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千三百二十七节 天下谁属(3)  我要做门阀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陛下!”张越走进小皇帝寝宫里,看着那蜷缩在被子里瑟瑟发抖的少年,叹了口气,上前拜道:“臣张子重,恭问陛下安……”

    “朕……朕躬安……”小皇帝从被窝里探出脑袋,流着眼泪,看着张越,道:“丞相,您来是要朕写禅位诏书的吗?”

    这些年来,小皇帝身边,不断有人拿着上古的三王五帝的禅让故事明示、暗示过他。

    什么‘尧禅舜,舜让禹,实先王之政也’‘三王相让,天下太平’,小皇帝是耳朵都听出茧子来了。

    “陛下,您怎么可以这样说呢?”张越笑了起来:“臣的忠心,天日可鉴!”

    虽然说,现在这个小皇帝,其实在正治和现实中都已经失去了所有。

    便是废了他,天下人也只会拍手称快。

    而且,天下人,特别是统治集团,其实早就有了改朝换代的准备。

    很多人,比张越还积极。

    争着抢着,要当开国功臣,从龙元勋的人,能从长安排队排到身毒!

    张越甚至毫不怀疑,只要他点点头,今天晚上,小皇帝就会‘暴疾而崩’。

    但他不想这样做。

    不止是出于个人情感的缘故,也是出于对‘得国不正’的恐惧,更是基于现实利益的考量。

    废皇帝容易,改朝换代也容易。

    但怎么让子孙后代,消磨这得国不正的心结?

    又如何避免祸患迁延?

    更紧要的是——天子之法已立,倘若张越篡位夺国。

    那部律法,他是遵还是不遵?

    遵守的话,自己给自己套个枷锁,关进笼子里很好玩吗?

    不遵守的话,未来子孙有样学样又该如何?

    所以,小皇帝必须留着。

    留着当傀儡,留着当mt,也留着吸引仇恨。

    而大汉丞相,则可隐于身后。

    简单的来说,就是功劳是我的,怨怼是你的。

    只是呢……

    这小皇帝一直坐在未央宫里,风险也是有的。

    万一那天,小皇帝又想不开了,或者张越的部下大将,没了耐心了,向去年一样又搞出事情来,就不是很好了。

    所以,张越才要放纵舆论,甚至暗中鼓励舆论。

    吓一吓小皇帝,也给自己铺路。

    小皇帝听着,便生出希望来,从被窝中爬出来,看着张越,问道:“丞相所言当真?”

    “臣岂有虚言?”张越大义凛然的说道。

    小皇帝立刻大喜:“丞相……呜呜呜呜……丞相……”

    但心里面,依然没有掉以轻心。

    别看他现在还小,但心智和城府,却早已不下成年人。

    只是经验太少,缺乏历练和磨砺,也没有权力加身,所以才显得现在这般。

    但实则……

    这位可是历史上的汉中宗孝宣皇帝!

    以隐忍和权术手腕成名于青史的君王。

    哪里会是什么善茬?

    张越自不会将之等闲视之,他看着这个小皇帝,道:“陛下,臣虽然对您与汉室,忠心耿耿……”

    “但是……”

    “天下人,却都有所不安啊……”

    “特别是鹰扬军上下,都说陛下您登基临朝已有十年有余……”

    “却未能有子嗣……”

    “上下大臣,皆忧心社稷,天下万民更是担忧国家……”

    “臣想请陛下给天下人,特别是鹰扬军上下的忠勇之士一颗定心丸!”

    小皇帝听着,莫名其妙,心里面更是怒火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