,令他不仅仅擅长拳脚兵刃,更精通兵法谋略,故而在闯荡江湖时如鱼得水,游刃有余。后来他慢慢发现,江湖比庙堂更适合他这种人生存。

    今时今日的简仲,早已不再四处亡命,苟且偷生,而是在武林中声名鹊起,威震八方。

    令柳寻衣万般不解的是,简仲此人一向独来独往,今日为何会与宋玉勾结在一起?

    “你们不必如此惊讶。”洵溱似乎看出柳寻衣几人的困惑,直言道,“简仲是被金复羽请来的。为了请他出马,金复羽可是花费了不少心思。”

    “金剑坞不仅有四大高手,还有众多弟子,为何要请一个外人援手?”柳寻衣听的愈发糊涂,啧啧称奇道,“莫非金复羽另有打算?想对付什么人,却又不愿亲自动手?”

    “你猜对了!”洵溱婉儿一笑,故作神秘地说道,“据我查探,金复羽之所以力邀简仲,正是为了对付一个人。”

    “何人?”

    “你,柳寻衣!”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