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三百七十九章 :此情可待(三)  血蓑衣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瑾哥,对一个男人来说,女人只是他生命中的一部分。但对一个女人来说,心爱的男人则是她的一切。男人可以为爱付出自己的生命,而女人可以为爱付出自己的灵魂。这是男人与女人之间的区别,也是你与滕柔之间的区别。”

    “夫人,你对我……亦是如此吗?”

    “是!为了你,我可以付出一切,甚至是自己的尊严。”

    “夫人……”

    “嘘!瑾哥,我知道你心底深处的女人并不是我。但我不在乎,我只要现实的你、会说会笑的你、看得见摸得着的你。一生太短,我无暇感伤自己的得失,也无暇窥伺你的内心,只要你能陪在我身边,多一天,便是多一份幸福。”

    凌潇潇一番感人至深的肺腑之言,令洛天瑾眼圈泛红,潸然落泪。

    洛天瑾紧紧拥抱着凌潇潇,力道之大,似乎要将其揉进自己的身体。

    “潇潇,你为我生儿育女,而我却始终忘不了另一个女人。是我对你不住,让你受委屈了。”

    一句迟来的道歉,令凌潇潇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悲恸,双手紧紧攥着洛天瑾的衣袍,像个孩子般失声痛哭起来。

    “潇潇,我会用余生好好补偿你……”

    “不!”凌潇潇突然抬头,梨花带雨地凝视着洛天瑾,摇头道,“你只要答应我一件事,我便无怨无悔。”

    “莫说一件,就算十件、百件我也绝无不从。”洛天瑾正色道,“只要你说出口,我一定答应你。”

    “真的?”

    “字字无虚!”

    “那好!”凌潇潇破涕为笑,道,“我要你答应我,无论日后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能弃我而去。”

    洛天瑾一愣,转念之间已明白凌潇潇话中的深意,重重点头道:“我答应你,无论日后发生任何事,我洛天瑾绝不会离开你凌潇潇。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直到百年。”

    “一言为定!”

    此刻,凌潇潇竟像一个懵懂稚嫩的少女,煞有介事地举起手掌,欲与洛天瑾击掌为誓。

    “一言为定!”

    洛天瑾毅然决然地举起右手,与凌潇潇掌心相对。伴随着一道清脆的击掌声,洛天瑾顺势将凌潇潇的玉手紧紧攥住,与其五指相扣,在凌潇潇一声又羞又喜的惊呼下,洛天瑾温柔一笑,将其拦腰抱起,转身步入寝室。

    与此同时,书案上微微摇曳的一缕烛火,亦如具有灵性般飘忽几下,随之悄然湮灭。

    云雨无言,黎明将至。

    披头散发的凌潇潇如小家碧玉般静静依偎在洛天瑾的胸膛,一根纤纤玉指轻轻绕动着洛天瑾的发丝,脸上洋溢着一抹润而无声的幸福之意。

    “夫人,我已收柳寻衣为徒。”此刻,洛天瑾的语气中少了几分波澜,多了一丝平静,“你意如何?”

    “想好了?”凌潇潇似乎对此早有预料,因此并不惊奇,柔声道,“也好!日后家里多个自己人,做事方便一些。”

    “此子文武双全,德才兼备,假以时日必成大器。有他辅佐轩儿、照顾语儿,我也能放心一些。”洛天瑾眼中含笑,而后话锋一转,又道,“你们此去武当,语儿……可有什么变化?”

    “你想问语儿对柳寻衣的感情吧?”凌潇潇抿嘴笑道,“我曾试探过几次,但她一直刻意回避,因而她究竟是何心思……我也猜不透。”

    “小女儿之心,犹如海底之针,实在难以琢磨?”洛天瑾轻叹道,“连你这做娘的都试探不出,我这做爹的更是束手无策。夫人,你要寻机和语儿细细相谈一番。告诉她,如果她真的认准柳寻衣,为父愿亲自出马促成他们的好事。”

    “真不知道柳寻衣究竟有什么好?竟将你们父女迷的‘神魂颠倒’。”凌潇潇故作嗔怒道,“依我之见,不是女儿认准他这个夫君,而是你认准他这个女婿。”

    “哈哈……”洛天瑾爽朗一笑,戏谑道,“若能得此良婿,也是我洛天瑾的一份福气。”

    “不过……我看柳寻衣对语儿似乎只有兄妹之义,并无男女之情。”凌潇潇迟疑道,“反而那位洵溱姑娘,倒是时常与他‘打情骂俏’,像一对儿欢喜冤家似的。我见他们经常一起出出入入,整日朝夕相处,难免日久生情。”

    “不会的。”洛天瑾摇头道,“洵溱与柳寻衣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实不相瞒,我曾让柳寻衣密切监视洵溱的一举一动,以防她暗存异心。与此同时,我也曾秘密嘱托洵溱,让她替我暗中盯着柳寻衣,并伺机探清柳寻衣的底细。因此,他们在一起看似欢声笑语,相处融洽,实则貌合神离,各怀鬼胎,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

    “这倒是。”凌潇潇话中有话地应道,“男人似乎都不喜欢太聪明的女人。”

    “为何?”

    凌潇潇杏目一转,似笑非笑地调侃道:“比如你与滕柔之事,若放在洵溱身上,柳寻衣绝无欺瞒她二十几年的机会。”

    对此,洛天瑾只能讪讪一笑,亦不再多言。

    “瑾哥,爹嘱咐你,端午之日,定要将自己与绝情谷主的恩怨向天下英雄解释清楚,给正道同仁一个明明白白的交代。不知……此事你思虑的如何?”凌潇潇吞吞吐吐地说道,“眼下,距端午佳节已不足半月,风闻昆仑、崆峒、少林、武当皆已筹备动身赶来洛阳。”

    “岳丈大人所虑极是。”洛天瑾不可置否地应道,“此事若不能交代清楚,只怕我日后难以在武林立足。既然少林有此怀疑,想必其他门派也定然心存疑虑,只是不敢说出口罢了。”

    “爹已向少林承诺,你与绝情谷主毫无瓜葛……”言至于此,凌潇潇不禁面露难色,忐忑道,“可你既然已经认定绝情谷主便是昔日的滕柔,此事又该如何收场?”

    洛天瑾剑眉轻挑,反问道:“夫人何意?”

    “你若执意撇清自己与绝情谷主的关系,岂不是又伤她一次?”凌潇潇踌躇道,“但你若不肯澄清,江湖中势必流言四起。到时,武林诸派为求明哲保身,必将与我们划清界限。如此一来,九月初九的武林大会……瑾哥又该如何应对?”

    “事已至此,我还可以选择吗?”洛天瑾神情一暗,苦笑道,“我若不撇清自己与她的关系,日后倒霉的人绝非我一个,更会牵连到你和轩儿、语儿,乃至整个贤王府,甚至连武当也……唉!”

    “瑾哥的意思是……”凌潇潇的眼中涌现着一抹难以名状的激动之色,将信将疑道,“你愿为我们放弃滕柔?”

    洛天瑾脸上的肌肉微微抖动,似是内心经历着剧烈挣扎。许久之后,方才强颜欢笑,轻轻点头。虽未多言,但他此刻绽露出的僵硬笑容,却是满含辛酸与苦涩。

    “瑾哥不必担忧,只要你肯开口澄清,爹必会鼎力相助,替你游说天下英雄,让你在武林大会召开之前再无后顾之忧。”凌潇潇轻声安抚,随之眼神一暗,低声道,“只不过,武林大会之后……”

    “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夫人不必替我担心。”凌潇潇话未说完,洛天瑾已颇为不耐地打断道,“如有必要,我会亲自出手……对付绝情谷。”

    凌潇潇眼神复杂地望着洛天瑾,叹息道:“瑾哥,让你一而再、再而三地伤害一个深爱自己的女人,真是难为你了。若真有那一天,我希望你能放滕姑娘一马,千万不要赶尽杀绝。”

    洛天瑾稍稍一愣,好奇道:“为何?”

    “因为我也是女人,我也深爱着一个男人。”

    凌潇潇的话如刀似剑,直插洛天瑾心底最柔软的地方,令其五内如焚,痛如刀绞。

    “夫人,还有一事我想与你商议。”洛天瑾似乎不愿在萧芷柔的话题上多做纠缠,匆忙改口道,“是关于轩儿的终身大事。”

    “轩儿?”凌潇潇一怔,若有所思道,“轩儿的年纪已然不小,早到谈婚论嫁的时候。不知瑾哥有何打算?”

    “我想亲自为轩儿提一门亲事。”洛天瑾故作神秘。

    “是哪家的姑娘?”凌潇潇迫不及待地追问道,“品行如何?相貌如何?才学如何?与我们洛家是否门当户对?”

    洛天瑾故作沉思,煞有介事地回答道:“此女出身大户,品行端庄,相貌出众,才学也不错。最重要的是,她的家世与我们绝对算门当户对。”

    “哦?”凌潇潇眼前一亮,顿时来了兴趣,忙道,“瑾哥休卖关子,快告诉我是哪家的姑娘?我就轩儿一个宝贝儿子,一直视若珍宝,岂能轻易婚配?为娘的自然要替他把把关。”

    “哈哈……”洛天瑾放声大笑,继而伸手在凌潇潇的鼻尖上轻轻一点,在她那羞涩幽怨的目光下,不紧不慢地说道,“我为轩儿物色的人选,乃是崆峒派掌门人钟离木的独生爱女,钟离婉莹。不知夫人意下如何?”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