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340章 全部都押往宥州,莫要走脱一人(第一更)  自古红楼出才子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第1340章

    “那些宋狗应该不会过来吧?”一位裹着皮袍,作牧人打扮的壮汉,有些心神不宁地坐在火堆边上,猛灌了一大口酒,差点被呛着。

    “放心吧,咱们又不是披盔带甲的大夏武卒,而只是牧人,只是一些在此修建暂居之所的牧人,再说了,这里可是我大夏国境之内,难道那些宋军还能够越境过来杀人不成?”

    旁边一位武孔有力的壮汉有些不屑地扫了一眼身边的这个没胆鬼,没好气地喝道。“野利家的勇士,就应该有勇士的风采,别给野利家的人丢脸。”

    被那为首者训斥了几句之后,那位最先开口的喝酒壮汉只能沉默了下来,接过了一旁烧烤肉食的伙伴递来的肉食,吹了吹,狠狠地咬了一口大嚼起来。“我只是不想死得不明不白。”

    “你!”

    “够了!都给我少说几句。”最终一位中年长者开口厉喝,总算是弹压下了内部的纷争。

    “不管怎么说,我们来都来了,难道还能潜逃回去不成?莫要忘记了,我等此番来到这里虽未披甲,但我们依旧还是卫戎军的将士,违背军令的下场难道你们不知道吗?”

    一干伪装成牧民的西夏卫戍军都沉默了下来,而不远处,那一个个简陋的帐篷里边,则是那些被他们押解到这里边修建堡寨的工匠。

    此刻,劳累了整整一天的工匠们都已然疲惫不堪的进入了梦乡之中,明天天一擦亮,他们就得赶紧起床开工,争取用最短的时间,将这堡寨兴建起来。

    此刻,这座新堡寨的四面八方,那些披盔带甲的铁骑将士们,都正缓慢而沉默地策马缓缓前行。

    向着那犹如指路明灯一般的篝火的方向汇聚过去。为首的,正是折可适这位老司机,而这一千精锐甲骑,则是他直接从宥州调来的,并未动用盐州当地的守备部队。

    明亮的篝火不但指明了方向,还能显示出大概的距离,当折可适觉得已经到达了适合突击的距离之后,朝着身边的传令兵低声吩咐了一句。

    然后,一声尖锐而又凄厉得犹如夜枭般的鸣声回荡在这辽阔的原野之上……

    “什么声音,叫得这么渗人?”一名打着饱呃,晃晃悠悠来到了营地边的一株孤树下小解的西夏卫戍军士卒不由得打了个激灵。

    这凄厉的鸣叫声尚未止歇,就看到远处依次的绽放出了星星点点的亮光,犹如那夜空的星辰落至凡间一般。

    这让卫戍军士卒的眼珠子陡然瞪得溜下,看着那沿着已然漆黑一片的地平线环绕着这一片原野的星辰光点,脸上的震惊,已然化为了惊惧之色。

    还没有等他惊呼出声,陡然之间,犹如惊雷滚滚一般的疾蹄之声从四面八方而来,而那归着月光,时不时的耀过人眼的刀光,证明了奔袭而至的不是亲热的乡亲,而是恶意满满的敌骑。

    “敌袭!敌袭!”随着一声声惊惶失措的吼叫声响起,原本已然沉寂于夜色之中的营地顿时跟炸了窝似的。

    整个营地里边到处都是乱窜的人,而这只伪装成牧民的卫戍军的将领听着那四面八方传来的疾蹄之声,原本被火光映照得火红的脸庞瞬间变得煞白无比。

    “不可能,宋人怎么可以这样!快,野利风,你快跑,带上十个弟兄往北跑,争取逃出去,禀报兴庆府,有敌来犯。弟兄们,跟我来,上马!”

    他们不愧是西夏最精锐的卫戍军士卒,哪怕是突然有敌来袭,这位将领仍旧在最短的时间,聚拢了大半的骑手,让那野利风朝北突击,而他自己意图带队向南,吸引住来袭之敌的主力。

    不过,当他才率领部下,策马驰出了不足十数步,就听到了那犹如鬼魅一般的凄厉尖啸之声由远及近,耳边传来了身边勇士发出的闷哼,惨叫与哀嚎之声此起彼伏……

    “驽!元祐弩!是宋人!”有人愤怒地大声叫嚷起来,可惜,他的怒吼声,迎来的不是辩解与嘲笑,而是连续几只强劲的弩矢,直接把他射得从朝前疾驰的马背上射下。

    “停止前进,装火矢!”随着传令兵的厉喝声,突击的元祐甲骑们以最快的速度勒住了座骑,开始为手中的元祐弩重新装着弩矢。

    然后,点燃了包裹油脂破布的火矢开始飞射而出,在天空划出一道道犹如火流星一般灿烂明媚的痕迹,然后再落下去……

    映入眼帘的,则是那些正在仓皇后撤的西夏残卒,还有那些哀嚎不起,四下奔走的西夏工匠们。

    折可适冷冷地打量着这一切,挥下了手臂。一轮轮的弩矢,就像是一阵阵的火雨,一遍又一遍的浇灌在这片肥美的草场之上……

    而在他们的后方,那些举着火把的宋军甲骑们,正缓缓的围拢过来,小心翼翼的排查着,以防止有漏网之鱼逃离这片修罗场。

    半个时辰之后,一名气喘吁吁,衣甲染血的将领策马赶到了站在那正在被拆毁的寨堡前的折可适跟前禀报道,一面还比划了一个切割的手势。

    “将军,我们已经清点过了,周围五里之地,没有一个活着逃离的西夏人,不过现在,这些被俘的如何处置,要不要……”

    “不需要,死掉的,就把他们扔进火堆里边,至少还活着的,等他们将这座修了一半的寨堡拆除之后,全部押解往宥州,莫要走脱一人,明白吗?”

    那名将领有些遗憾,但还是恭敬地领命而去,将那些营帐、物资等全部都堆积到了一起,又把那些死在了大宋劲弩与战刀之下的西夏将士的尸首都搁到了其中,一把大火,将一切都焚之一炬。

    一天之后,大宋盐州以西的一处盐池来了一伙超过两百人的马匪,意欲偷袭这座盐池。

    幸好侦骑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警情,那些工匠们第一时间都有条不紊地进入到了盐池旁坚固的要塞之中。

    那些马匪赶到了之后,看到那坚固的要塞,自然没有进攻的心思,只是掠走了几十车盐,便往北而去,再无痕迹……

    高世则听闻此消息,勃然大怒,下令让折可适调兵遣将,屯兵于盐州之西与西夏交界之地,又派出了使节,再一次赶往兴庆府交涉。

    而就在大宋使节刚刚派出了一天之后,一只来自耀德城的补给队伍,终于赶到了之前正在建设堡寨的那片原野,只是此刻,印入眼帘的一切,让他们差点闪瞎眼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