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三十四章 品生死  情牵飞云轩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是的,此时时刻,他真的是在逃命,有生以来第二次。

    很久都没有想起过母妃了,此时此刻,脑海中居然浮现出她的音容笑貌。甚至又想起了父王去世那天早上的事情。

    母妃丝毫不见悲伤,火急火燎地安排女官带着他和妹妹悦华离开八坶盔王府。年幼的他对那时发生的一切都不甚理解,但是长大后就不一样了。尽管他无法理解和原谅母妃的所作所为,但是他更加无法原谅岩镜棠的所作所为。毕竟母妃是他们共同的母妃、是生身母亲。

    父王。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忘记过父王。他,汐华公子,一直深爱着父王。

    八坶盔王岩世汝,是他的天、是他的神,是年少的他想成为的样子,虽然不是他的生身父亲。

    凭什么只能由岩镜棠继承父亲的爵位,一个泯灭人伦的人,就算是嫡长子也不配接管父王的任何东西和荣耀。

    血统就那么重要吗?他,汐华公子,一定要用实力超越血统的桎梏。

    可是,如果命都没了,还谈什么宏图、还谈什么复仇?

    贯穿全身的恐惧一浪高过一浪,在累死之前、在被杀死之前,自己会被生生得吓死吗?

    “这个可怕的鬼面杀手到底是什么人?我连计划的第一步还没达成,就要这样死去吗?”

    流星公子,不,此时应该称其本名了。

    汐华公子躲在一棵大树后面,他以为一切都只是自己在心中默念。哪里知道,极度的恐惧和疲惫已经让他身体的很多器官都不受控制了,最后那句话居然冲口而出,自己却浑然不知。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所有的计划。我追了你一天一夜,迟迟不杀你,为的就是你脑子中所有的计划。”

    汐华公子被突如其来的回应吓了一跳。他惊恐之余,快速地环视周围,但是一个人影都没有看到。

    他蜷缩在树后,开始将所有力量都用在控制呼吸上,他以为这样就不会可怕的敌人发现。

    大典在即。一两率领十名侍童在世子的营帐外,准备侍候岩镜棠穿戴礼服。

    还有两个时辰,岩镜棠心乱如麻。一瞬间,他脑中又涌现出父亲去世当天的所有一切。

    那一天他经历了三次死亡。

    父王曾经说过,岩氏华族是圣虎的后裔,心地纯良、血统纯正的岩氏子孙在一世之内都有六条命。

    那一天之后,他只剩下三条命。

    一条命留给王上,一条命留给悦华,还有一条命留给暴雪山庄。

    “我活着不是作为我活着。人伦大事当作是向王上尽忠,我的内心就能泰然处之了吧?”

    “兄长?兄长?您怎么了?干嘛看着我发呆?还一副下定决心、大义凛然的样子。不会是想悔婚,让我带着你逃走吧?”

    保允言看着心事重重的岩镜棠,开着酸楚的玩笑。

    “为何要逃?我从来没有想过要逃。允言,只要你一直在我身边,看我是如何成为王上的肱骨之臣、如何再现八坶盔王的功绩,这世上就没有什么需要我逃避的……你一定不要离开我……”

    “不用再想着逃了。到现在还不明白吗?非得要我挑断你的手筋脚筋,慢慢折磨你,你才明白自己的境遇吗?”

    “不不不,我不逃、我不逃了还不行吗?!”

    汐华发出几近哀嚎的嘶喊,愤怒源于恐惧。

    “既然如此,为何还要躲在树后?非要我过去揪你出来不成?”

    “我怕你真的挑了我的手筋脚筋。你保证不再伤我,我就走出去。”

    以往狠毒暴烈的流星公子是真的消失不见了,此时像极了迷路找不到大人的小女孩一般。但是,对方显然已经失去了耐心。

    无声无息,一双青布鞋的鞋尖儿出现在汐华公子低垂的视野中。在他无声地嘶喊中,一支冰冷的白玉笛子抵住了他的眉心。

    一股强大的力道顺着笛子传遍他的整个身体。在这股力量的操控下,他就像一具提线木偶缓缓地站了起来。

    终于,他与鬼面杀手再次面对面站在一处。

    估计是想让岩汐华死个明白,鬼面人缓缓摘下自己的面具,露出真实的面目。

    如果不是整个人站在眼下、如果不是听过这人的声音,仅凭这张脸,汐华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这是个男子。

    太美了。

    这男子的美貌,不是倾国倾城、国色天香或是娇媚风流、风姿绰约可以涵盖、企及的。

    因为毕竟是男儿身,再加上这样一副阴柔、不可方物的样貌,这男子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来自另一个世界、勾人魂魄、摄人心魂的气息。

    “呵呵呵……”汐华公子干瘪的咽喉中发出一阵绝望的笑声,“你不是人,原来是索命的鬼差阴兵……”

    “不错,我正是‘梵音般若’金竹雨慢。岩汐华,说出你的阴谋,或许我可以让你安详地死去。”
本章结束,请点击下一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