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三十四章 谁怕?不过烟雨任平生!  长城归来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李二兄,这方天地承平日久,早已陷入了危机...”

    听见了不远处传来的议论声,竹子下,李二循声望了去,是一位位面露嬉笑与傲然的权贵子弟们。

    这些权贵子弟全都是恭王府一脉,他们的祖辈是为人民、为国家流过血、杀过妖的,可此刻的他们身上的气质却显得格外浮夸。

    依稀间,李二似乎有些明白了江宏杰曾经嘱咐给他的一句话语。

    李二看见了金启年的视线,他也正看着自己,神情中满是焦急、歉意以及无奈...

    向轻轻颔首,随之就将视线转移至了他的那些兄长们,神情从容,气质洒脱而自在。

    被金启年称作三哥的少年,每天皱着,正要吩咐自己的教习将李二赶出去。

    可话还没说出口,书斋的木门被推了开来,他听见声音,也不管李二了,当即换了个神情,恭敬的向书斋内走出的清瘦中年施礼,喊了一句:“先生。”

    一位位王孙们,反应也都是如此,对于面前的先生表现出了极大的尊重。

    金启年脸上露出庆幸,摸了摸脑袋上的汗水,连忙微微躬身,喊道:“先生。”

    这位老师是府里专门从水木大学请来教导他们的,叫苪和玉,在燕京古文学领域有极高的威望。

    而古文学在高等级的武者中又极被看重,因为许多古代的典籍,入《道德经》《易经》《山海经》等,哪怕在今天都能给他们带来极大的好处、

    苪和玉一一点头致意,且没有因为身份的差距遗忘了王孙们的私教,哪怕是李二,他也给予了尊重的眼神。

    一众王孙们随着老师进了书斋,李二发现,有几位先天境界的私教也在最后走进了,猜测可能不禁止他们旁听,便也随之迈入。

    并不太顾及一个个恼怒的眼神,只到书斋的最后面就大咧的盘膝坐下了。

    “诸位应该都得知了不久前青山关内所发生的事件了吧?”

    先生站在教室前,环视了众人,随之沉声道。

    “先生。”

    金启元,就是那位三个哥在举手后,被示意站了起来。

    他看了看身周的堂兄堂弟们,声音提高了些便是道:“青山关守将卫离墨将军是我父亲的挚友。”

    “因此我有幸能够了解到更多的消息,不久前的那场战役十分悲壮...”

    听见青山关的字眼时,后排的李二不由挑了挑眉毛,只看戏似得看着眼前少年有些拙劣的表演。

    少年将一些惨烈的画面描述了出来,随后脸上露出佩服的表情:“索性天无绝人之路,我人族有大能无数,一代剑仙横空出世!”

    “说的不错,请你坐下吧。”

    先生点了点头,让他坐下:“老生常谈的人族当自强诸位作为王孙后代应当已经听腻了,我不在这多做强调。”

    “这次,我想给大家着重分析的是几首诗,几句悼词。”

    苪和玉先生边说着边从书篓中掏出了自己前晚写下的几幅毛笔字,将之挂在前方,又道:“这些全是网络上,一位网名叫‘孙行者’的网友所作。”

    “我觉得这些文字中所透露出的精神实在让我惊艳,让我叹服。”

    “我也希望,诸位能仔细的揣摩其中所流露的画面与意境。”

    龙飞凤舞的字体,第一幅字上赫然写着:“断头今日意如何?斗妖艰难百战多。此去泉台招旧部,锦旗十万斩阎罗!”

    第二幅字:“异乡人,你若到燕京。请转告那里的公民:我们阵亡此地,至死由恪守誓言!”

    第三幅字:“那个人在默默的注视着你,在你身边,保护你,他从未离开过。”

    第四幅字:“夫天下有大勇者,志不能测,刚不能制,猝然临之而不惊...”

    第五幅字:“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我在,则天下安之!”

    第六幅字:“今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

    从左至右,一幅幅字体看过去,每一段内容都表达着一种不同的胸怀。

    金启年、金启元,还有所有王孙都神情专注,神情动容。

    苪和玉先生开始为每一副字体做更深一层次的讲解,描述出它们诞生出的背景,描述出它们所透露出的希冀...

    下边,李二看似面无表情,内心实则却是有些惊异,从进屋起,这一桩桩却是都和他有关,不管是青山关的那个剑仙,还是马甲‘孙行者’。

    很快将心中的惊异撇去,随着苪和玉的讲解,李二脑海中的情绪都有被带回到了那场残酷的战争中。

    时间不断在流逝,不知何时起,书斋外开始下起了大雨,竹叶被风刮得簌簌作响。

    “不管是一位位武者、军人、将军,还是那位绝世剑仙,又或者笔名叫‘孙行者’的网友都是令人崇敬的。”

    许久后,先生的情绪渐渐舒缓,只听他一字一句的说道。

    “武者,就应当有这种大气魄!”

    三哥王启元眼眸中绽放出光芒,只听他憧憬的道:“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我在,则天下安之!”

    “好一个我在,则天下安之!”

    “三哥,我更喜欢最后的那句诗,十步杀一妖,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此去泉台招旧部,锦旗十万斩阎罗!这句诗才是大豪情!”

    ......

    先前对李二有多鄙夷,此刻,这些王孙们对那绝世剑仙,对那孙行者就有多崇拜,不断鼓吹着。

    “诸位,现在,大家也尝试着凝练梳理着自己的精神、意志,或此时的心情等,最后用一句短句,或作一首诗来表达出来。”

    苪和玉先生伸手压了压,待书斋安静下来后,才又是道。

    他走下书斋,给每个人发了几张宣纸、笔墨...

    哪怕是最后排的李二与另外两位教习也同样是如此。

    李二看了看窗外,随后又闭上了眼睛。

    在他的耳边是雨声,是风声,是叶子声......

    胸怀勃然开朗。

    抓起毛笔,便是写道: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书斋外,雨还在下,李二双眸有神,心境却也越发洒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