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三十二章 皋兰皙落  和光记事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君正殿内,一人高高在上,悠哉地坐着,下首两人面色苍白,气急败坏地站着。

    “我们已经答应那些条件了,陛下怎能临时变卦?”

    “朕说的是答应这些才有的谈,有说给你粮米?还是说,你好不容易进了殿,就只想谈这个?”

    予有穷浑身颤抖,气得说不出话来。

    “可以少你两件绝品,换皋兰盾和皙落笔。”君权展开两根手指,一字一顿,掷地有声。

    听到皋兰盾和皙落笔,予有穷瞬间不抖了,一股直冲天灵盖的冷意将他席卷,他想也不想就喝道:“那是,那是传闻里的东西,怎么会有?!”

    他不清楚君权是怎么知道这两样宝物在予家的,八百年前七白之皋和皙的物件,怎会被他这样轻飘飘地说出来?!

    “好了,说些有用的吧,朕知道它们在予家,灵品,对吧?”君权眼神一沉,如利剑一般刺向予有穷。

    又是熟悉的恐惧感,予有穷咬牙,一时不知该怎么回应。

    他很清楚,君权不是在试探,而是真的在谈价码,这两样说出去几乎没人会信的物件,君权却势在必得。

    “陛下是怎么知道的?”予有穷强自镇定。

    “茶要凉了,予大当家的就在此处等雪停了再走吧,沈涟会送二位出去的,朕就不奉陪了。”君权却不答话,起身向殿后走去。

    一步。予有穷额角沁出薄汗。

    两步。汗珠滚落下来,“啪”地落在地上。

    “今日申初,我会将物件并地契送来,请陛下放粮吧。”

    话音落在空荡的殿里,无人回应。

    雪停了,冬日晴朗,仿佛在说:“予大当家的,速去速回,迟则生变啊。”

    君权回到白王庭,见柳泠泠已经等在那里了,他上前给她沏了一碗茶,在她身侧坐下,取过自己的茶盏灌了一口。

    “嘶,真的凉了,早知道就不说那么多废话了。”他翘着腿,依旧是少年神色。

    但柳泠泠不知道怎么接话,在她眼里,君权变得很可怕。柳家因他的命令被万人唾骂,她心中又疑又急,却不知能做些什么。

    “冷不冷,手炉里的炭火够多吗,不够我喊人来添。”

    君权关切地询问着,柳泠泠只是摇了摇头,没有说话。这时沈涟回来了,哈着白气,头上还落了两片没化的雪。

    “柱子呢?还不来?”

    沈涟拍了拍头顶:“他去送了,说能快一些是一些,给予老爷气得,像只炸了毛的鸭子,鞋底打着滑就走了。”

    沈涟和君权说起话来依旧是往日的调调,许是一道长大的熟悉,并未因为这一年的变化生分多少。

    君权听了,笑得露出一颗亮晶晶的虎牙。

    “才多久没聚,怎么生分了?”君权眨眨眼,看了看柳泠泠。

    沈涟没好气地哼了一声:“你也不看看自己都干了什么。”

    “我干的都是好事啊,到头来还要受这冷遇。”

    “是是是,所以你喊我们来,又要干什么好事?这回让兄弟们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