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百八十八章 奴隶起义  我是恺撒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你们本该在今天下午完成希腊语的第十五章。”年近五十的家庭教师格尼佛,躲在长廊下的阴影里整整一个下午,终于在晚餐前截住了偷偷溜回来的两个少年。

    他打量着两个鼻青脸肿的少年,而两个少年正试图用手遮掩脸上的淤青。

    “看样子某块石头跳起来,撞上了你的鼻子。”头发花白的老头子用手中的藤条挑开布鲁图斯遮掩鼻子的手,仔细瞧了瞧,“而且不止一次。”

    “四个小混蛋朝我的脸上扔拳头。”布鲁图斯小声嘟囔着,“还有两个在我的肚子上跳收获节舞。”

    格尼佛摇了摇头,他的藤条重重地抽在了布鲁图斯的小腿上。布鲁图斯像一只兔子跳了起来:“住手,格尼佛,这不能怪我,他们有十几个人,我保证我和盖乌斯都没有给贵族丢脸。”

    嗯,除了被吊在树上之外。天狼咧开嘴想笑,就看到格尼佛转向了自己。

    天狼绷起神经,随时准备躲避他的藤条,然而格尼佛并没有这个打算:“你大概和树干进行了亲密接触?我的小主人?”

    这老家伙是怎么知道的?天狼忍不住暗暗揉了揉疼痛的肋骨。

    “我想我已经慎重地警告过你们,不要去那些小农庄的地界,不要离开我们庄园的范围。”格尼佛严肃地道,“现在外面并不太平,退役的军人,贫苦的穷人,还有那些不满的奴隶,他们都很危险......”

    “可尤利乌斯叔叔说情况正在好转。”布鲁图斯不服气地小声顶撞,不过在格尼佛的藤条晃过来时,他立刻跳到了天狼的身后,“盖乌斯,你姑父马略也说,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下是不是?”

    天狼没有说话。

    按照历史进程,公元前86年,正是罗马共和国动荡不安的时候,腐败,阶级矛盾,个人膨胀,外省的反叛,所有的矛盾都似乎堆积到了顶点,就像是一个已经胀到足够大的气球,只要一个小小的顶戳,就能让它四分五裂。至于恺撒的父亲和姑父,虽然都曾经或者正在担任罗马共和国的最高行政长官,但是在这个时代,也只不过是这座即将倾倒的大厦的陪葬品罢了。

    “格尼佛是对的。布鲁图斯,你什么时候能聪明一点?”天狼向格尼佛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布鲁图斯不满地瞪着天狼,天狼重重地踩了他一脚,布鲁图斯皱紧眉,不说话了。

    头发灰白的老头脸色缓和下来,他让开了大门的通道,示意两个少年现在可以进屋继续谈。

    天狼立刻借口要去看望母亲,越过格尼佛进入长廊,快步向大屋的中庭走去。他可没时间和这个希腊老头浪费时间,五年内完成所有成就,他的时间可紧得很呢。

    然而格尼佛仿佛洞悉一切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父亲希望你能娶前执政官的女儿科妮莉亚,盖乌斯,在这场婚事没有定下来之前,你最好少去找安东尼家的丫头。”

    天狼皱着眉看向布鲁图斯。布鲁图斯耸了耸肩:“我告诉过你,你喜欢莉莉娅.安东尼,是全罗马都知道的秘密。”

    恺撒喜欢安东尼的妹妹?天狼所知道的历史上根本没有这种记载。他微微皱了皱眉,这条世界线给他的惊喜真是越来越多了。虽然知道自己在当游戏玩家时的运气一直有些“特别”,不过天狼还是有些不安。世界线变动太多,就意味着他失去了一部分预知历史进程的优势,在获得成就方面,也会比其他玩家花费更多的时间。不过随即天狼又安慰自己,所谓福祸相依,世界线的变动,让他已经遇到了恺撒的两大助力。所以综合考虑,他现在的局势还算不错。

    这时天狼的眼角瞥见长廊的一侧有一间开放式的浴池,池水上方蒸腾着徐徐的热气。他摸了摸疼痛的肋骨,转身走了过去。布鲁图斯依旧紧紧地跟着他。

    在进入浴池前天狼纳闷地回头:“布鲁图斯,你不用回家吗?”

    布鲁图斯惊讶地道:“盖乌斯,你真的伤了脑袋了吗?你父亲让我住在庄园,和你做伴。”

    一个未来会杀死自己的家伙和自己做伴?天狼低低地咒骂了一句,穿着衣服跳进了巨大的浴池。

    布鲁图斯则慢条斯理地在一个半开放的小房间里脱掉了衣服,用水槽里的水冲洗了自己,然后才一边哎呦呼着痛,一边将自己泡进了温泉水里:“我的骨头都要断了,安东尼那个臭虫,我迟早要将他捏死。”

    侍候在角落里的女奴上前来小心地替布鲁图斯按摩,布鲁图斯立刻忘记了那只臭虫,闭着眼睛舒服地叹息:“抛开无聊的希腊语,我认为罗马从希腊学到的唯一有用的东西,就是建造温泉浴池。”

    天狼坐在浴池的另一头,将自己疼痛的肋骨泡进温泉水里,热水的刺激让他不停地抽着冷气。他再次检查了一下伤势,确认没有伤到骨头。温泉水里的矿物质对瘀伤有好处,天狼挥退了上前的女奴,也靠在池壁上闭上了眼睛。

    对面的布鲁图斯在安静了一会儿后,又开始抱怨:“你干嘛给那个白痴那么多钱?一百个赛斯特可以买很多好吃的好玩的,那可是我为了进城,攒了好久的。”

    “打断平民的骨头,要赔偿三百个赛斯特。布鲁图斯,你到底有没有学过算术?”天狼眼也懒得睁地道,“那么多的证人看到我痛揍安东尼。如果这家伙去执法官那里告我一状,说我威胁到了他的生命,你猜我会被罚多少钱?”

    “唔,肯定不止一百赛斯特。”布鲁图斯摸着光洁的下巴若有所思,“盖乌斯,我现在确定你没有被打坏脑袋,因为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奸诈狡猾。”

    “是你自己蠢。”天狼冷嗤了一声,“让我静一会。”

    布鲁图斯无所谓地翻了个身,露出精瘦的脊背,示意女奴替他涂橄榄油。

    而天狼则用手握住胸前的护身符金盒,再次打开了虚拟屏幕。

    天狼最先关注的是仍然是人气实时排行榜,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