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33章:未说盘堆玉脍,且看臼捣金虀  我是天启我不是坦克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三人坐定。

    年长的潇洒男子先给李奥倒上一杯酒,然后主动给李奥介绍同桌那位眉宇间带点愁苦滋味的年轻男子:“此乃杜甫杜子美,晋朝名士杜预之后,今朝‘文章四友’杜审言之孙,子美有大才,擅七律。”

    然后捧起自己的酒杯。

    向李奥作敬,“本人乃剑南道绵州昌明青莲乡李白,字太白,陋号青莲,敢问知己何来?”

    李奥同样站起来举杯回礼:“小子李奥,字天启,来自天启之门,水云之间。太白嫡仙人之名,四海之内无人不知,无人不识,李奥慕名已久,恨不能及早相遇;子美兄少时作‘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豪气才情世间少有,李奥同样敬你一杯。”

    杜甫一看对方是熟悉自己的,赶紧捧杯起来,连称不敢。

    他现在真的没什么名气。

    有才不等于有名。

    甚至。

    天生倒霉属性的他在十二年后(758年)参与诗词大会和诗,跟贾至、王维、岺参等人来个和诗大赛,结果在最擅长的七律上拿了个倒数第一。

    这就是杜甫的命运……

    杜甫的诗圣名气是他死了之后才慢慢起来的,尤其是到了文人第一的宋朝才受到特别推崇。

    “天启之门,水云之间?”作为旅游过大半个中国的李白,一时想不起,到底哪个地方是这样的隐喻。

    “太白兄猜不到,我更不行,还请天启自行揭谜吧~”困顿洛阳的杜甫放弃了猜想。

    “暂将谜底放下如何,今日且饮酒行乐。”李奥微微一笑。

    “店家,多打几角酒来。”李白拿出了李隆基的赠金。

    尽管被皇帝恼火。

    但李白还是能拿到一份外放金。

    毕竟他的名气太大了,换成别人得罪了皇帝,不用大棒子打出长安已经不错了,哪里还有大笔路费拿。

    李奥伸手阻止了李白的举动,他笑道:“能否让李奥反客为主,请两位品尝世间美食,一偿幼年慕名两位高才之愿?”

    小时候学过李白和杜甫这两位的诗那可太多了。

    多得数不胜数。

    每个年级的课本都少不了这两位的诗。

    至于长大之后那接触得更多,可以说打心底惊叹盛唐诗仙、诗圣这两位的牛逼……

    李白特爽快,他看见李奥不在乎钱,要请自己喝酒的心意发乎真心,于是哈哈大笑起来,能够遇到这样的人生知己,让他一扫被皇帝赶出长安的郁闷。

    皇帝不喜?

    但天下人识我!

    “天启,你请可以,但须作诗一首,否则这一顿还得我来请!”

    旁边杜甫完全不知道自己挂了之后会成人人称颂的诗圣,这时候他困顿洛阳,仕途失意,过着贫困的生活。

    对于李奥这位真心敬佩自己才学的年轻人。

    心中又是感动又是惭愧。

    昔时年少豪情。

    他真不知道自己此刻还能剩下几分。

    作为‘七龄思即壮,开口咏凤凰’的天才少年,他幼年生活富足,可是越是长大越是扑街,贫苦的生活折磨得他很难不面对现实。他也想跟李白一样潇洒仗剑走天涯,酒足踏歌过长街,问题是生活不允许啊,年已三十三岁的他不再是那个‘裘马轻狂’的十九岁少年。

    那时候他有兖州做司马的父亲,现在他是别人的父亲。

    当然他不知道自己的悲惨其实才刚刚开始。

    后面更惨。

    非但考试失败,仕途无望,后面还会饿死儿子。

    等到安史之乱爆发,他被叛军俘虏了,更惨的是因为名气太小,官职太小,不被重视,根本没有囚禁,而同样被俘的王维则被严加看管……尝尝一个诗圣,得到这个待遇,这种结果,让后人看了简直哭笑不得。

    “愿闻天启之诗。”

    杜甫同样想知道李奥是一个什么样的年轻人,这是个普通慕名的富家子弟,还是有真才实学呢?

    李奥大笑。

    摆手。

    “吟诗作对非我所长,不过小子倒是听过别人名句,愿与两位分享。”

    李奥站起来,先给李白和杜甫倒酒。

    然后清了清嗓子。

    “有位长者名范仲淹,其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之德,曾有诗句‘江上往来人,但爱鲈鱼美。君看一叶舟,出没风波里。’”

    “好诗,恨不能与此长者相识。”李白激动得击掌兴叹。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杜甫听后,感觉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人有圣贤之心啊!

    “范仲淹老先生不在此世,难以介绍相识,倒是文正公诗中鲈鱼,另一位陆放翁诗中‘未说盘堆玉脍,且看臼捣金虀’的‘金齑玉鲙’可以请太白兄子美兄品尝一二。”李奥将手底一翻,翻出一盘鱼肉切片,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