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八十二章 解封  进入轮回空间的我不想努力修行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除了两位当事人外,在场的诸位神灵和轮回者,完全没弄懂到底发生了什么。

    众人:我屮艸芔茻,魔王又赢了。

    众人:厄,魔王平地摔了。

    然后,就见魔王口吐鲜血,紧接着生命气息萎靡,持续了约有五分钟,生命气息便彻底消失。

    箱庭众神如同二傻子一般摸不到头脑,但却完全不敢靠近,有神想上去给反乌托邦魔王补上一刀,却被其他人拦住了,万一踏入反乌托邦魔王判定的敌对范围内,神灵的存在只会为魔王补充灵格,万一魔王因此挺过这不知道是什么的困境,想哭都没地方哭去。

    魔王的身体倒在地面上一动不动,周边的人也一动不动的看着,仿佛在喊一二三木头人,谁动谁孙子。

    终究,魔王的身体不自觉的抽动了一下。

    陆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他固然还活着,但比起依靠一点灵光在现实中映照出躯体来,拥有一个实际的肉身无疑要方便的多。

    当然,占据其他人身体这种事他不会做,陆明也不能凭空捏造出适合他的身体来——凭借天赋力量,他能做到制作肉体,从最基础层次搭建物质联系罢了,但他不清楚适合他的肉体参数,不确定自己制作出的躯体用起来是否顺手。

    好在,他可以薅箱庭羊毛。

    陆明若是一直处于天赋最大化展开状态,箱庭核心根本无法观测陆明,但随着陆明将自身的力量凝聚在一起,便呈现出了箱庭可观测的状态——人类分辨不出原子,但却能看清无数个原子堆叠在一起的具体物质,箱庭无法看见陆明天赋完全展开的细微状态,但在陆明自身力量聚合并意图展现自己时,却能对他的状态进行观测。

    虽然依旧只能观测到陆明的表面状态就是了。

    魔王的死亡,对箱庭来说很重要。

    最终试炼是对现有箱庭的考验,是世界的极限,如果换了其他功绩,箱庭在无法确定是谁做到的情况下,会将事件化为不可观测领域,半点功绩都不向外分,但最终试炼被讨伐——这种功绩是没办法压的。

    箱庭核心观测不到陆明最后和反乌托邦魔王交战的细节,以至于箱庭核心没办法判断,到底谁讨伐了反乌托邦魔王——这也是诸神在一旁谨慎的原因。

    魔王的灵格却是逐渐消散,但箱庭核心未曾表现出最终试炼被讨伐的征兆。

    诸神是蒙的,箱庭核心也是蒙的……啥玩意,咋死的,谁干的?我那么大一只最终试炼呢?

    在箱庭之中,论及力量的强度和深度,最强的是箱庭本身——确实二位数有能力在箱庭进行违规操作,但那是因为箱庭需要管理的范围过大,而并非二位数在力量深度上能够和箱庭核心媲美,老鼠能偷粮仓的米,不以为老鼠比看守粮仓的人强。

    或许箱庭核心有时会有疏漏,无法完全制止二位数干涉箱庭规则,但一旦发现不和谐处,按照痕迹顺藤摸瓜,箱庭核心同样能秋后算账,能把二位数揪出来,可如今箱庭核心是真的抓瞎了,任凭他如何探测,都没弄清反乌托邦魔王的死因。

    在陆明觉醒天赋之后,若比起论及掌控的力量强度,箱庭是压倒性的优势,但论及掌控的力量深度,陆明却是压倒性的优势,陆明影响箱庭不容易,箱庭想要知道陆明做了什么,却是根本不可能。

    所以,陆明选择在反乌托邦魔王体内显形,以求箱庭核心能得出,是他讨伐了魔王这一结论。

    事实是——箱庭核心很死板。

    没观测到陆明到底如何讨伐了魔王,箱庭核心就不下结论,可最终试炼却是被讨伐了,这份功绩发不出去,箱庭也没办法完成合适的逻辑线,推动箱庭进一步发展。

    一直停在这里,就很尬。

    好在陆明不需要急,会有其他人替他急。

    在这卡的时间久了,万一形成悖论,甚至万一箱庭核心为了挽回逻辑线,决定把魔王复活——既然没人讨伐魔王,所以魔王是活的,强行把魔王的死亡定义为假象复活魔王。

    这谁受得了啊!

    在更高的层面上,力量隐约波动着,大约有几位二位数强行出手了吧?或许动用了太阳主权,又或许使用了一些其他能力间接干涉了箱庭核心。

    总之先不要管箱庭核心如何和他们秋后算账,就算今天违规操作,也要先将魔王死亡的结果定下再说。

    固定魔王已死的结局,至于魔王的讨伐者——在箱庭核心的观测中,在场除陆明以外,所有人都是‘未曾讨伐魔王’,陆明则是‘不知是否讨伐了魔王’。

    二位数们决定,强行教教箱庭核心什么叫逻辑,什么叫排除法。

    既然除了陆明之外没有其他选项,那这就是讨伐魔王的当事人呗。

    从人类角度来说,这种思维很合理,但从箱庭核心的角度来说,这明显违背了箱庭的既有规则——二位数们现在强行干涉箱庭规则运转有多帅,但回头被倾颓之风找上门挨个圈踢就会多狼狈。

    但这种违规也算是勉强擦边,并不算直接违背箱庭根本规则——就如同恶之母强行让阿兹达哈卡背负了绝对恶的灵格,勉强能够留下帝释天针对阿兹达哈卡这么一个破绽,却不能选择一位普通神灵成为绝对恶,而后被乖乖讨伐。

    前者只能算是打了违规的擦边球,阿兹达哈卡有资格继承绝对恶的灵格,恶之母才能试着违规操作,后者就是强行挑衅箱庭核心,二位数真动了箱庭的根本逻辑线和法则,那就是半步一位数倾颓之风降临,谁动谁死。

    二位数强行将讨伐魔王的结果固定给了陆明——倒也不算太过分。

    实际上,虽然出现了箱庭核心意料之外的操作,但箱庭核心好歹也是伪世界机制,而不是会被卡死机的电脑,如果没有外力的干涉,箱庭核心只会经过详细的判断后二选一,一是复活魔王,装作魔王没死过,二是将功绩扔给陆明,装作魔王被陆明讨伐了。

    哪种选择更有利,箱庭核心就会选择那种——二位数们一直将目光投注在箱庭之中,但反应其实已经有些慢了,魔王的生命气息消失了一段时间后,发现箱庭核心迟迟不给出恩惠,才惊觉魔王死亡的过程在箱庭核心的观测之外。

    顾虑到魔王复活的可能性,一些二位数这才慌慌忙忙的干涉箱庭核心,帮箱庭核心做出抉择,意图让反乌托邦死透。

    这一番操作下,讨伐了反乌托邦魔王的功绩总算下达给了陆明。

    适时的,陆明脱离了魔王的身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