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真凶  慢穿之江山美人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窦静姝告别刘荣后,便离开未央宫,坐着马车返回长乐宫。

    窦静姝坐在马车上,回想着刘荣最后的那几句话,觉得刘荣的话中包含了其他意思。

    在窦静姝提出告辞后,刘荣并没有留她。但却反复叮嘱她以后出门一定要带够下人,无论去哪里都不能自己一个人,跟前不留人。

    窦静姝想着自己在荷花池落水后,刘荣能够及时救自己上来,当时肯定也在周围,说不定还看到了是谁推自己的。

    但以他的身份不但没有告发凶手,甚至不放心自己,却都没有明说,只是让自己注意,那推自己的人身份不一般。

    而在长乐宫能够通行无阻的,除了窦太后就只有馆陶长公主母女了,其他的皇子公主以及后妃都是生活在未央宫的。

    窦静姝思考了一下,觉得窦太后不大可能是凶手,不说窦太后双目失明,不可能一个人到荷花池。更何况要是窦太后想要自己的命,压根不需要用这种方法。

    同理馆陶长公主要用这种方法害自己可能性也不大,自己这一世虽然有着翁主的身份,算得上长安城里面的顶尖贵女,但这一切却都是因为馆陶长公主才得到的,对付自已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女,馆陶长公主压根不需要这样。

    因此嫌疑最大的就是堂邑翁主陈阿娇。

    这倒不是窦静姝没有脑子,刘荣说什么就信什么,毕竟其实刘荣也有嫌疑。

    刘荣出现的时间太微妙了,也有可能是贼喊捉贼。

    但窦静姝忘不了自己落水时,在水中看到的凶手的倒影,虽然没有看到脸具体是什么样子,可凶手身上的那套衣服窦静姝却牢牢记住了。

    衣服颜色十分华丽,红的耀眼。绝不是宫女这类人的能穿的,窦静姝清楚记得陈阿娇今天穿的就是这样的衣服,刘荣的话不过是进一步加强了窦静姝对陈阿娇的怀疑罢了。

    回到长乐宫后,窦静姝先去长信殿拜见窦太后。还没进殿,窦静姝就听到里面传来了一阵说笑声,知道馆陶长公主母女也在里面。

    窦静姝进去一看,果然馆陶长公主正坐在窦太后旁边,而陈阿娇则靠在窦太后身上撒娇。

    窦静姝心猛然沉了下来,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问题,要是害自己落水的真的是陈阿娇,不但凶手不会受到任何处罚,自己还得装作不知道是谁干的,省的陈阿娇破罐破摔,直接明着动手,才能在馆陶长公主府生活下去。

    毕竟陈阿娇才是馆陶长公主的亲生女儿,自己要是执意把这事闹出来,陈阿娇会不会受到处罚不一定,但自己在馆陶长公主府却尴尬了。而且陈阿娇没有了顾及,自己的处境将会更危险。

    要是离开馆陶长公主府,回窦家也不行,窦家虽然不是没有人在了,但从来没有人管过舞阳翁主窦静姝,要不然舞阳翁主也不会一直把馆陶长公主当成亲生母亲。

    也不怪太子刘荣虽然觉得窦静姝的处境并不好,却也只能让她不要离开人前,没有其他办法。

    等窦静姝身体好了以后,就搬回了馆陶长公主府,而关于窦静姝落水的事,虽然当时馆陶长公主怒气冲冲的去调查了,但却一直没有了下文。

    窦静姝心中几乎可以肯定就是堂邑翁主陈阿娇干的了。毕竟能让馆陶长公主为凶手隐瞒的,除了陈阿娇,窦静姝想不到还有谁有这个面子。

    窦静姝觉得自己的处境十分危险,虽然不知道陈阿娇为什么要置自己于死地,但谁知道她还会不会再次出手。

    窦静姝甚至开始怀疑原主的死也有问题,要不然怎么会那么容易就甩掉院子里伺候的人,那么巧就能听到下人在谈论自己的身世,而且会因为区区一场风寒就丧了命。

    虽然汉朝的医疗条件比不上后世,因风寒而丧命的也有,但原主有大汉朝最顶尖的医者治疗,不应该一场普通的风寒就没能挺过来。

    窦静姝顿时觉得四面楚歌,一直忧心忡忡,但自己眼下却只有四岁,身边伺候的人又全是馆陶长公主府的,不知道谁可信,不但无法可想,连满腔愁绪都没法对人说。

    每天吃不好睡不好,人很快就消瘦了不少。
本章结束,请点击下一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