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百七十二章:攻心计!  公子你的马甲又掉了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微臣白止,见过王上!”

    清心宫中,白止向着端坐在案桌前的赢则躬身施礼。

    赢则苍老的脸上,露出一抹温和的笑意,摆了摆手,开口道:

    “止儿,且上前坐,无需多礼。”

    白止沉声应是,缓步来到了赢则右手侧的座椅之上坐下。

    赢则深邃的眼眸微微眯起,苍白的发丝从鬓边垂落,看着白止,轻叹了一声:

    “我听赵焕说了,你是昨夜才从天刑楼中逃出来。

    你受苦了,是孤对不住你,对不住你们白家。

    不仅让你爹身受重伤,当时也没有能把你救下来。”

    语气中满是自责,白止立刻起身,行礼:

    “王上言重了,何来对不起这一说?

    王上遣医师为我爹治病,赐下诸多宝药,我等作为臣子,已经感激不尽了。

    都是天刑楼那些贼人作乱,如果不是他们,我爹就不会身受重伤,而且太子....”

    白止的语气中满是愤怒,说到这里话语一滞。

    立刻止住,迅速道:

    “微臣失言,还请王上责罚!”

    赢则摆了摆手,眉眼闪过些许悲怆:

    “无妨。

    如果不是赢柱这个逆子,也不会发生这些事。

    死了便死了,没什么需要顾忌的。

    不过那天刑楼,孤,势必要将之剿灭。

    那些所谓得天刑楼楼主,孤定要让他们神魂俱灭!”

    赢则的话语有些生冷,杀气逸散。

    白止低着头,双眼微眯。

    “且不说这些。

    我听赵焕说,你在那天刑楼中,被囚禁在了密室之中。

    后来密室之上道纹失灵,你便逃了出来。

    那你可知晓那个天刑楼如今位于何处?

    楼内又是什么景象?”

    赢则身上的杀气缓缓收敛,恢复了慈眉善目的模样,柔声询问。

    白止开口道:

    “禀王上,当时微臣身上尚有伤势在身,而且想着赶紧先去救王家的王翦。

    于是从那密室脱困之后,并没有来得及去探索天刑楼内部的景象。

    救出王翦之后,我就和他一同穿过了一条悠长漆黑的甬道。

    刚刚站在甬道口,便看见了当时的外界有人在交战。

    但是只是一个晃神的功夫,微臣就出现在了山巅,从甬道之中离开。

    后来赵焕大人也随微臣去了甬道所处的地方。

    但是那里只剩下一块巨大的刻满了残缺纹路的巨石。

    不过随着微风吹过,这巨石便消散成了卉粉。

    想来,应该是篆刻了挪移道阵。

    而这天刑楼具体在哪,微臣也不知晓。”

    “悠长漆黑的甬道.....”

    听完白止的描述,赢则喃喃念叨,眼中若有所思。

    轻轻挥了挥手,开口道:

    “不知道也无妨,这些只会藏头露尾的贼人,就算行事再慎密,也会露出蛛丝马迹。

    孤就算掘地三尺,也会把他们挖出来。

    唔,你刚刚说你受伤了,可有大碍?

    那些天刑楼的贼人莫非是对你用刑了?”

    赢则的眼中露出关切之色,白止摇了摇头:

    “多谢王上关心,不过并不是天刑楼的人对我出手的。

    而是之前在天人之争时,微臣受了那九天一脉天寻道人的一击,身负重伤。

    那天刑楼不仅没有对微臣用刑,还帮微臣治疗了伤势,现在已经好了很多了。

    不然即使有这个机会,微臣只怕也难以从天刑楼中逃脱。”

    赢则皱了皱眉头,轻出一口气:

    “想来也是,那些贼人的目的应该是你白家的那一柄止戈剑。

    如果你出了什么意外,他们也不好交易。

    不过你只要无事就行。

    等你回去的时候,先去一趟医署寻那宋署令,让他给你好好看看,勿要留下什么隐疾。”

    “微臣多谢王上。”

    赢则叮嘱,白止恭声道谢。

    而此时,一直安静地站在赢则身后的赵焕,神色微变。

    (稍等,没有码完)

    “微臣白止,见过王上!”

    清心宫中,白止向着端坐在案桌前的赢则躬身施礼。

    赢则苍老的脸上,露出一抹温和的笑意,摆了摆手,开口道:

    “止儿,且上前坐,无需多礼。”

    白止沉声应是,缓步来到了赢则右手侧的座椅之上坐下。

    赢则深邃的眼眸微微眯起,苍白的发丝从鬓边垂落,看着白止,轻叹了一声:

    “我听赵焕说了,你是昨夜才从天刑楼中逃出来。

    你受苦了,是孤对不住你,对不住你们白家。

    不仅让你爹身受重伤,当时也没有能把你救下来。”

    语气中满是自责,白止立刻起身,行礼:

    “王上言重了,何来对不起这一说?

    王上遣医师为我爹治病,赐下诸多宝药,我等作为臣子,已经感激不尽了。

    都是天刑楼那些贼人作乱,如果不是他们,我爹就不会身受重伤,而且太子....”

    白止的语气中满是愤怒,说到这里话语一滞。

    立刻止住,迅速道:

    “微臣失言,还请王上责罚!”

    赢则摆了摆手,眉眼闪过些许悲怆:

    “无妨。

    如果不是赢柱这个逆子,也不会发生这些事。

    死了便死了,没什么需要顾忌的。

    不过那天刑楼,孤,势必要将之剿灭。

    那些所谓得天刑楼楼主,孤定要让他们神魂俱灭!”

    赢则的话语有些生冷,杀气逸散。

    白止低着头,双眼微眯。

    “且不说这些。

    我听赵焕说,你在那天刑楼中,被囚禁在了密室之中。

    后来密室之上道纹失灵,你便逃了出来。

    那你可知晓那个天刑楼如今位于何处?

    楼内又是什么景象?”

    赢则身上的杀气缓缓收敛,恢复了慈眉善目的模样,柔声询问。

    白止开口道:

    “禀王上,当时微臣身上尚有伤势在身,而且想着赶紧先去救王家的王翦。

    于是从那密室脱困之后,并没有来得及去探索天刑楼内部的景象。

    救出王翦之后,我就和他一同穿过了一条悠长漆黑的甬道。

    刚刚站在甬道口,便看见了当时的外界有人在交战。

    但是只是一个晃神的功夫,微臣就出现在了山巅,从甬道之中离开。

    后来赵焕大人也随微臣去了甬道所处的地方。

    但是那里只剩下一块巨大的刻满了残缺纹路的巨石。

    不过随着微风吹过,这巨石便消散成了卉粉。

    想来,应该是篆刻了挪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