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六十章 天不佑大魏  三国之银狐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黄昏末刻的时候,冲天的火焰染红了半边天空。

    对岸的曹军见到这个情况不知所措,连忙派人即刻往南面濡须口的方向跑,向曹休那边汇报情况。

    但沙洲岛所在的地方就是后世马鞍山市,而濡须口在后世无为市,距离有一百公里。

    所以就算立刻飞马去禀报,又是夜晚时分,最快也得明天早上才能抵达。

    远水救不了近火,沙洲岛的曹军已是孤立无援。

    魏延骑在马背上,举着手中长刀,环视四周,然后指向西岸高喊道:“烧了他们的船只!”

    “杀!”

    一万多汉军漫山遍野,犹如黑夜中的无数鬼魅般向着码头突袭过去。

    码头处曹营倒是还有那么两千留守士卒,但他们完全没有战意,纷纷跳上船只逃跑,留下数百艘各类战舰。

    驱赶走了留守的曹军之后,魏延下令一把火焚烧了船坞。

    火焰很快燃烧了起来。

    恰逢吕虔退兵回来,他附近还有两座营寨,但他已经顾不得回营垒防御,直奔码头。

    结果才刚到就看到码头火焰焚烧,汉军铺天盖地对着他们冲杀过去。

    吕虔无奈之下,只能下令士兵们回营垒进行防守,如果能够坚持到天亮,等到曹休的援军到来,或许还有生机。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营垒已经被关羽追兵占据,才刚靠近过去,就被密密麻麻的箭雨驱散。

    接下来战斗就没有任何悬念了,在南北两面夹击之下,曹军溃不成军,乱军之中吕虔和王双、蒲忠等数名将领被斩杀,大量曹军原地投降,沙洲岛三万多曹军几近全军覆没。

    “大将军!”

    魏延浑身是汗,骑着马奔驰到关羽面前,下马单膝跪地道:“末将幸不辱命。”

    他的身后火光冲天,不远处洲岛旷野之上,汉军和残余曹军依旧在交战,喊杀声、惨叫声、哭泣声、哀嚎声不绝,织构出一副乱战厮杀的景象。

    但随着汉军主力与魏延偏师汇合,总计有六万汉军对曹军展开凶勐进攻,三万多曹军大多数都投降了,只剩下零星战斗。

    关羽骑在马背上微微点头,说道:“文长,做得很好,你即刻回船,与我挥师中洲,明日攻打曹军!”

    “唯!”

    魏延大喜。

    这次又是一件大功劳。

    关羽让魏延跟着他行动之后,又留下两名部将驻扎沙洲岛,看管俘虏,自己则马上回滩岸。

    现在是关键时刻,曹军正处于分兵加过江阶段,也是他们反败为胜之时。

    此刻曹休那边甚至都不知道沙洲岛已经被袭击,他白天看到关羽渡江离开,随后午后开始过河,已经有一半大军渡江到了赭圻城下。

    赭圻城里只有五千汉军,曹休没有立刻攻城,而是另外派了臧霸领两万人即刻驰援吕虔,自己则继续渡江。

    按照他的部署,如果吕虔能够拦截住关羽最好,即便拦截不住,主力也要马上渡过长江,这样他们十三万人加上孙权那边五万,消灭分散了兵力且无粮的关羽军,就易如反掌了。

    然而这个时候关羽根本没有按照他设想地已经遭到了拦截。

    事实上他之所以敢追击,原因在于他得到情报,孙权现在攻破了吴郡,魏延已经在赶去的路上。

    这样在曹魏的眼里,汉军就只剩下关羽这支飘在长江上的主力部队,同时赭圻城以及沿线城池还分散着一万多汉军,汉军兵力严重不足。

    此时汉军正面临着东面要镇压孙权的叛乱,西面要防备曹魏的进攻,可谓是腹背受敌,形势极为严峻。

    不趁着这个机会消灭关羽,占据江东,更待何时?

    只是曹休万万没想到这是个圈套,孙权那边早就被平定,他得到的消息已经是几天前的情报,最新的消息还是假的,这对于曹军来说,会是个致命的问题。

    一个时辰之后,关羽军队就再次集结起来,破坏了沙洲岛上用于拦截船只的铁锁,将所有船只布置在了洲头的位置。

    夜晚不好行船,汉军休整一夜,等到日出初,天色刚刚蒙蒙亮的时候,水师再次出动。

    近千艘大大小小的船只铺面了整个长江,浩浩荡荡一路往南。

    沙洲岛离中洲岛并不远,只有不到十公里。汉军水师正处于顺风逆流的阶段,加上他们的船只都是桨轮船,速度很快,仅仅半个时辰就到了中洲。

    这个时候其实曹军已经在开始撤退,想要从中洲岛上把军队都撤到岸上。

    因为沙洲岛离中洲太近了,他们那边遭到袭击之后,江左岸的曹军就连夜赶来,把情况告知了此地守将薛悌。

    只是曹军过来,再到薛悌犹豫许久,决定临时渡江撤回江左岸,又过去了很长一段时间。加上夜晚很难渡江,长江浩瀚,暗礁岛屿不计其数,晚上行船稍有不慎就会触礁。

    因此导致曹军寸步难行,不得已薛悌只能晚上收拾营垒,盼星星盼月亮一样,等着天亮。希翼着汉军那边不会这么快杀到,他们能从容撤到江左去。

    熬了一夜的曹军好不容易等到天色亮了起来,薛悌立即指挥士兵开始渡江。

    但渡江才刚刚开始没多久,远处江面上就已经能看到汉军的船只,这引起了曹军极大的恐慌,曹军士兵们争先恐后抢夺船只逃跑,双方尚未交战,他们自己反而陷入内讧。

    曹军士兵内部开始了厮杀,很多人即便抢到了船只,由于操作不当,互相碰撞者比比皆是,大量船只倾覆,溺亡者不计其数。

    远处关羽抚须哈哈大笑道:“在这大江之上,曹军真是不堪一击,我军尚未开始进攻,他们便自行崩溃了。”

    身边陆逊微笑着拱手行礼道:“这都是君侯指挥有度,曹军得知君侯神威,自然无不溃逃。”

    “哈哈哈哈哈哈。”

    关羽高兴不已,挥手道:“传令三军,杀!”

    “杀!”

    周仓怒声高呼。

    “杀啊!”

    千艘汉军战舰乘风破浪,向着中洲曹军展开勐烈攻势。

    这一刻就如同诸葛恪的东兴之战一样,为了抢夺逃生的希望,曹军自己内部矛盾出现,纷纷选择逃生,没有了任何秩序。

    人类最恐怖的地方就是秩序,有秩序的时候人可以分工协作,爆发出强大的实力。

    不管是在农业生产,还是军事打仗,团结的力量很可怕。

    可一旦失去了秩序,就失去了一切。

    昆阳之战王莽军队四十多万,真野外开战在有秩序的情况下能把刘秀那几千人给踩死。

    但刘秀靠着突袭加上陨石,硬生生打乱了王莽军队的秩序,让他们陷入恐慌,从而轻松击败了王莽军队,奠定了东汉王朝的基石。

    所以在没有秩序的时候,所谓的几十万大军,跟几十万四散逃跑的野兔没什么区别。

    现在的曹军,就是一群野兔。

    关羽率领的江东军不仅训练得步战强悍,水战也十分厉害,船队浩瀚斜刺插入敌人江边码头,分割了他们的战场,让曹军变得更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