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十二章 夜色尽葬血羽  嫁魔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酒过三旬,众人皆醉。

    青阳城开始被夜色笼罩,火红的灯笼逐渐挂满了树梢,便又是另外一番景象了。

    本是盛夏时节,空气并不清凉,加上酒水的余温,今夜应是热络欢腾才对,可偏偏今天的夜色如水般冰凉。

    “戴城主,为何你这酒水越喝越冷啊……”

    “是啊,戴城主,我怎么感觉你这府里冷嗖嗖的。”

    戴天罡自然也察觉到了有些异样,连忙招呼着客人进内屋,嘴里说道:“想必是入秋时节,天气转凉了吧。”

    正说话间,天空突然变得越发暗淡,几根白色羽毛摇摇而坠。

    狂风之间,几根羽毛携带着巨大的力量,射向戴天罡的面门,他本能性的躲闪,羽毛打在四周的屋檐犄角之上,顷刻间几栋房子应声而落。

    “戴天罡,你这大寿还真是热闹呢。”

    不知何时,屋顶之上多了一个瘦削的身影,身披一件灰白色的长袍,一头凌乱的白发,眼眸如血般鲜红,所凝视的仿佛是最无边的地狱。

    再环顾一周,就会看到这城主府的各个屋檐都站着披着黑衣的彪形大汉,个个身高十尺有余,手上结着古怪的手印,那样的身型,自然不是中州人士。

    “大家快跑啊!是森罗谷的魔教贼人!”

    不知是谁突然大喊了一句,人群立马惊慌起来,有些胆小的便想直接狼狈地爬出院子。但此时的城主府早已被这些森罗谷人结了阵法,紧贴着墙壁生成了一道无形的帷障,客人们撞在上面,撞得头破血流。

    “几位道长退后,此人是森罗谷大护法白鸦。”戴天罡大喝一声。“魔教贼人,主子都被焚了,一只只丧家之犬还敢来我青阳城作乱!来人!”

    原来这城主府里还藏着不到十个兵家侍卫,他们一跃而起,拔出腰间佩刀,朝着屋檐上的结阵的一众森罗谷弟子挥砍过去。

    那些森罗谷弟子停止结阵,直接袒露出写满咒文的手臂,赤手空拳接住了侍卫的兵刃,铛铛铛铛,夜空中火光四溅。

    “戴城主不必惊慌,我们几个定会助你除掉这些魔教徒。”

    司风铃和黄浩明直接宝剑出鞘,司风铃的薄暮剑受她的意念控制,在空中滞留,黑色的剑刃之上开始结起一层厚厚的冰霜,看起来寒气凌然,然后直接化为剑光朝着白鸦飞射而去。而黄浩明则直接挥剑向前,白麟剑如同一条银蛇,在空中飘逸飞舞,向着白鸦步步紧逼。

    两人之后,宁晗也亮出了他的法宝,寒心盘。

    青桦峰的每一面玉盘都有自己的功效,与游源玉髓盘的观心功效不同,寒心盘是一等一的进攻杀器。宁晗将寒心盘抛向空中,口中颂起口诀,盘面亮起清冷寒光,一道道光束犹如乱箭,纷纷射向白鸦。

    就在光束接近白鸦的同时,无数的羽毛突然飞腾而起,正好遮住玉盘的光芒。

    黄浩明每一次挥剑,都会有一根羽毛不偏不倚地挡住他的攻势,薄如蝉翼,却似有千斤重量,羽毛在他脸颊两侧滑过,留下一道道纤细的血痕。

    而司风铃的那柄寒霜,在穿过一层又一层羽毛之后,还是在白鸦身前一丈的位置停了下来,疲弱无力地落在地上。

    瞬间发起的攻势,竟被如此轻松地化解无形。

    三人只感觉丹田一阵刺痛,真气突然间流动得很慢很慢,想要再出招竟都没了力气。

    “小娃娃们还是不要浪费力气了。中了我圣教的解离草,即便是你们的混蛋师傅也是束手无策。”

    原来早在宴会之前,白鸦便差人在戴天罡的酒水中加入了解离草,像这种毒其实但凡有些阅历的修道者一定是会格外注意的,差就差在司风铃几人都是刚上山不久的弟子,涉世不深,便中了这等阴招。

    “森罗谷的走狗可真是卑鄙!不敢光明正大的比试,竟用如此手段。”黄浩明大骂一句。

    “卑鄙?哈哈,小伙子你真是高看自己了,这毒可不是给你准备的。”说着白鸦缓缓望向戴天罡。“戴城主,之所以给你下毒只是不想在你身上浪费太多时间。”

    戴天罡也是修道之人,之前对解离草是有所了解的,只是他哪会想到森罗谷的人敢在青阳城露面,一时大意就放松了警惕,此刻也像司风铃等人一样感觉气闷。

    “魔教贼人,要不了几个时辰山上的道长们便会赶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