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章 常齐  我以庙堂镇山河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大玄国,韶景四年,泉州府衙内。一青年身穿皂衣,正在整理案牍,一炷香后,事毕。闲下来的青年瘫坐在椅子上,长叹了一口气。

    “已经过去半个多月了啊。”

    自青年穿越过来,已经有了半个月。

    这青年叫做常齐,他本是地球上种花家的一名刑警,再一次行动中意外牺牲,再睁开眼,他便已经魂穿到了这个“九品中正制与科举制并存的封建武侠世界。”

    在这个世界里,武林宗门与世家林立,始终没能瓦解大玄国的统治,不是因为大玄国像小说里那样有超级强者坐镇,而是因为因为一个原因——太弱这个世界顶多算一个中武世界,那些门派世家两三个武林高手不怕,大兵压境他们怕不怕?哪怕道门祖廷纯阳宫,也是每年乖乖上供几炉丹药。

    但人一但拥有力量,就总会想着搞事情,这样的案例可谓罄竹难书。江湖人,永远是社会的不安定因素。

    这具身体的原主与常齐同名同姓(果然,只要不穿越到西方,名字就不会变),原主的父亲是泉州府衙内的一名捕快,因为原主被送去读了几年私塾,所以等原主长大后,给他在衙门里找了个文吏的差事,后来因为一场风寒去世了。

    刚穿越来的时候,常齐本想凭借他的物理化学知识干出一番大事业,结果在这个世界已经有了马蹄铁,也有了高度数的白酒,火药也得到了广泛的运用,其他的常齐也不会了。

    且在大玄国,捕快地位低下,根据《大玄律令》,凡是当过捕快的,子孙三代皆不得参与科举考试。而想被那些门阀世家举荐根本不可能。所以常齐差不多死了这条心。

    “事在人为吧。”常齐自言自语道。

    这样想着,常齐走出值房,找了一块空地,抄起长枪,练起了前世军训学过的拼刺术——大玄国外患不断,北方有强敌,西南有匪患,东南有倭患。要是能去立下军功,将来也未必不能实现“逆袭”。大概是常齐两世为人的原因,他的记忆力已然过目不忘,而且把以前忘掉的都记起来了。

    烈日炎炎,一个作马夫打扮的人,提着马草经过,“嗯!”那马夫惊叹道“这枪法好生狠辣!”纵使他走南闯北,在军中也待过不久,也没有见过这样的枪法。他看的出来,常齐的拼刺术,要是搭配上合适的内功,未尝不可成为一代宗师。“这样的高手,怎会只是个衙役?莫非......必须好好查一查...”这样想着,便暗自离开了。

    常齐没有想到的是,前世的“拼刺术”乃是经过无数实战锤炼,集齐百家精华为一体的上乘武技。也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就这么被人盯上了。

    “小常啊......”常齐回头一看连忙把长枪放下,擦了下汗水,作揖行礼,道。

    陈伯是父亲的同僚兼好友,平日里经常照顾常齐。

    “告诉你个好消息”陈伯摆摆手,示意常齐不用行礼。然后继续说:“一个月之后,咱们泉州里就要举行秋狩了,整个泉州的大人们都要参加!我在主事大人那里替你领了个差事,你不是想从军吗?去把那些权贵们伺候好了,没准能赏你个伍长当当!”

    说着便递过来一个册子:“这个是书呈,你且拿好了,莫要遗失。”常齐刚要道谢,陈伯又说:

    “我没有孩子,你是我看着长大的,我照拂你也是应该的。”说完,又叮嘱了几句,又转身回去巡街了。

    ......

    傍晚时分,常齐走出衙门,转到一个小巷里,那里有一个糕点摊——那家的绿豆糕很不错,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位置这么偏,不然生意一定会很好的。

    “小落姐,给我来一份绿豆糕。”

    “好的。”只听见一声清脆的回应,不一会儿,一双葱白的手把糕点递了过来。

    “谢谢姐。”常齐一边说着,一边递出几枚铜钱。

    回家的路上,常齐叹了一口气,小落姐的真容常齐偶然间见过,长相甜美,可谓是:

    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

    纤纤作细步,精妙世无双。

    只不过她用锅灰把自己的脸抹黑了。常齐想着她的那双洁白无瑕的手,大概是那家的落魄小姐吧!

    ......

    黑夜。一个中年人从门缝里取出一封信,油灯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赫然是白天那个马夫!摇曳的灯火照在他脸上的伤疤上,格外渗人。他打开信封,仔细看着。

    “嗯.......常齐,祖上三代都是泉州直隶府人士,背景干净......读过私塾......没练过武?”那中年人有些惊异,他不信以暗察司的能力查一个普通衙役还能出错。

    “常齐这人......甚是有趣。”
本章结束,请点击下一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