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一章  明媚若你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我不怕死,也不怕地狱,”即使是十几年后与宋知微面对面坐着,明媚也还是无法释怀那如噩梦般的三年:“宋医生,你知道什么是人间炼狱么?”

    “人们常说……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

    明媚时常会失眠,其实不仅仅是失眠,记性差、注意力无法集中这一类的症状也接踵而至……她有时甚至不敢自己一个人独自出门,因为总是突然间忘记自己在哪里。

    “你怎么了?”常明庭皱了皱眉看向明媚,手指敲了敲那张皱巴巴的数学试卷:“怎么快要中考了,反而开始出现这种低级错误?”

    “对不起……”明媚难过的低着头,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没有……”常明庭连忙放软了语气,温柔地抚摸着明媚的头发:“可是你也知道,只有考上二中你才可以少花点学费,你的前途也会有个保证……”

    “大叔……”明媚突然抽泣着打断了常明庭的话:“我……我……我好像……”

    我好像生病了。

    但她始终没有说出去,或许是因为不懂,又或许是……生病这个词让她太过恐惧,那不是她的家庭可以承担的。

    明媚把这种荒唐的不安藏在心里,而支撑她继续在这个肮脏世界上匍匐前行的不过只是常明庭温柔的注视……

    常明庭或许还可以明白这是成年人的游戏,但幼稚如明媚却早已不能抽身。

    中考结束后的那个夏天,明媚笑着向常明庭招手。

    “大叔!”

    两人在距离常明庭家很远的地方,照例逛街吃饭;虽然躲躲藏藏,明媚却把这样的生活视为唯一的光。

    “真想一直这样养着你,”常明庭轻轻吻着明媚的额头,眼神柔和:“我爱你。”

    “大叔,”明媚搂着常明庭的脖子,甜甜笑着:“我也爱你。”

    一个悠长缠绵的深吻在此刻抵过所有不实际的浪漫,当常明庭松开明媚时,忽然对上了女孩清澈却又有些勾人的眼睛。

    “大叔,我十六岁了。”

    “明媚……你还是个孩子。”

    “你见过和我一样的孩子吗?”

    赤裸裸的诱惑和暧昧在常明庭的脑中炸开,身体突然的慌乱和燥热让他下意识的想要逃离……可是只要一个眼神,明媚极具挑逗性的一个眼神便让他动弹不得。

    “去我家,”明媚在常明庭耳边说到:“我爸妈今天出门了。”

    沉默……

    还是沉默……

    “好。”

    常明庭不是圣人,可当他真的看到明媚一点点脱下衣服时,内心深处的悲哀又一次将他牢牢包裹……她还是个孩子,常明庭突然给了自己一个耳光。

    “大叔?”

    “对不起,”常明庭突然跪在明媚面前,浑身颤抖:“明媚……我们,不要在见面了。”

    “为什么?”明媚惊慌失措的穿上衣服:“你怎么啦?”

    “我已经是个老人了,”常明庭抬起头,眼神悲凉:“你喜欢的,从来就只是你想象中的常明庭……如果我今天跨越了最后一步,我就如那天侵犯你的渣滓一模一样……”

    “不是这样的,不是……”

    “明媚,”常明庭打断了明媚:“我今天才知道,我这三年来为何总是夜不能寐……我,已经做了三年的人渣,放了我吧……我……我该赎罪……我甚至有一个和你一样大的儿子!”

    “大叔!”明媚猛的站起身来:“你说过!你说过……你永远不会离开我的!你说过……大叔,大叔!大叔……”

    常明庭落荒而逃,一个人融入夜晚,留下崩溃的明媚在房间痛哭……

    “你少吸点,”数年后的宋知微皱着眉看着明媚:“你的身体,已经不能再受摧残了!”

    “宋医生,”明媚抬头,眼神呆滞:“如果没有这些东西……如果没有这些……”

    我该如何度过这,漫漫长夜。

    少女明媚似乎死在了那一晚,她不是没有想过去找常明庭死缠烂打,可她不能也不舍得……如果看到他也同自己一样腐烂于鸿县,她又该怎样活下去呢?

    那天她去堵常明庭,却被对方视而不见后,大约是真的失望了,便用自己身上最后一点钱去了北市市里买了酒和烟。

    明媚坐在石阶上大口喝着平日里最讨厌的啤酒,看着星星一闪一闪,自己都觉得自己可笑。

    “妹子,带火了么?”一个女生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
本章结束,请点击下一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