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九章 凌迟处死  原来他是魔君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徐长老话一落,不光是童长老他们,就是尉迟宣德都回过头来,最直性子的秦长老疑惑地问:“什么证据?婧丫头都被折磨成这般了,还要什么证据?”

    徐长老却只是看着黑影。

    黑影一挥袖子,半空出现一段影像,是回溯石记录的三日前青洛崖的景象。

    看着尉迟婧张望着往山上去,又慌张的下来,几位长老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竟是婧丫头?”秦长老几乎要拿不住自己的本命法器,他睁大了眼,不敢置信。

    徐长老看着比秦长老镇定,他隔空一巴掌甩向尉迟婧,这一掌没有控制力道,尉迟婧整个被拍在地上,脸皮上的血肉被撕扯下来。

    “为何?”徐长老沉声问。

    尉迟婧虽疼,却也越发清醒,她将自己缩成一团,不敢做声。

    徐长老抽出鞭子,直接将人卷到跟前,面对尉迟婧祝血肉剥落的脸,面不改色,“为何要杀翎丫头?”

    尉迟婧僵硬地转动脑袋,视线从秦长老跟童长老面上扫过,最后落在尉迟宣德面上,此事受刺激最大的自然是尉迟宣德,他愣愣地看着尉迟婧,眼底皆是震惊。

    他们全都在为尉迟翎打抱不平。

    尉迟婧脑中那根玄断了,她咯咯的笑,脸扭曲的越发丑陋。

    “为何?”尉迟婧也不挣扎了,她仰面场上,“你们说为何?”

    这些人都是修真者中的佼佼者,受无数人尊敬,又怎能明白她一个没有灵根的人的痛跟挣扎?

    “靖儿,是你杀了你妹妹?”尉迟宣德后知后觉地问。

    “是。”已经到了这地步,尉迟婧干脆破罐子破摔,她又咯咯笑,不待尉迟宣德继续问,她一股脑的说:“明明都是你的女儿,为何我没有灵根,她却是天赋异禀?我柔顺可亲,整日在你面前尽孝,她却跟木头似的,可偏偏上到宗门长老,下到外门弟子,无人不推崇她,既然不能给我灵根,你们为何要生下我?”

    说到最后,尉迟婧又恨上了尉迟宣德。

    若不是他们将自己生成没有灵根的人,她何至于走到今天这一步?

    “你,你竟是这般想的。”往日尉迟婧装的太好,这一下子露出本性,尉迟宣德如何也接受不了,他张了张嘴,再也说不出旁的话来。

    徐长老却没那么多耐性,他收紧长鞭,将尉迟婧拖到自己脚边,“残害同门,罪加一等。”

    “你怕是不知道你将会受到何种处罚吧?”见尉迟婧一副木然的模样,徐长老冷冷一笑,“那今日我便再告诉你一次,残害同门,凌迟处死。”

    “我有的是法子让你死前受足三千刀。”尉迟婧眼底藏不住惊恐,徐长老又说了一句。

    尉迟婧清楚,徐长老肯定是说到做到,她终于怕了,她求救地看向尉迟宣德,“爹,你救救我,爹,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你放过我这一回,以后我定会好好孝敬爹。”

    尉迟宣德却像是没了神魂,并不应声。

    “爹,你只有我一个女儿了,你别让他杀我,爹,爹,你若是眼睁睁看着我死,我娘若地下有知,定不会原谅你的。”尉迟婧脑筋转的快,她想尽法子,试图说动尉迟宣德。

    尉迟宣德眼珠子动了动。

    见此,尉迟婧心中暗喜,她爹还是最疼她的,尉迟婧往前蠕动,她试图让尉迟宣德看清她的惨样,“爹,我记得很小的时候,一直都是我陪在你身边的,我还特意去学做饭,只做给爹一个人吃,我记得爹你最喜欢我做的清蒸鱼。”

    尉迟婧不敢提及尉迟翎,她尽量选一些她与尉迟宣德单独在一起时的回忆说。

    果然,尉迟宣德表情又松动了些。

    在尉迟婧看来,徐长老再不近人情,可这天水宗的宗主是她爹,若是她爹要保她,徐长老是拒绝不了的。

    可尉迟婧却忘了黑影。
本章结束,请点击下一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