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百四十五章 :不情之请  血蓑衣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砰、砰砰!”

    “进来!”

    伴随着洛天瑾的一声应答,房门应声而开,满面疑惑的柳寻衣小心翼翼地步入房中。

    此刻,夜色已深,华山上下一片宁静,别苑内亦是漆黑一片,唯有洛天瑾的房间依旧亮着一丝昏黄。

    “见过府主。”

    行至近前,柳寻衣毕恭毕敬地朝洛天瑾拱手一拜。定睛细瞧,赫然发现此时坐在书案后的洛天瑾,脸上竟写满疲惫之意。

    昔日,洛天瑾无不神采奕奕,生龙活虎,如今夜这般倦怠,却是极少见到。

    “坐。”

    洛天瑾用余光朝一旁的椅子轻轻一扫,漫不经心地说道:“这么晚找你,可否搅了你的清梦?”

    “谢府主!”柳寻衣也不推诿,转身入座,“实不相瞒,在下刚刚正与秦兄在房中闲谈,尚未歇息。”

    “秦苦加入贤王府的事,你办的不错。”洛天瑾称赞道,“若能留他在下三门照应,府里从此又多了一个自己人,必是如虎添翼,锦上添花。”

    “秦兄性情不羁,玩世不恭,能否留住他……还要看天意。”

    柳寻衣口中的“天意”,其实指洛天瑾能否夺下武林盟主之位。

    对此,洛天瑾心知肚明,却并未点破,只是微微一笑,权当回应。

    “府主这么晚将我找来,有何吩咐?”

    “自轩儿出事以后,我一直心神不宁,无暇旁顾。难得今夜空闲,故而想与你闲聊几句。”洛天瑾笑道,“为师教你的‘相思断魂剑’,近日练的如何?”

    闻言,柳寻衣神情一禀,正色道:“弟子谨遵师父之命,勤加练习,不敢有丝毫懈怠。”

    “练几招给我看。”

    “是!”

    话音未落,柳寻衣已拔剑出鞘,在不算宽敞的房间内缓缓起式,终而在洛天瑾若有似无地点头示意下,剑锋一横,肆意舞动起来。

    剑影交叠,银龙浮潜,忽快忽慢,忽进忽退。无极剑在柳寻衣手中,时而如蛟龙出海,气贯长虹。时而如清风拂云,静谧无声。

    柳寻衣身如灵狐,上下翻飞,无极剑仿佛具有灵魂一般,或掠如疾风,扫荡六合,或隐似鬼魅,一闪而过。

    一招一式皆游刃有余,信手拈来。“歘歘”声响不绝于耳,“嗡嗡”剑鸣纷至沓来。

    无数次,柳寻衣的剑尖距离洛天瑾的眼皮只有数寸之遥,但从始至终,洛天瑾一直稳如泰山,静静地坐在书案后巍然不动,任由剑锋疾驰,剑气激荡,他却连眼皮都未眨一下,依旧满面从容,神情自若地微笑观之。

    “接着!”

    突然,洛天瑾屈指一弹,一道凌厉的气劲登时将微微摇曳的烛火高高挑飞,烛芯如豆,在半空留下一串光影,快若闪电般朝柳寻衣射去。

    随着烛芯的抛飞,桌上的半截蜡烛瞬间湮灭,房间内变的昏暗无比,唯有掠空而过的指甲大小的一团“萤火”,在虚空中摇摇欲坠,奄奄将息。

    千钧一发之际,柳寻衣的眼神猛然一动,脚下轻点,飞跃而出,半空中剑出如电,银光乍现,与红彤彤的火芯交错而过。

    伴随着“叮”的一声轻响,徐徐燃烧的烛芯稳稳落在剑尖之上。

    “再接招!”

    不等柳寻衣暗松一口气,洛天瑾的左掌突然在桌上轻轻一拍,满满一杯茶水登时从杯中喷涌而出。

    与此同时,洛天瑾右手一甩,茶水瞬间化作一张密集交织的水网,朝剑尖上那屡“垂死挣扎”的火芯扑去。看那架势,誓要将最后一丝火种熄灭不可。

    “来得好!”

    柳寻衣赞叹一声,同时掣肘收剑,火芯随着剑尖向后疾退,堪堪躲过水网的覆盖。

    却不料,洛天瑾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一记掌风扑面而来,令本该洒落一地的茶水,突然逸散而开,宛若疾风骤雨般“噼噼啪啪”地朝火芯砸来。

    当柳寻衣欲要后退时,身体却狠狠撞到门框。房间狭窄,他已退无可退。

    万急之下,柳寻衣迅速稳定心神,目光在万千雨滴中一扫而过,剑舞轻盈,让几乎弱不可见的火芯在“狂风暴雨”中左摇右闪,上冲下俯,任由无数水滴“劈劈啪啪”地砸在冷冰冰的剑上,那缕火芯依旧在柳寻衣精妙而迅捷的剑术下,巧妙地躲过所有“偷袭”,得以残喘,未受丝毫波及。

    说时迟,那时快。眨眼间,火芯在柳寻衣的剑锋护送下,在铺天盖地的“狂风暴雨”中,化作一条迅如雷电的火蛇,于虚空织绘出一条千折百回的惊艳火线,最终金蝉脱壳,安然逃过一劫。

    “呼!”

    昏暗之中,一声轻响呼啸而至,剑锋疾指,几乎湮灭的火芯顺势飞出,不偏不倚地落在半截蜡烛上。

    须臾间,漆黑的房间渐渐恢复一丝光亮。

    “以静制动,谋而后定。静如处子,动如脱兔。”洛天瑾满意的笑声在烛火后缓缓传出,“好!甚好!极好!寻衣,短短数月,你已将‘相思断魂剑’练至此等境界,为师果然没看错人。”

    “府主谬赞,在下班门弄斧,献丑了!”柳寻衣收剑入鞘,一脸谦逊。

    洛天瑾挥手示意柳寻衣落座,教诲道:“人生在世,恰如刚刚那屡火芯,面对狂风暴雨在所难免,但最终是死是活却掌握在自己手中。有时候,明明已经湮灭,却仍能起死回生,引火重燃。”

    “府主教诲,在下谨记于心。”

    “寻衣,为师待你如何?”

    柳寻衣眉心一蹙,小心作答:“府主待我恩重如山,如再生父母。”

    “如果为师向你提个不情之请,你能否答应?”

    洛天瑾此言,令柳寻衣大惊失色,心中瞬间闪过无数念头,但由于猜不透洛天瑾的心思,故而不敢轻易接话。

    洛天瑾也不解释,而是话锋一转,莫名其妙地问道:“寻衣,你以为玉龙宫如何?任宫主又如何?”

    “这……”柳寻衣心中一动,试探道,“府主为何这么问?”

    “你可知,任宫主对你十分赏识。”洛天瑾笑道,“刚刚在我面前,他对你赞不绝口。”

    “是吗?”柳寻衣内心忐忑,但表面上仍故作镇定,干笑道,“任宫主太抬举我这个无名小卒了。”

    “岂止是抬举,简直是厚爱。”洛天瑾眉头一挑,目光别有深意地望着柳寻衣,似笑非笑地问道,“寻衣,如果我将你送于玉龙宫,以任宫主对你的赏识,你在玉龙宫的地位,与贤王府相比只高不低。不知,你意下如何?”

    “什么?”柳寻衣心中骇然,脸色骤变,忙道,“府主,此事万万使不得……”

    “别急!且听我把话说完。”洛天瑾摆手道,“眼下,贤王府和玉龙宫同坐一条船,两家唇齿相依,互为肝胆,即便我将你送给玉龙宫,你仍是贤王府的自家人。更何况,这样做能在任宫主面前表示诚意,从而得到玉龙宫的鼎力相助。仔细想想,其实亦无不可。”

    “府主!”

    柳寻衣听的心惊肉跳,此刻再也坐不住,“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满脸委屈地哀求道:“在下愿誓死追随府主,鞍前马后,万死不辞,还请府主不要赶我走。”

    见状,洛天瑾的眼底深处闪过一抹欣慰之意。他迅速起身,亲手将柳寻衣搀扶起来,解释道:“我并非赶你走,而是真心实意地求你帮贤王府度过这场浩劫。”

    “这……这是何意?”柳寻衣一头雾水,全然不知所云。

    “唉!”面对一脸茫然的柳寻衣,洛天瑾不禁发出一声沉沉的叹息,苦涩道,“实不相瞒,任无涯已向我提出条件,若想让他帮我,则必须割爱将你送于玉龙宫,并认其为义祖。与此同时,我还要当众宣布你与凝语的婚事,如此方能令任无涯安心。”

    “什么?”柳寻衣瞠目结舌,一阵语塞。

    “寻衣,你也知道贤王府眼下的处境,若非万不得已,我断不会以你为质。”洛天瑾一脸诚恳,眼中涌现出一抹愧疚之色,“只恨任无涯老奸巨猾,疑心太重,若不能安抚其心,他断不会全心全意地帮我们。寻衣,我知道此事唐突,但武林大会近在眼前,我实在……别无良策。”

    “可一旦达成此事,府主与任无涯的关系将彻底坐实。到时,府主如何向武林群雄交代?”

    “自古成王败寇,与其费尽唇舌向他们解释交代,不如以高屋建瓴之势,将他们打的心服口服。我若夺不下武林盟主,在他们面前无罪也是有罪,说再多也无用。我若夺下武林盟主,有罪也是无罪。到时,我说什么便是什么,谁敢在背后非议?”

    “府主,此事就算我肯答应,只怕凝语……”

    “语儿的心思,我再清楚不过。”一提起洛凝语,洛天瑾不禁面露温柔之色,轻笑道,“她对你可是一往情深。”

    “可是……”

    “不必可是。”洛天瑾打断道,“婚事可以从长计议,但武林大会却耽误不得。寻衣,为师向你保证,待我成为武林盟主,完成对任无涯的承诺后,定会设法将你讨回,绝不会弃你于不顾。因此,你在任无涯面前只需逢场作戏,赚他一个安心足矣。”

    柳寻衣错愕道:“为何偏偏是我?”

    “因为任无涯认准你是我的东床快婿。一旦我践行承诺,帮他在中原立足,相信他一定不会再攥着你不放。”

    言尽于此,柳寻衣已彻底明白洛天瑾的心意,更知道此事看似商议,实则洛天瑾早已下定决心,这件事他根本不能拒绝。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念及于此,柳寻衣不禁心生苦涩,却又无可奈何。

    见柳寻衣沉默不语,洛天瑾不禁暗生焦急,迟疑道:“寻衣,此事……”

    “府主不必再说,您的心意我已知晓。在下……愿以大局为重,转投玉龙宫,拜任无涯为义祖。”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