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百七十章:子墨子言  公子你的马甲又掉了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白止的话语声并不大,但是却极为清晰的响在场上众人的耳畔。

    “秦墨的...首领?”

    有人讷讷出声。

    他们或许不认识白止手中的玉佩,但是。

    那一柄文气流转的琉璃玉尺,却看的分明。

    那是只有墨家三品修士才能凝聚而出的天志。

    章台宫外,一片寂静。

    就连在王宫之中,透过玉镜看到这一幕的秦王赢则都有些愣神。

    眼中尽是惊诧。

    “止儿今年,多大?”

    赢则扭头,看向身边的赵焕,眼中异彩闪烁。

    赵焕低声回道:

    “禀往上,白止公子年岁,未及弱冠。”

    没错,白止还差几个月,才真正满二十岁。

    不及弱冠的三品修士,这代表了什么,赵焕心中清楚,秦王清楚,场上的诸多官员也清楚。

    四品修士和三品修士虽然只是一品之隔,但是却仿佛一道天堑。

    拦住了世上九成以上的四品修士,一生郁郁不得寸进。

    更何况,白止的武夫修为,似乎之前就隐隐踏入了三品境界。

    虽然当时白止否认了,但是他一拳轰杀三品武夫的战绩,那是做不得任何虚假的。

    不及弱冠,双修三品。

    赢则紧紧地盯着玉镜镜面上的白止身影,眼中意味不明。

    而此时的赵严,也是愣在了原地。

    看着白止手中的琉璃玉尺,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三品墨修,三品啊!

    他困顿四品境界已经十余年,却依旧连一丝一毫破入三品的希望都看不见。

    而这白止,却已经踏入了三品境界。

    有这赵严这种想法的人,很多。

    但是诸多墨家修士,例如相里肃,崔胜。

    他们注意的点却是白止手中那一枚青绿色的玉佩。

    这,的确是秦墨首领的信物,之前一直由昆玉执掌。

    而随着昆玉被那个天刑楼的楼主独孤求败斩杀,就连其徒弟相里明都被一剑钉杀在安国君府门前之后。

    这玉佩便随着昆玉的身亡一同消失。

    如今秦墨内部之所以分歧重重,绝大部分的原因,就是群龙无首,势力分化。

    两派人马谁也不服谁,没有服众之人,也没有这信物加持。

    但是,如今却出现在了白止的手中。

    难道是和这白止被虏到天刑楼有关?

    白止在天刑楼中有了奇遇,无意间得到了这一枚玉佩?

    “说,你这玉佩是怎么来的?!”

    有人低喝,所有人的目光都投注在白止的身上。

    白止双眼微眯,看向了出声之人。

    是一位中年男子,身着清灰色官服,双目紧紧地盯着白止手中的玉佩。

    从身上鼓荡的气息来看,也是一位墨修。

    白止嘴角微咧,笑着开口道:

    “这玉佩,自然是上一任墨家首领传给我的。

    怎么,你想要?”

    那个中年男子面色漠然,冷肃开口:

    “传给你?

    白止公子,你虽然身怀墨家天志,但是此前你与我墨家,几乎没有任何关联。

    昆玉首领岂会把这玉佩传给你?!”

    白止似是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哎,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所以当时昆玉先生说要把这东西给我,其实我是拒绝的。

    但是耐不住他三番五次的恳求,非要说什么我是墨修一脉千年难得一遇的奇才。

    我不同意他还非要塞给我。

    我也很无奈啊。”

    白止摊了摊手,一脸无辜。

    那个中年男子噎住了。

    未及4弱冠的三品墨修,说是墨修一脉千年难得一遇的奇才,丝毫不为过。

    但是,总感觉这白止的语气似乎有点嫌弃是怎么回事?

    咬了咬牙,中年男子冷哼了一声:

    “不可能!

    本官承认白止公子天资绝世,但是昆玉首领也绝不可能如此轻易的把这信物传给你!

    这定然是你在天刑楼中无意获得的。

    甚至,说不得这就是那天刑楼的人故意把玉佩给你,想要扶持你坐上我秦墨的首领之位!”

    中年男子的语气从怀疑到坚定,言之凿凿。

    就连其他人,看向白止的眼神也有些不对劲。

    白家的白止无辜从天刑楼中出来,甚至一点风声都没有。

    而出来之后,就展露了自己三品墨修的修为,还有这一枚秦墨首领的信物。

    似乎这个中年男子说的,可能性极大!

    这白止说不得已经加入了天刑楼,而这天刑楼就是想借白止之手,来控制秦墨!

    赵严也是目光微亮,急声道:

    “莫行大人说的是极!

    秦墨之中,人才济济。

    就算你天资过人,但是昆玉先生也不可能让一位此前与秦墨没有任何联系的人担任这秦墨首领之位。

    更不可能像你说的这般!

    你,在撒谎!”

    赵严语气极为笃定,但是却莫名感觉好几股气势锁定了自己,身子有些发寒。

    扭头看去,几位武将凑在了一起,不知在低声说着什么。

    但是那眼神,有些不对劲。

    白止此时却是轻笑出声:

    “小子知道自己修行时日尚短,而且九州之中定然也有天资远远高于小子的天才。

    但是,秦墨,没有!”

    声音很轻,但是听到这句话,在场众人却没法反驳。

    就连有些面瘫的崔胜,都忍不住嘴角微抽。

    这小子真狂。

    诸多墨修脸上的神情也凝滞住了。

    好气啊,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白止脸上的笑意缓缓收拢,向前踏出了一步。

    身侧文气翻涌,琉璃玉尺豪光大放。

    伴随着玉尺轻点,一道道子文流光溢彩,直接向着莫行汹涌而去。

    白止的声音缓缓响起:

    “子墨子言:圣人以治天下为事者,恶得不禁恶而劝爱!故天下兼相爱则治,交相恶则乱。”

    而莫行的身子,却是僵立在原地,惊惧的看着这一幕。

    (稍等,没有码完)

    白止的话语声并不大,但是却极为清晰的响在场上众人的耳畔。

    “秦墨的...首领?”

    有人讷讷出声。

    他们或许不认识白止手中的玉佩,但是。

    那一柄文气流转的琉璃玉尺,却看的分明。

    那是只有墨家三品修士才能凝聚而出的天志。

    章台宫外,一片寂静。

    就连在王宫之中,透过玉镜看到这一幕的秦王赢则都有些愣神。

    眼中尽是惊诧。

    “止儿今年,多大?”

    赢则扭头,看向身边的赵焕,眼中异彩闪烁。

    赵焕低声回道:

    “禀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