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番外-论剑(小传,可略过)  公子你的马甲又掉了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楚国,诺大的王城之中,千树梅花沿着长廊盛放。

    一轮明月高悬在太和殿檐上。

    与明月平齐的还有一袭白衣,一袭黑衣。

    白絮纷纷而落,殿前众人在仰视着眼前的身影。

    人很多,却没有任何声音。

    除了白絮的纷飞声,任何声音都是对眼前景况的亵渎。

    月色与雪色之间,这两道身影仿若第三道绝色。

    “当你一剑刺入他们的咽喉,眼看着血花在你剑下绽开。

    你若能看得见那一瞬间的灿烂辉煌,就会知道那种美是绝没有任何事能比得上的。”

    ——这就是剑的美学。

    两个同样孤高、寂寞的人。

    同样是以剑道为性命的人,对他们来说,“剑道”其实就是“性命之道”,是他们身心性命的安顿之处。

    两个孤高的剑客,就像两颗流星,若是相遇了,就一定要撞击出惊天动地的火花。

    这火花虽然在一瞬间就将消失,却已足以照耀千古!

    而能见证这样的一幕,对于游侠气充塞楚都的围观之人来说,也是一件与有荣焉的事情。

    忽然间,一声龙吟,剑气冲霄。

    其中一柄剑已出鞘。剑在月光下看来,仿佛也是苍白的。

    苍白的月,苍白的剑,苍白的脸。

    那位白衣剑客凝视着剑,道:“请。”

    他没有去看另一个人,连一眼都没有看。

    没有看他的人,也没有看他的剑。

    这是剑法的大忌。

    在这一次纯粹的剑法之争中,高手相争,正如大军决战,要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所以对方每一个轻微的动作,每一个眼神、每一个表情,甚至连每一根肌肉的跳动,也都应该观察得仔仔细细,连一点都不能错过。

    因为每一点都可能是决定这一战胜负的因素。

    这两位,都是身经百战的剑客,怎么会不明白这道理?

    而这种错误,本来,他是不该犯得。

    他的对面,那个面目模糊的黑衣剑客,仅有锐利的双目在模糊之中清晰可见。

    目光锐利如剑锋,不但看到了他的手、他的脸,仿佛还看到了他的心。

    白衣剑客又说了一遍:

    “请!”

    一直沉默的黑衣剑客紧紧封锁在剑鞘中的长剑,依然没有出鞘。

    声音低沉响起:

    “现在不能”

    “不能?”

    “不能出手!”

    “为什么?”

    “你的心,不静。”

    白衣剑客默然无语。

    黑衣剑客道:

    “一个人心若是乱的,剑法必乱,一个人剑法若是乱的,必死无疑。”

    白衣剑客冷笑道:

    “难道你认为我不战就已败了?”

    黑衣剑客道:

    “现在你若是败了,非战之罪。”

    “所以你现在不愿出手?

    因为你不愿乘人之危?”

    黑衣剑客没有否认。

    但是见到他这番姿态的白衣剑客却是轻笑出声:

    “可是这一战已势在必行了。”

    “我可以等。”

    “等到我的心静?”

    黑衣剑客抬头,直视着对面那一柄剑,目光淡然:

    “我相信我等不了多久的。”

    听到这句话,白衣剑客霍然抬起头盯着他。

    眼睛里仿佛露出了一抹感激之色,却又很快被他手里的剑光照散了。

    对你的敌手感激,也是种致命的错误。

    (稍等,还在手打中)

    楚国,诺大的王城之中,千树梅花沿着长廊盛放。

    一轮明月高悬在太和殿檐上。

    与明月平齐的还有一袭白衣,一袭黑衣。

    白絮纷纷而落,殿前众人在仰视着眼前的身影。

    人很多,却没有任何声音。

    除了白絮的纷飞声,任何声音都是对眼前景况的亵渎。

    月色与雪色之间,这两道身影仿若第三道绝色。

    “当你一剑刺入他们的咽喉,眼看着血花在你剑下绽开。

    你若能看得见那一瞬间的灿烂辉煌,就会知道那种美是绝没有任何事能比得上的。”

    ——这就是剑的美学。

    两个同样孤高、寂寞的人。

    同样是以剑道为性命的人,对他们来说,“剑道”其实就是“性命之道”,是他们身心性命的安顿之处。

    两个孤高的剑客,就像两颗流星,若是相遇了,就一定要撞击出惊天动地的火花。

    这火花虽然在一瞬间就将消失,却已足以照耀千古!

    而能见证这样的一幕,对于游侠气充塞楚都的围观之人来说,也是一件与有荣焉的事情。

    忽然间,一声龙吟,剑气冲霄。

    其中一柄剑已出鞘。剑在月光下看来,仿佛也是苍白的。

    苍白的月,苍白的剑,苍白的脸。

    那位白衣剑客凝视着剑,道:“请。”

    他没有去看另一个人,连一眼都没有看。

    没有看他的人,也没有看他的剑。

    这是剑法的大忌。

    在这一次纯粹的剑法之争中,高手相争,正如大军决战,要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所以对方每一个轻微的动作,每一个眼神、每一个表情,甚至连每一根肌肉的跳动,也都应该观察得仔仔细细,连一点都不能错过。

    因为每一点都可能是决定这一战胜负的因素。

    这两位,都是身经百战的剑客,怎么会不明白这道理?

    而这种错误,本来,他是不该犯得。

    他的对面,那个面目模糊的黑衣剑客,仅有锐利的双目在模糊之中清晰可见。

    目光锐利如剑锋,不但看到了他的手、他的脸,仿佛还看到了他的心。

    白衣剑客又说了一遍:

    “请!”

    一直沉默的黑衣剑客紧紧封锁在剑鞘中的长剑,依然没有出鞘。

    声音低沉响起:

    “现在不能”

    “不能?”

    “不能出手!”

    “为什么?”

    “你的心,不静。”

    白衣剑客默然无语。

    黑衣剑客道:

    “一个人心若是乱的,剑法必乱,一个人剑法若是乱的,必死无疑。”

    白衣剑客冷笑道:

    “难道你认为我不战就已败了?”

    黑衣剑客道:

    “现在你若是败了,非战之罪。”

    “所以你现在不愿出手?

    因为你不愿乘人之危?”

    黑衣剑客没有否认。

    但是见到他这番姿态的白衣剑客却是轻笑出声:

    “可是这一战已势在必行了。”

    “我可以等。”

    “等到我的心静?”

    黑衣剑客抬头,直视着对面那一柄剑,目光淡然:

    “我相信我等不了多久的。”

    听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