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百四十一章 :湘西故人(一)  血蓑衣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全部退下!”

    房间内,云追月将司无道等人统统喝退。

    “阿富!”萧芷柔目无表情地吩咐道,“出去等我。”

    “可是他……”

    “不必担心!”萧芷柔明白唐阿富的心思,淡然道,“云圣主与为师是老朋友,他不会害我。”

    闻言,云追月的双瞳猛然一缩,似是内心十分激荡,苦涩道:“为了你,我可以连自己的命都不要。当年如此,今日如此,未来亦如此。”

    唐阿富只知萧芷柔与云追月是青梅竹马,却不知二人究竟有何渊源,当下心生错愕,暗暗揣度着二人的关系。

    “谷主,我在门外候着!”

    唐阿富留下一句别有深意的回答,再深深看了一眼一门心思尽在萧芷柔身上的云追月,转而快步退出房间。

    片刻之后,房中只剩萧芷柔与云追月二人,气氛渐渐变的有些微妙。

    此刻,云追月一改平日镇定从容的模样,呆呆地站在萧芷柔面前,在她那双波光粼粼的美目注视下,竟如一个手足无措的孩子,不知是激动还是紧张,他下意识地搓动着双手,身体情不自禁地微微颤抖起来。

    “柔儿,我……”

    话未出口,云追月突然喉头一紧,竟是紧张地说不出话来。一双浑浊不堪的眼中,不知何时已蒙上一层激动的泪光。

    “你……真的是杜襄?”

    萧芷柔难以置信地上下打量着忐忑不安的云追月,眼中布满惊奇。

    “是。”

    似是被萧芷柔的反应所惊醒,云追月先是一愣,而后低头自我审视一番,不禁惨然一笑,又道:“二十多年过去,你依旧风姿绰约,宛若仙人,简直和当年一模一样。再看我这副丑态,与你站在一起……不!我已经不配和你站在一起,我……早已不是当年的杜襄。”

    昔日的杜襄,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威风凛凛,相貌堂堂。与今时今日脸戴面具,身裹黑袍,双目浑浊,嗓音嘶哑的云追月,简直云泥之别,判若天地。

    “为什么?”萧芷柔诧异道,“当年,我派人去腾族找你,可他们说你早已离开湘西。这些年,我一直四处打探你的消息,却始终杳无音信。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当年你被情所困,纵身跃下万丈深渊,令我心灰意冷,整日借酒消愁。”云追月回忆道,“那时,我心里最恨的人有两个,一个是洛天瑾,第二个便是义父。”

    萧芷柔黛眉一蹙,迟疑道:“你说的是……我爹?”

    “是!”云追月沉声道,“我恨他有眼无珠,错信洛天瑾那个畜生。怨他为何要用瑶台比武的方式,决定你的终身幸福。你被洛天瑾所骗,义父难辞其咎。自你离开之后,我与义父的关系大不如前,几乎形同陌路。一日醉酒,我与义父大吵一架。那时,义父因你的‘死’而变的十分暴躁,因此在一怒之下将我逐出湘西。”

    一提起腾三石,萧芷柔不禁一阵心痛,呢喃道:“你不该怨恨我爹,当年千错万错都是我一人之错,与爹无关。他老人家……是被我这个女儿所累……”

    “不!”云追月狞声道,“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你可知当年瑶台之战,重伤初愈的洛天瑾为何能打败我?”

    萧芷柔一愣,茫然道:“为何?”

    “因为义父在暗中帮他!”云追月痛心疾首,每每提及此事都恨的咬牙切齿,“义父非但亲自指点他的武功,赠极元丹助他突破内力瓶颈,而且还偷偷将我的弱点告诉他。若非如此,我岂能输给姓洛的?”

    言至于此,云追月的双眼已然变的通红,怒吼道:“我是他的义子,与他朝夕相处十几年,最终却比不过一个外人?当我得知真相后,岂能不寒心?岂能不怨他?”

    云追月的一番话,令萧芷柔五味陈杂,百感千愁。虽然她不知道事情的经过,但却理解一向恪守规矩的腾三石,为何突然变的如此不公?

    原因只有一个,便是爱女心切。

    当年,腾三石知道女儿心爱的男人是洛天瑾,而他举办“瑶台比武”,只为顾忌云追月的心情和颜面,却从未打算让自己的宝贝女儿嫁给一个自己不爱的人。

    缘由如此,腾三石才会破坏规矩,暗中助洛天瑾一臂之力。此事,与其说腾三石偏袒一个外人,不如说他偏袒自己的女儿。

    当年之事,早已过去二十几个春秋。孰是孰非,对今天的萧芷柔来说皆已不再重要,就算分清对错,萧芷柔也不会变回滕柔,云追月同样不会变回杜襄。

    因此,面对云追月的偏执和愤怒,萧芷柔并未解释,也无意解释。

    “然后你便加入龙象山?”

    “是!”云追月平复情绪,缓缓点头,“你跳崖之后,义父不肯举腾族之力替你报仇雪恨,只说一些‘大局为重’、‘以和为贵’的借口和托词。自那之后,我恨透满口仁义道德的名门正派,于是拜入龙象山,誓要与那些名门正派,虚伪君子水火不容,不死不休。前任圣主对我十分器重,可惜天不假年。在我加入龙象山的第六年,他因练功走火入魔而命归西天。他在临死前,不顾众人的反对,执意将圣主之位传给我,对我可谓恩重如山。在我即位龙象山圣主时,依规矩改名易姓。随祖师爷云泓一的姓氏,改名‘云追月’。”

    云追月猛然抬头,紧紧盯着若有所思的萧芷柔,激动道:“柔儿,你可知我为何改名‘追月’?”

    “为何?”

    “因为你!”云追月正色道,“你的名字叫滕柔,‘腾’字半边是‘月’。追月,便是追你。我愿穷尽一生一世……不!是生生世世地追你。我对你的心,从始至终都未曾改变……”

    “够了!”

    萧芷柔突然打断云追月的倾诉,蓦然转身道:“过去的事不必再提!”

    “为什么?”云追月心有不甘地追问道,“难道你心里……还忘不了那个负心人?”

    “当然不是!”萧芷柔极口否认,“如今,我对姓洛的只有恨,无穷无尽的恨!”

    “那……”

    “说说你吧!”不等云追月寻根问底,萧芷柔赶忙转移话题,“刚刚我简直认不出你。”

    云追月闻言一怔,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自己脸上的面具,苦涩道:“祖师云泓一在世时,曾立下一条铁律,龙象山历代圣主在即位之前,皆要历经“三换”之关。即‘换名’、‘换身’、‘换魂’,如此方能继任圣主之位。其中,换名是摒弃本来姓名,以“云”为姓,重取一名,以示脱胎换骨,二世为人。换魂则是忘却以往的一切善恶对错、是非曲直,一心只为龙象山万古长青,生生不息,为此不惜成佛成魔,亦正亦邪。”

    “那换身是……”

    “换身……”此刻,云追月的声音变的有些颤抖,似是内心极不情愿提及此事,“新任圣主在即位前,要净身入池,浸泡一夜,提升功力。”

    “入池?”

    “龙象山的血池。”云追月道,“一入血池,身体发肤皆会溃烂烧毁,同时内力将会突破自身桎梏。待出浴时,必定功力大涨,同时全身上下也会烂如腐肉,面目……全非。”

    “嘶!”

    云追月此言骇人听闻,令萧芷柔听的心惊胆战,震惊不已。

    “所以你……”

    “不错!”云追月咬牙切齿地说道,“为坐上龙象山圣主的宝座,我不惜变成今日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丑陋模样。”

    说罢,云追月的手指在面具上轻划而过,自嘲道:“我当了多少年龙象山圣主,这张面具便戴了多少年。”

    似是感受到萧芷柔内心的波动,云追月故作轻松道:“过去的事,不提也罢。”

    萧芷柔神色一暗,迟疑道:“那……你何时知道我还活着?”

    “从你创立绝情谷开始。”云追月笑道,“当我第一次听说‘绝情谷’和‘萧芷柔’时,便知老天有眼,你大难不死,萧芷柔便是滕柔。”

    “你……”

    “不必惊奇,江湖中没有任何事能瞒过龙象山的耳目。”云追月道,“就连你徒儿唐阿富在龙象榜上的位置,都是我钦定的。”

    “既然你知道我没死,为何不来找我?”

    “你大难不死,为何不回腾族?”

    “这……”

    彼此对视,无需多言,二人已心照不宣。

    “我知道,历经当年之事,你我都不想再与过去的自己有半点牵连。”萧芷柔话中有话,颇为伤感,“但有些事可以随心所欲,有些事却永远无法遮掩。”

    “你想说什么?”云追月眼皮一抖,反问道,“什么事无法遮掩?”

    “这个,便是你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掩盖的事!”

    话音未落,萧芷柔已将自己的玉手在云追月面前缓缓摊开。

    掌心之中,赫然是一对儿龙凤玉坠。

    此刻,萧芷柔脸上的感慨之意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抹前所未有的期待,甚至还参杂着一丝紧张。

    面对萧芷柔那双勾魂夺魄的动人美目,云追月一如当年那般如痴如醉,神思恍惚。当他看到萧芷柔掌心的龙凤玉坠时,眼中不禁闪过一抹苦涩之意。

    “柔儿,你……”

    “杜襄也好,云追月也罢。我当年托付给你的东西,是时候要回来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